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血脉雷翼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六十七章 血脉雷翼

看着天空之中不断闪动的两道身影,云岚宗之中的众人不禁纷纷为之震撼。 一位是将斗技纯属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显然战斗经验极为丰富,而另一人,虽然招式没有那么花哨,但是招式大开大合,手中不断的闪过闷雷之声,道道金色的剑罡直欲笼罩苍穹。 不断的有着人影向着这里汇聚,虽然两人只是年轻一辈,但是已经直逼老一辈的强者,甚至从两人的实力来看,甚至已经超过了大部分人。 即便是帝国的守护神,也不过斗皇九重巅峰而已。 天空中不断的传来金铁交鸣的声音,但是到了这等境界,即便是分出胜负也是极难,更何况两人都是同境界之中的佼佼者。 苏扬抬头看了看,想要分出个高下,还早着,更何况有着萧鼎在照看着,也丝毫不用担心两个小家伙有什么意外发生。 收起了目光,看向面前的云芝,说道,“坐吧,慢慢等。” 随手从储物戒之中取出椅子,控制着放置到了云韵的身前。 云韵点了点头,漫不经心的从桌子上倒了一杯茶,目光凝神的看向天空中。 “嫣然闭了死关,生死门中极为凶险,她的努力我都看在眼里,我不想她输。”云韵轻饮了一杯,开口说道。 “是么。”苏扬不置可否的一笑。“她是为了自己争取,但是小炎子,又何尝不是为了自己而战。” “谁输我都能接受,但是他们二人的想法,就另当别论了。”苏扬淡淡的笑道。 目光瞥了一眼那空中的两人,又看了看云韵,苏扬轻笑了一声。 云韵的心思,还是都放在了修炼上,太过单纯,思维甚至看起来有些白痴,但是就是这种纯粹的良善,才会让她进境这么快吧,这种人,并不适合管理宗门,尔虞我诈的这种场所。 “不过说真的。”苏扬又是说道。 云韵也是侧过头来,目光带着疑惑。 “我想聘请你到迦南学院做导师,怎么样?”苏扬问道。 “再说吧,前辈也知道,我现在没心情谈论这些。”云韵看着天空之上,脑子之中一团乱麻,抿嘴说道。 苏扬目光微眯,问道,“那你知道近期云岚宗内来了什么高手么?” “高手?”云韵眉头微挑,说道,“也没有什么高手啊。” “哦,那没事了。”苏扬淡淡的笑道。 云韵眉头微皱,又是聚精会神的看向了天空中的身影。 “父亲为何有此一问,是因为那道魂殿的人么?”萧厉看着苏扬的神色,问道。 “算是吧,但是我只知道,云韵在云岚宗的权利,要被剥削了。”苏扬淡淡的笑道,“而且也会来我迦南学院之中安心的做个导师。” “这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坏处,这种性格,不适合管理宗门,不过么,也取决于她自己。”苏扬淡淡的说道。 和云韵也仅仅是有着几面之缘,能帮她到这里已经是极限了。 天空中的打斗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萧炎手掌之中不断的拍出武技,而纳兰嫣然也是手持着金色长剑,轻松将之接下。 “轰!!” 又是一记攻击之后,萧炎被逼退十数米之远,而纳兰嫣然也不好受,蹬蹬蹬后退了数十步。 这一击之下,平分秋色,两人之中谁也奈何不了谁。 剑音轻鸣,纳兰嫣然持剑而立,衣袂飘然,恍如谪仙人。 一身黑袍,萧炎面色刚毅如铁,脚踏青莲,抬手万丈炎。 萧炎看着不远处的纳兰嫣然,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很不错,值得我动用全力。” “你也一样。”纳兰嫣然面色清冷,点头说道。 “两人都要动用真格的了么,啧啧,真是期待啊,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这种场面的。”在空中,有着数道身影凌空而立,显然是斗皇级别的强者。 但是即便是如此,对于这两人也是满脸的赞叹。 “是啊,这等实力,恐怕即便是加老,也是远远不如吧。”一道人影大笑着说道。 一旁的麻衣老者微微苦笑,说道,“老了老了,一山更比一山高,被这么两个小辈超越,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麻衣老者在众人之中,实力已经算是顶尖的了,能够让加老都佩服,可见两人的实力,确实是翘楚。 即便是苏扬也是将眉头微微抬起,看向两人。 萧炎缓缓的起身,手掌压在了肩上,滋拉一声,将身后的包裹撕开,握住其中一柄巨大的玄黑色重尺,将其收入到储物戒之中。 顿时间,一股极为庞大的气势席卷八方,即便是上方看戏的几位老者,面色都是极为凝重。 “这种尺子能够压制体内斗气?”加老一脸不可思议的神色,说道,“没有取下的时候,已经在斗皇境界可以横扫了,又是将之取下来,这实力,暴涨何止数倍!” 滚滚的气势从萧炎的身上爆发出来,萧炎面色刚毅冷峻。 即便是云韵在一旁也是眉头紧皱了起来,看起来,现在的萧炎,已经是数倍于纳兰嫣然了。 这让她心中满是担忧。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还不够啊。”苏扬淡笑着摇了摇头。 纳兰嫣然清冷的看了萧炎一眼,将斗气瞬间凝于背后,两道巨大的紫金色翅膀便出现在了纳兰嫣然的背后,上面雷弧闪烁,为纳兰嫣然的天容,凭空增添了一丝清冷。 在振翅的一瞬间,纳兰嫣然的气势已经提升到了斗宗的层次。 即便是实力没有达到,威压也已经渐渐凝形。 “这便是斗帝血脉的传承么?”萧厉眼神微眯,喃喃的说道。 这种能够瞬间提升实力的方法,除了斗帝的血脉传承,萧厉已经想不出其他的称呼了。 “紫金雷翼,我都没想到这小丫头能够达到这一步,不过也是她的造化了,这场比试,已经没有意义了。”苏扬淡笑道,“因为一时的意气之争,大可不必这样。” “可我还是想看看,谁,会胜!”云韵一字一顿的说道。 苏扬轻笑了一声,“如果想要胜的话,那两个小家伙可是要拼命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