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三尾白狐!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五百二十六章 三尾白狐!

<> 走到山,苏扬指了指一旁的山洞,说道,“大概是这里了,我们进去。..” 张小凡点了点头,随后化为一道黑色的光芒,闪了进去。 斩妖除魔? 这还是张小凡第一次做,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张小凡隐隐的有些期待。 进入到里面,里面很深,有着异兽出没,张小凡看了看苏扬,又看了看山洞内部。 里面一个白衣女子,正坐在一个枯井,女子正怔然的望向井底,感受到张小凡的目光,白衣女子也是缓缓的转过头来。 “来,你也来看看井里有什么。”白衣女子邀请道。 张小凡看了看苏扬,见到苏扬没有什么表示,张小凡登时间看着白衣女子厉喝道,“你便是那为祸小镇的三尾妖狐?” 白衣女子捋了捋头发,说道,“既然你说是,那是,来,看看井里有什么。” 张小凡皱了皱眉头,白衣女子缓缓的退开,让开一条路。 张小凡看着白衣女子,心惊疑不定。 随后张小凡拉着苏扬,向着枯井走去。 他小心翼翼的向着井底看去,苏扬也是瞅了一眼,随后收回了目光。 “你们看到了什么?”白衣女子的声音充满了魅惑,那是一种难以抵挡的妖媚。 苏扬轻咳了一声,说道,“我看到的是一片混沌,什么也没有看到。” 张小凡看了苏扬一眼,随后说道,“我看到的,是父亲......” 苏扬揉了揉张小凡的头,“好孩子。” “里面能够看到你们最为喜欢的人,或者事物,你是和尚么,无欲无求?”白衣女子向着苏扬吐槽说道。 苏扬抬手一巴掌抽了过去,将白衣女子打的吐血,跌撞在了墙。 “和尚你妹。”苏扬嘀咕道。 血色染红了白色衣衫,三尾白狐挣扎着站了起来,看向苏扬的目光之闪烁着浓浓的震撼和不可思议。 这人,真的已经逆天了不成! 即便是焚香谷的那几位老不死的,也没有一招重创了她的实力! 苏扬轻瞥了她一眼,随后说道,“别装神弄鬼了。” 张小凡握了握手的烧火棍,看着苏扬,还是咽了口唾沫,这特喵的还用自己出手么。 “她嘴欠,不怪我。”苏扬感受到张小凡的目光,一脸无辜的说道。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女子看向张小凡,冷哼了一声说道。 “是你出去滥杀无辜,怎么是你还是一副大义凌然慷慨义的样子?”张小凡有些郁闷的说道。 “弱肉强食罢了,妖族和人族的恩怨,自古有之,我等也是为了生存。”三尾妖狐说道。 张小凡皱了皱眉头,只是又听到那狐妖说话,“杀了我。” 张小凡没有客气,将三尾妖狐一击毙命,白衣女子的脸带着解脱,看着张小凡,带着一丝笑意。 张小凡被她盯得发毛,烧火棍之血光闪动,将白狐吸了个精光。 “我做错了什么么?”张小凡看向苏扬,问道。“为什么她是那个眼神?” “妖也有感情啊,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苏扬笑道,“没什么的。” 但是紧接着,一只六尾白狐狸从洞外一闪而逝,闯了进来,像是一道白色的闪电。 抱着那白色的狐狸皮,眼神之尽是血色。 “是你们杀了三妹?”六尾狐狸寒声说道。 张小凡皱眉,说道,“它为祸人间,杀了也只是她咎由自取。” “为祸人间?笑话!”六尾狐狸寒声说道,“人间,可只是你们人类的人间?” 张小凡一时间无言,那六尾狐狸有事说道,“我等只不过为了生存而已,你们人类又好到哪去了,杀的牛羊牲畜,乃至狐狸,又哪里少了,为何只有你们能够随意的屠杀我等的种族,杀几个人,便天理难容了,这是什么道理!” 狐狸的目光滴落下泪水,伤心欲绝,张小凡一时间怔在了那里,又是看向了苏扬,说道,“我做错了什么么?” 苏扬笑了,“你觉得自己没错,那你没错,如果你自己都觉得自己错了,那么,错也是对!” “好一个错也是对,大言不惭!” 六尾狐狸将手的狐皮放下,随后化为了一道白色的火光,向着苏扬燃烧过来。 这是狐火,只诞生在修炼有成的狐精的内丹之。 燃烧到了极致,哪怕是张小凡都是豁然变色,在其,他甚至感觉到了一种视死如归的气息。 没有什么力量能够之更强,这是情的力量。 苏扬笑了笑,说道,“我曾听闻,狐妖之力,源于至情,不过想来你这狐火,即便是燃烧了所有的生命,想要对付我,也极难。” 手掌向着那道白光拍了过去,白色的光芒没有任何意外,彻底的被苏扬所拍散。 一道虚幻的人影在空成形,仰天长啸了一声,充满着凄厉,不甘,种种复杂的情绪。 张小凡目瞪口呆的看着那道人影,随后低下了头去。 “斩妖除魔,何谓妖魔,何谓正道?”张小凡轻叹了一声,说道。 “你是正道,哪来的妖魔,凡是忤逆你的,便是妖魔。”苏扬缓缓的说道。 “会不会太过霸道了一点?”张小凡有些牙疼,听着苏扬的话,觉得猖狂到了没边。 “不会,拿你面前来说,这两只妖做错了什么么?没有,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已,但是你把它们杀了,你做错什么了么?没有,即便是你自己也觉得有,也要觉得,错也是对。” “哪来的正魔之别,善恶之分,对你来说,只要是你认为是对的,那么别人说什么,你都要坚持自己的想法。”苏扬笑道。 “好复杂,我还是老老实实的修炼。”张小凡说道。 “好,努力修炼。”苏扬大笑着走了出去。 张小凡犹豫了一瞬,还是走到那白狐皮的旁边,用烧火棍挖了个坑,将之掩埋了。 一面火红色的铜镜,叮叮铛铛的掉了出来,铜镜生出宝光,显然是了不得的宝物,张小凡生出疑惑,但是还是将之与白狐皮葬在了一起。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47/47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