第九十九章 阻拦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九十九章 阻拦

传闻在数百年前的极北之地的御妖国之中,北山妖帝,还仅仅是个小孩子,入选为公主的侍卫,直到与公主互生情愫并在苦情树下许愿,后来公主为了消除石宽,以及御妖国千万妖怪的“御妖子母符”而参与政治联姻,却不幸死于叛乱者之手。 传说到这里戛然而止,苦情巨树,也可以说是见证两人的爱情的钥匙,承载了生生世世的愿望。 至于为什么会想要毁灭苦情巨树,也只能说,是受到了黑狐不知道什么话语的教唆,当然,黑狐最擅长的也就是这些,找到人类或是妖族的弱点,可以轻易的将所有人摆布于股掌之间。 明知是圈套,但是,却不得不向着里面跳去。 所有的事端的开启,都是因为心中善念的动摇,或是因为一己的执念,或是因为心中的贪痴爱恶。 面前的北山妖帝,明显是因为黑狐的陷阱,而误入了歧途。 堂堂的北山之主,整个世界力量的代名词,都被黑狐所控制,很难想象,黑狐的手,已经插入到了多么深的境地。 白月初手掌之上妖力澎湃,瞬间向着北山妖帝攻了过去,北山妖帝目光微闪,一拳轰出。 力量在暴涌,与白月初轰然相撞,强大的气流,让得身处在其中的所有人,都是目光微沉,迅速退开。 这种力量层次的交战,即便是余波,也不是现在的他们能够接的下的。 一道道掌锋与拳影在相交,随之而来的,是北山妖帝的狂怒。 “你的力量,不错,值得我动用全力!”北山妖帝声音冰冷的说道。 “法天象地!” 衣服,瞬间被撑开,自己,即是法身! 爆炸性的肌肉力量,萦绕在北山妖帝的周身,即便是远远的望着,都有一种面对山岳之感。 这种实力,已经堪称可怕了,至少,现在的北山妖帝,在涂山雅雅不在的时候,横扫涂山没有丝毫的问题。 苏扬转回身来,也是坐在一旁的楼顶之上,看着面前的小家伙们争斗,不得不说,还是别有一番趣味。 手上光芒微闪,一道紫色光芒也是坐在了苏扬的旁边,说道,“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要培养这么多小家伙,但是呢,我现在发现了,这也是一件有趣的事,至少,你能够依靠着他们凝聚了一个那么强的分魂。” 苏扬也是储物戒指微动,手中浮现出一道淡紫色的光芒。 一张精致的小桌子,便出现在了两人中间,上面布着一个淡紫色的茶壶,说道,“慢慢看吧,这些小家伙,也并不仅仅只是能够为我凝聚气运之力这么简单,每一位,都是携带着滔天的气运,一整个位面的气运,加之于一个人身上。” “那岂不是行走的气运,还用得着你来培养么?”紫璃笑了笑,说道。 “也不尽然吧,气运虚无缥缈,但是也能够用一些其他的东西来抵消,没有了气运,就和普通人无异了,但是能被气运之力选中,本身便就是一种实力的证明。”苏扬淡淡的笑道。 “行吧,虽然弱小,但是很多事情,都不是一个小家伙自己能够完成的。”紫璃嘴角轻勾,说道。 “自己应该也能完成,但是磨平了所有棱角的小家伙,才不是那个真正的他啊。”苏扬淡淡的笑道。 在两人谈话间,白月初眼中的虚空之泪也是飞速的流出,向着北山妖帝攻了过去。 在一道庞大无比的虚空之泪的切割之下,虚空都像是豆腐一般,被一分为二。 这种手段,使得眼前的众多妖族强者,都是脸色大变。 空间之力,是个禁忌一般的存在,几乎少有人能够接触到,而这虚空之泪,却是完全的将空间之力切割开来。 “这便是当年的顶级法宝,虚空之泪么?” “但是却为什么只有半颗?” 石宽向着苦情巨树飞奔而去,虚空之泪凝练的刹那,他也是眉头紧锁,但是咬了咬牙,只是速度,更快了起来。 他知道,如果拖到涂山雅雅回来,恐怕这一番的布置,就全部都白费了。 虚空之泪瞬间将石宽的一只手臂击毁,但是石宽,却是不管不顾的,继续向着苦情巨树的前面攀登过去。 苏扬眼眸微动,“虚空之泪向着儿媳妇过去了?” 涂山苏苏被虚空之泪惊呆的说不出话来,口中呜呜的喊着,“道士哥哥。” 虚空之泪如果打实了,恐怕面前的涂山苏苏会被瞬间冲毁成渣,或者被空间之力彻底的淹没。 “快使用你的绝缘之爪!用你的手,挡住!”一道传音向着涂山苏苏传递过去。 但是在传音的途中,被一道无形的气墙挡住,六耳猕猴显然也是注意到了这种状况,瞬间反应过来,骇然的看向四周。 能够挡住自己传音入密的,至少,要比自己高上两个境界吧! 甚至传音是无形的,能够将之挡住,这种手段,堪称逆天! 但是环顾四周之后,也并没有见到过有可疑的大妖人影的存在,能够有这种手段的,即便是万毒之王,也做不到! 眼看着虚空之泪就要到了涂山苏苏的眼前,涂山苏苏一脸无辜的看着四周,满目的迷茫。 “哎,这水看起来不错,接来泡茶也好。”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 一个小小的杯子瞬间飞出,在六耳猕猴不可思议的眼神之中,杯子隔着空间瞬间出现在了虚空之泪和涂山苏苏中间。 杯口微倾,向着一旁的虚空之泪迅速笼罩过去。 瞬间,虚空之泪仿佛找到了宣泄口一样,如江河一般,奔腾入那个小小的杯中。 而杯子虽然是不知什么木制成,但是却吸收了如此之多的虚空之泪,而没有丝毫的崩溃迹象。 六耳猕猴重重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样的情况,也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实力比她强大了太多,二,是这杯子,是无上的至宝,但是显然第二个可能并不成立。 “这到底是什么人,什么力量,竟然能够轻易的囚禁虚空之泪。” ps:最近超忙,更新尽量准时,周末开斗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