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萧玄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五十五章 萧玄

古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向苏扬说道,“我会将萧族的东西,全部交给你,你,满意了么?” 苏扬轻笑着摇了摇头,“利息呢?” “什么叫做利息?”古元眉头一皱,说道。 “利息么,这是个蛮深奥的问题,等于本金乘以年利率,再乘以存款期限。”苏扬淡淡的笑道。 “简单点来说,就是这些东西在你那里存放了那么久,你原原本本还回来,就行了么?那这样的话,我大可借整个古族的底蕴一用,千年后归还。” 古元面色一正,说道,“阁下身为斗帝,我想,还看不上我古族的这些珍藏,远古天墓就在其中,萧帝,请便吧。” “现在么,我没时间跟你讲这些,古族,臣服,或是族灭,你选一个吧,看在儿媳妇的面子上,我给你十天时间考虑。”苏扬蓦地面色一沉,一股庞大到极致的道气势如同惊涛骇浪一般,向着众人笼罩了过去。 一股压抑到极致的窒息感,从众多长老的脑海之中蔓延。 时间恍若静止,恍若面对着一整个天地的威压。 威压转瞬即逝,但是众人的心中,却是都是闪过一抹浓郁到极致的震撼。 斗帝,这个词,他们只在一些古籍之上看过,没想到今日能够真正的见到,而且还是敌非友。 苏扬看了古元一眼,目光下移,定格在古元的手上,冷笑一声,身影缓缓消失不见。 一旁的烛坤也是踏破虚空,轻瞥了古元一眼,身影也是向着远古天墓掠去。 古元眸光闪烁,等到苏扬离开,方才轻呼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手中翻腾的金色火焰。 不由得满脸的苦笑,在这等强者面前,真的,连手段都没用么,刚刚在那一刹那,他想要动用金帝焚天炎来引动大阵,至少要抵挡住苏扬片刻,但是那一刻,他恍若感觉到时间静止了一般。 头脑之中一片空白,等到苏扬收起气势,方才回过神来。 在苏扬面前,即便是想要动用大阵,都做不到! “斗帝强者,真的不可战胜么。”古元面上闪过了一抹颓然,苦笑了一声。 轻叹了一口气,将所有的心思都收了起来。 在这等强者面前,耍手段,是没用的,或者说,人家也根本不在意,只需要粗暴的用实力来让你臣服便可。 古元也是注意到,苏扬三次提到儿媳妇三个字。 沉默了半晌,无力的对着身边之人挥了挥手,“先帮三位太上长老疗伤,至于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好!” 众人纷纷点头,古族纵横斗气大陆数十万年,也从未有过像今日这般无力。 对于整个古族的决定,苏扬已经不在意了,他相信古族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无数年的传承,即便是屈居人下,古元也不会想在他这代断了。 现在的他,正在远古天墓的第一层之中。 虽然这远古天墓也是斗帝做造,但是毕竟是无数年前的强者。 况且,即便是还活着,也未必达到苏扬如今的高度。 轻而易举的便踏入了其中,甚至还带了个人...... 感受着第一层的灵魂体,苏扬没有太过停留,径直向着上方走去。 刚刚走到这里,苏扬便感受到了体内的半道时间法则微微颤动了一下,虽然微不可查,但是足以证明,这里的时间与之外界,并不相同。 “斗帝就能掌控法则之力?还是说一些其他的类似扭曲时间的强大斗技?”苏扬眉头微皱。 能够感受到,这里的时间流速,是外界的五倍之多。 五倍,已经足够干很多事了,只不过远古天墓开启,应当是有着限制,不然的话,以古族的实力,再加上倍速,甚至可以轻松超越魂族。 一瞬间,苏扬脑中便闪过了很多想法。 脚步轻移,向着更深层走去。 烛坤紧紧的跟在身后,不时的出手,解决着前来骚扰的灵魂。 “三层的远古天墓,埋葬者无数的远古强者,真想将他们全部复苏啊,这样一来,就是无数的战力,不过可惜,对我来说,没什么用。”苏扬淡淡的笑道。 随手拘来一道灵魂,这里是天墓的最顶层,灵魂一身血袍,手中一柄宽大的血色长刀,一身灵魂力滚滚迸出,生前,竟然是有着斗圣级别的实力! “知道萧玄在哪么?”苏扬淡淡的问道。 血刀圣者即便是灵魂体状态,也是冷汗直冒,这特么是什么强者,竟然能够闯进远古天墓,甚至是随手便将他控制住。 “你们要干什么?”血刀圣者大声问道。 “麻烦。”苏扬淡淡的说道,随后随手结印,没入血刀圣者的头颅之中。 血刀圣者脸上闪现出一断时间的茫然,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苏扬和烛坤的身影已经离开很久了。 “这是......搜魂?”血刀圣者只感觉亡魂直冒,有这实力,你他么的自己都能用灵魂力感应了,还需要给他搜魂么! 他只感觉有些欲哭无泪,被苏扬顺手误伤了。 事实上,苏扬完全可以用神识探知,但是,苏扬没有那么做,毕竟这远古天墓,即便是制作的再高级,也不过是一处墓地而已。 来到这里,已经是打扰了先祖的灵寝,再用神识探索,是极不礼貌的事,苏扬对于这位万古以前的绝代天骄,即便是其已经死去,还是保持着尊崇,敬重。 不为其他,就因为其能够将所有的血脉凝结一身,孤注一掷的想要冲破斗帝,这种疯狂和果断,便值得敬佩。 所不朽者,垂万世名,熟谓公死,凛凛犹生! 苏扬不动声色的向着远古天墓的正中心走去。 入眼,是一位青袍身影,约莫三十岁上下,一身的青袍一尘不染的披在他的身上。 负手而立,脚下,是无尽虚空,目光凝望着万古天阙,似是在望着万古的孤独。 倍速的时间,在这封闭的远古天墓之中,和众多的灵魂体一样,默然的承受着无尽的寂寞苍凉,任生前何等风华绝代,现在,也不过是一缕幽魂,现在的萧玄,更像是一个迟暮老者。

下一篇   第五十六章 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