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万里雪飘,天下冰封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九十五章 万里雪飘,天下冰封

储物戒指上荧光一闪,一道古朴的卷轴便出现在了苏扬的手中。 手持着书卷,再搭配上一支眼镜,古朴的道袍随风而扬起,衬托的恍若谪仙,令人下意识的忽略了刚刚那个邋遢的中年人。 一双眼睛之中蓦地闪过精光,看着面前的众人,古朴的卷轴之上缓缓的闪过一道光芒,瞬间没入了苏扬的脑海。 甩了甩头,嘴角轻勾,说道,“如果你再不服软的话,可别怪我真的杀了你,反正抹去意识,炼制成妖族傀儡,依旧能够达到我想要的目的。” “冰封千里!” 苏扬口中缓缓的说道,没有花哨的名字,但是众人只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寒意,从天际蔓延而出。 凌空而立,一只手负于身后,另一只手掌轻轻的向下一压,整个天际,蓦地飘起了雪花一般的寒流。 雪花沾在地上,瞬间融化,随后又是凝结成冰。 越下越大的雪,从整个涂山,蔓延到人族的领地,再蔓延到浩渺沙漠的西西域。 北至极北之地的御妖国,南至整个天地的极南之地,那里,万毒之王抬起双目,闪过一抹惊恐。 无边的大雪继续向着东方蔓延而去,到了龙湾,到了一方岛屿,之上,一位青年模样,浑身散发着金光的小金人,目光瞬间向着涂山方向看去,刚欲飞起,便被无边的大雪覆盖成冰雕。 目光之中,依稀可见之前的表情,那是在......恐惧。 无边的圈外幽黑之地,也是感受到了一股刺骨的冰寒,但是由于范围有限,只有少数黑狐沾到了苍茫的大雪。 整个天地,白茫茫的一片,雪,依旧在不停的下着。 苏扬缓缓的抽回了手,看了一眼目光呆滞的涂山雅雅,轻轻的抬手,将其表面厚厚的冰霜一击敲碎,说道,“可还行?” 涂山雅雅说不出话来,看着面前的一切,整个涂山,被一片厚厚的积雪覆盖,所有人,皆是化为了一座冰雕,被冻住了五感,但是面上的表情,还依稀的停留在一切未开始的阶段。 苏扬嘴角轻勾,说道,“涂山女王?妖盟之主?你千百年来的骄傲,在我眼里,屁都不是。” 收起目光,苏扬单手握住涂山雅雅冰冷的胳膊,瞬间没入虚空裂缝之中。 “这是西西域,以前,它应当是布满流沙吧。”看着下方,苏扬淡淡的说道。 西西域常年不雨,更何况是凝结成雪,落下,但是现在,以前一望无际闪烁着金光的流沙,被一道道积雪覆盖。 沙漠之中,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时间,恍若静止,在寒冰中,掺杂了一丝的时间法则,是以,在寒冰中,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所有的生灵,无论过了多久,但是其实质上,也不过是经过了一瞬而已。 眼前的一切,给涂山雅雅带来的冲击,几乎无以复加,这真的是人能够得到的力量么? 怕是九天之上的神灵震怒,方才会有这般造化,这等手段吧。 但是无论如何,这种手段,也已经无限的接近于神! “这里是南国......这里是北山......这里是......” 当看到被冰冻在天空中的小金人之后,仿若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颓然的说道,“前辈,我愿意拜您为师。” “嗯。”苏扬淡淡的点头,拥有了完整时间法则的他,能够轻易的提取到涂山雅雅的过去,自然也知道,面前之人的实力和对涂山的意义。 身形一闪,两人瞬间又是回到涂山。 涂山之中,两道身影从虚空裂缝之中走出来。 苏扬淡漠的抬头看了一眼,那里,一道庞大无比的劫云瞬间成形,浩荡的天威,携带着整个天地法则之力,在不断的滚荡着。 刚刚强行冲破法则的界限,使用了几乎二星斗帝的手段,本想用时间法则偷天换日,但是时间法则毕竟不娴熟,还是没能逃过天罚。 “有点意思,但是凭你,想要毁灭我,还差了点。”苏扬淡淡的说道。 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手掌。 而此刻,天空之上一道巨大的闪电,蓦然向着苏扬劈了过来。 在手腕之上,一道紫光闪过。 一道庞大到极限的尾部,无视劫雷,瞬间向着劫云拍去。 那翻滚的劫云在这道力量之下,轰然散开,即便是整个天地之间的位面之魂,也难以抵挡斗帝之威! “我不想抹除你,但是你最好给我安分点。”苏扬冷冷的说道。 尾巴缓缓收起,烟消,云散。 化为一道紫光,重新附在苏扬的手腕上。 看了看已经目光呆滞的涂山雅雅,苏扬也没有理会,直接探手一招,笼罩在众人身上的大雪皆是散去,和煦的烈日,依旧牢牢的挂在天空,恍若刚刚的冰雪王国,只是一场梦。 静止的时间,被封印的五感,让得所有人都有着一瞬间的没有反应过来。 但是看着空中的两人,他们知道,刚刚的冰雪,是真实存在过的,他们虽然不知道蔓延了多么远,但是那一刻,他们几乎是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便被冰封。 这么多强者,却被苏扬一个人摆布于手掌之上,那么他的实力,该有多么强。 苏扬看向白月初,从涂山雅雅的记忆中,他能够得知,白月初中了一种名为噬妖蛊的蛊毒。 以苦情巨树之上的寄生虫,也就是那透明鸭子为原料,制成的蛊毒,能够彻底的激发出一个人的潜力,只不过对于身体本源之力会有极大的损伤。 轻摇了摇头,时间法则如水波一般荡出,一幅幅画面,在众人的面前浮现出来。 最后画面定格在白月初啃食着一个包子的画面之上,而在墙边的角落里,一道紫衣女子的身影缓缓而过,脸上带着冰冷的笑意。 “没想到是因为这个包子......”咸蛋老者嘀咕道。“这吃货。” 但是当对上苏扬那杀人一般的眼神,老者只能又是悻悻一笑,他倒是忘记了,面前的父子,都是可以为了包子,丢掉命的…… “吃货怎么了,吃你家大米了?”苏扬撇了撇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