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天地不仁!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五百二十章 天地不仁!

<content> 等到茶有些凉了,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苏扬将一盏茶向着野狗道人递了递,随后身形缓缓的消失在了死灵渊之上。 野狗道人心中一突,对于苏扬突然消失,没有丝毫的防备。 在原地,还放着一盏茶,却已经冰凉了。 ...... 苏扬走到崖底,一只巨大的黑蛇向着苏扬一尾巴甩了过来。 “这么小的虫子,也在本座面前逞威?”苏扬摇头笑了笑。 哪怕是九天上的真龙,想要匍匐在苏扬的面前,都没有这个资格。 却被一条黑水玄蛇阻路,让得苏扬觉得蛮有意思的。 没有理会,黑水玄蛇只觉得一尾巴抽在了空气上,两双水桶般大小的眼睛,闪烁着疑惑的光芒。 紧接着,一道天雷,向着黑水玄蛇砸落了下来。 这是天谴! 上天是公平的,所以你打了苏扬,即便是没有砸到,苏扬不会出手,根本没有看上眼,那么我来出手。 当苏扬走到洞窟之内的时候,张小凡和碧瑶已经互相抱着睡了过去,两人的嘴唇,因为缺水缺少食物,有些干裂。 苏扬将张小凡抱起,又看了一眼碧瑶,随后脚下一踏,三人的身形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将碧瑶放在了山间,四周有着野味,有着水源,即便是等她醒来,也饿不死。 苏扬则是抱着张小凡,离开了这里。 这是被饿晕了,苏扬也只是随手的打了只兔子,放在火架上烤了起来,到一旁的小溪取来水,喂给张小凡。 “怎么样,感觉好些了么?”苏扬看了看张小凡,笑着说道。 “嗯。”张小凡艰难的张开了双目,第一眼看到的,依旧是父亲,这让张小凡露出了一抹满足的笑意。 “来,吃点东西吧。”苏扬笑着将张小凡扶了起来,说道。 张小凡点了点头,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数天没有吃饭了,此刻见到兔肉,自然是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 “在那山洞里,得到了什么没?”苏扬也是扯下了一只兔腿,轻撕下一块肉咬了起来。 “天书。”张小凡边吃边说。 天书? 苏扬点了点头,他在普智的记忆力知道,天书是这个世界的万法之源,也是祸根所在,不愧是气运之子,随便的出来玩玩,都能够得到天书,这运气也让得苏扬有些感叹。 “天书,觉得怎样?”苏扬笑着问道。 张小凡停下了动作,看了看苏扬,随后说道,“天书,上面刻画着无数的功法秘技,像是总纲一般,在指引着天地之间的所有道佛法力。” 苏扬点了点头,对于天书,他并不甚懂,但是他也看了那半面墙壁,刻有着天书,还有着痴情咒。 两者在这片天地,皆是算作不错的东西了。 “还有什么?”苏扬又是问道。 “还有?”张小凡沉吟了一下,看向苏扬,说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算么?” “这是你的收获?”苏扬笑着问道。 张小凡挠了挠头,笑道,“当时我在参悟的时候,只感觉脑海之中所有的一切,都被抽空了,就像是你所说的那句偈语一样,消耗甚大。”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苏扬点了点头,说道,“你觉得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张小凡皱着眉头,“我不知道,也不敢深想。” “那就先不要去想了,这句话,将伴随你一生,只要你还在修士界。”苏扬轻声说道。 张小凡一下一下的咬着口中的兔肉,微微皱眉,“那父亲以为,这会是什么意思?” 苏扬轻沉吟了一下,说道,“大抵上,就是一些怨天尤人的家伙,编造出来的谎言吧,天道至公,大道至简,只是无情无性,并不能说明什么,只不过在修士界,需要与天争命,与地争道行,在这过程中,会经历着一切难以逾越的艰难险阻。” “这样啊。”张小凡低声说道。 “是啊,我曾见过在无穷宇宙之内,有着无数求仙若渴之人,以鲜血写下了‘敢问苍天,是否有仙!’这八个字;也有无上的洪荒圣人,俯视苍生,以无量量劫为棋盘,亲身下场,自己做了一枚棋子;也有功败垂成的将领,写下‘悠悠苍天,何薄于我!’何谓天地不仁?大抵上只是一些人努力过,但是没有回报,想要来以一个无形的介质来推卸罢了。”苏扬目光深邃,眸中沧桑感一闪而逝。 “我不这样认为。”张小凡缓缓说道。 “仙,是否存在,我也不知道,但是老师常说,天时地利,我想,天时地利之中的天时,虽然人力不可控,但是却可以尽力去捕捉它。”张小凡摇动着小脑瓜,说道。 “嗯?”苏扬有些意外的看着张小凡,“你真的觉得人力可控天时么?” “不能掌控的话,大概还不够强吧。”张小凡笑着说道。 苏扬笑了,对于张小凡能够开窍,他也是颇为意外。 无论他的论点有没有证实,乃至会不会证实,能否证实,但是至少,他有着自己的主见了。 这一点,苏扬还是极为看好的。 随后苏扬指点了一阵张小凡的功法,张小凡结合着天书之中的法门,修炼了起来,虽然对于天书之中的法门,久久的没有入门,但是张小凡的心态,超乎寻常的好。 当年能够在大竹峰之中,苦修三年,在三年间,几乎是每日的增长都是极为的缓慢,但是即便是如此,张小凡还是坚持了下来,这份坚持,就比大多数人好上了太多。 过了月余,张小凡仍然是没有入门,苏扬彻底的服气,不过对于张小凡的资质,苏扬还是完全没有寄托什么希望的。 苏扬见识过升级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的唐三,也曾经见证过万古无敌的叶天帝,更是有着十万年便证道的猴王。 哪怕是当年的白月初,都比张小凡的资质要好上太多。 “行了,走吧,出去就海阔凭鱼跃了。”苏扬笑着说道。 “嗯,好。” 一大一小的身影,走在了山林之中,如同一阵清爽的风。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