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骨气,没什么用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八十章骨气,没什么用

血雨漫天,天地之间恍若只有那一道伟岸的身影,整个天阙,也仿佛停留了一瞬,圣者陨落,天地悲歌。 在药丹陨落之处,一块古玉跌落出来,魂虚子探手一招,便将古玉拿在了手中。 “在我们面前分心?”一名魂圣口中怪笑着说道。 随后一掌拍出,像是一道黑色闪电,重重的印在了那名药族老者的肩上。 咔嚓! 骨骼碎裂的声音从其中传出。 那名药族老者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被震伤了肺腑,目光又是闪烁了一瞬,哇的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看着天空之中的大洞,和正在纷纷准备退走的药族之人,那名药族老者惨笑了一声,看了看面前的两人。 心中惨笑了一声,看向另一名老者。 “老药头,我先去了,你也早点过来吧,哈哈,你我早就是该死的人了,为了我族的小娃娃们,用丹药续命着,今日,也是时候为这族中做点什么了。” 身躯猛然膨胀开来,向着那魂圣飞身掠了过去。 “尔敢!”魂屠目眦尽裂,看向那道不要命了一般的人影,身形飞速暴退,手中不断的打出强大的斗技。 但是没用! 在那药族老者的自爆范围圈内,魂屠只感觉自己被牢牢的锁定住,没有一丝一毫的可能性躲过。 但是,既然不能躲,就硬抗吧。 魂屠瞬间出手,打出数道防御。 轰! 一声惊天炸响伴随着一声惨叫声,从魂屠口中传出。 六星斗圣的自爆,足以将整个小世界夷为平地,但是其中的大部分力量全部喷涌向魂屠和另一方的魂族强者,魂屠只在瞬间便被炸成重伤,即便是斗圣六重巅峰与七星斗圣之间有着一道不可逾越的沟壑,但是其自爆之力,即便是七重也吃不消。 魂屠胸前被炸开一个大洞,一条胳膊被震飞,鲜血如柱,喷涌而出。 但是终究是防御了下来,毕竟实力摆在那里,消耗一段时间,便可重新恢复。 另外一名魂族的魂圣也是受到波及,但是也只是轻微的伤势。 两位七重境强者,只是在瞬间,便重伤了其一。 另一位魂圣则是冷眼看着另一位老者,他可没有魂屠这么傻,硬抗自爆之力,如果老者稍有自爆的倾向,他便会立刻飞身离开。 另一位老者眼神闪烁片刻,也是周身气势爆涌,看了一眼正在阻拦族人离开的魂虚子一眼,双目爆瞪,向着魂虚子飞身而去。 魂虚子又惊又怒,飞身撤离,撤到了巨大的黑色人脸面前。 “用老朽的身躯,为你们最后再做一点事情吧。”看着那虚无吞炎飞速闭合的大口子,又是一声炸响,整个天空中顿时爆出了一蓬蓬血雾。 血液滴落到地上,百草如同逢春一般,飞速的生长,圣者的宝血,让得整个天地,都是复苏了开来。 “无谓的挣扎。”魂虚子冷笑了一声,说道。 面对两名七星斗圣强者,即便是举全族之力,也仅仅是将虚无吞炎撕开了一个大口子而已。 一名名的族人自爆,圣者的血液,遮蔽了整个天阙。 但是终究,还是有人逃离了出去。 “不用追了。”一道声音传入魂虚子的耳中,魂虚子微微一怔,随后又是点了点头。 此刻的天地之间,静悄悄的,没有丝毫的声音,药族顶尖强者死伤大半,只有少部分逃离了出去,保持着药族的传承不灭。 但是魂族也是重伤了一名魂圣,陨落了一位四星斗圣。 代价,只能说还可以接受。 “身死族灭,这就是弱者的下场。” 苏扬没有转过身来,只是声音让人感到彻骨冰寒。 萧炎神色一凛,也知道苏扬是在敲打自己。 苏扬从椅子上缓缓站起,看了看天空中遮天蔽日的虚无吞炎,脚步微抬。 魂族的众人又是齐齐一拜,虚无吞炎也是撤除了所有的阵势,毕竟即便是它也不能长时间维持,药帝那一掌,也是让他元气大伤。 药族之中,只是轻易便灭族了,我倒是想看看,魂族怎么在古元手中取到古玉。 脚步微抬,便要离开。 四人紧随其后,但是一道声音在下方突兀的响起,“萧帝,您实力通天,为何不去救下药丹族长,难道您就眼睁睁的见死不救吗?或者......您和那魂天帝是一伙的?” 下方一个老者声音沙哑的说道,两行清泪从他的面颊上滑落。 苏扬没入空间通道的脚步微顿,转头淡淡的看了那老者一眼,缓声说道,“你是在质问我?” 那老者目光直视着苏扬,说道,“我不是在质问萧帝,只是在你等来的时候,我药族给予礼遇,又是将药典魁首,交给了萧炎公子,难道还不够您出手一次的么?” 苏扬嘴角轻勾,看了看那老者一眼,说道,“第一,魂天帝还没资格跟我相提并论,第二,我救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就像是地上的蝼蚁,是不会理解,上天说了什么,它只知道打雷,便会下雨,却永远没有想过,为什么会打雷。” “第三,炎儿的大比冠军,是和神农,魂虚子,和天火长老手上夺来的,半步金丹,无人能够达到,但是炎儿却是达到了,即便是没有药典大会,也会掀起万丈波澜。” 那老者目光呆滞了一瞬,但是却依旧是闷然不语,目光紧紧的看着苏扬。 苏扬轻轻摇了摇头,老人的思想,无论怎样,都是可以原谅的吧,作为被药族豢养了一生的裔民,这里是他生存了一生的家,突然有朝一日被毁,有这种情绪,也可以理解? 苏扬抬步走入空间通道之中,只剩下一句话,在虚空中回荡着。 “你很有骨气,但是很快你就会知道,骨气,没什么用......” 神农老人犹豫了一瞬,也是轻叹了一口气,转身跟随着苏扬离开。 魂虚子等人目送着苏扬离开,直到空间通道重新没入虚空,方才直起身子。 轻呼了一口气,看向那老者怪笑道,“如若不是萧帝开口,恐怕你药族最后的一点血脉,都会覆灭,开口质问萧帝?你还真是胆大包天,恐怕是我族族长,都不敢如此和萧帝说话。” “既然萧帝懒得动手,那就由我代劳了吧,桀桀。”魂虚子面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