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风真大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九十章风真大

这是一间类似咖啡馆的建筑,清幽,淡雅,两排人影对坐着。 看到一名正在用小木锤敲打一个妹子和一只土狗的少年,看了良久,苏扬终于确定,这是自己的儿子。 不过看起来,似乎根本没有一点气运之子的样子? 从储物戒中缓缓取出一个麻袋,看了一眼那个秘书模样的沙狐妖和那条土狗。 苏扬轻咳了一声,感受到众人的目光都是投入到这里,苏扬说道,“这位小姐的父亲委托我前来捉妖,所以……” 话还未说完,麻袋已经套在了秘书的头顶,拽着那条土狗的尾巴,也是嗖的一声,扔了进去。 “咳咳,你们继续聊,我先走了。”苏扬又是咳了一声,说道。 厉雪扬:“……” 白月初:“……” 涂山苏苏:“??” “等等,老爸。”白月初突然寒声说道。 苏扬脚步一顿,说道,“小子,干完了这一票,赚到钱,老爹就带你去吃香的喝辣的去。” “切,信你才怪。”白月初做出了一个鄙视的动作,随后看了苏扬的袖口一眼,说道,“老爸你袖子里是什么?” “没,没什么。”苏扬将袖口攥紧,扯出一抹笑意来,转身说道。 白月初的眼神之中已经渐渐的带了一丝来自穷人的怒火。 “来捉妖就捉妖,顺走我的糖果干嘛?!”白月初寒声说道。 随后就在厉雪扬目瞪口呆的过程中,父子两人瞬间扭打在了一起。 拳头,飞脚,溅射起万千的尘土。 最后的姿势,定格在苏扬四脚朝天,双手掐着白月初的左右脸,而白月初则是坐在苏扬的肚子上,一只手抵在苏扬的额头上,另一只手,在抖落着苏扬的道袍。 “我养了你那么久,难道这点糖果不应该孝敬老爹吗?” “是,应该的,但是你看看你拿了多少!” 随后白月初将苏扬的袖袍一展,一打五彩棒从肩膀,口袋,腋下,甚至在乱蓬蓬的头发里,都是掉落出一根根五彩棒。 厉雪扬完全看的呆住了,头发里,也能藏? “妖,我的钱,你再不松手我的钱就都跑了。”苏扬看着那已经松口的口袋,大声说道。 一道抱着土狗的倩影戴着眼镜,正在麻袋中目光呆滞的在向着这里看来。 “钱?好吧,为了钱,可以饶了你这一次。”白月初很恨的从苏扬的身体上爬起来,缓缓的说道。 但是还未等白月初离开,一道道袍如巨网一般,彻底的将白月初的头部包裹。 同时,脚步一跺,三道人影便出现在几人周围,看了一眼被道袍包裹住的人影。 虽然没有搞清楚是怎么过来的,但是找到白月初的激动让他们有些语无伦次。 “踹他干嘛,愣着啊!” 王富贵大笑道,随后和身边的侍卫,手脚并用的向着白月初身上招呼着,“让你跑,让你跑去相亲。” 挣脱开道袍,白月初鼻青脸肿的用幽怨的眼神看了一眼苏扬。 “啊,今天风真大,把我道袍都刮飞了。”苏扬摸了摸鼻孔,说道。 “多谢前辈,为我们痛扁白月初的战绩上再添一笔,目前我已经是快要达成五百杀了。”一个保镖略带讨好的将道袍送给苏扬。 即便是王富贵都是过来向着苏扬大笑到,“好久没有揍的这么开心了,多谢了。” 即便是现在的苏扬看起来没有丝毫的强者风范,浑身上下,只穿着两件东西,一是上面印满百元钞票的七分裤,另一个,是脚上的人字拖。 但是能够从数里之外,把几人传送到这里,显然,这声前辈叫的并不冤。 苏扬忍住笑意将道袍拿在手中,轻轻一展,便将蓝灰色的道袍穿在了身上。 “对了,还有我的钱,帮我拿过来一下。”苏扬指了指那麻袋,说道。 “好嘞。”两个保镖就像狗腿子一般,将秘书重新套在里面,最后,将麻袋搬到苏扬的面前。 但是即便是两个人抬着,也都是颇为的吃力,面色涨红。 “前辈是卖妖的商人么?”一个保镖问道。 “不是,只是有人委托我让这两只妖不要烦他们了,我在想,要不要把他们丢海里去。”苏扬轻轻的摆了摆手,说道。 “这里面的真是个妹子?怎么这么重!”一个保镖抱怨说道。 “废话,沙子,肯定重。”苏扬淡淡的撇了撇嘴说道,随后轻松的将麻袋扛在肩上,看的两人一愣一愣的。 “好了,走了,这一趟最少也有五十块吧,我算算五十块该怎么……”苏扬嘀咕道。 身后的厉雪扬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前辈且慢。” 苏扬缓缓回过头来,说道,“啥事。” “前辈将他们放了吧……”厉雪扬面上带了一丝解脱,说道。 “放了?”苏扬眉头一挑,说道,“那报酬方面?” “我会叫我爸妈给前辈的。”厉雪扬说道。 “这就好。”苏扬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 随后将背后的麻袋向着地下放去,一道较弱人影从其中抱着土狗走了出来,对着苏扬微微一礼,说道,“多谢前辈。” “哎,行了行了,我先走了。”苏扬摆了摆手说道,“如果不是为了钱,抓你们毫无意义。” 随后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此刻的天空中,苏扬能够感受到两道人影在站着。 “好强的实力,想不到在这等位面之下,也有此等实力的强者存在。”苏扬轻点了点头,说道。 “好吧,只是相对而言,实力还算不错,但是也就只有斗王级别的实力?但是这种强者来这里,唔,是和那个小女娃有关?”苏扬呷了呷嘴,说道。 “狐妖一族实力,还是有点看头的,哎,继承的记忆也只有和小月初的,不然,定然能够知道一些世界的其他隐秘。” “毕竟,前身的实力,也并不算弱。” “不想了,先去找个地方,睡一觉。”苏扬打了个哈欠,缓声说道。 看了看一旁的草坪,一脚将一旁立着的“严禁踩踏”的牌子踩得扁平,进入草坪里,枕着胳膊,翘着腿,便睡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