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 死灵渊上!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521章 死灵渊上!

“好了,我知道了。”苏扬缓缓说道,随后起身。 野狗道人,“???” 他还什么也没有说,面前的仙长,怎么就知道了呢。 这不正常啊。 野狗道人看了看苏扬,又看了看张小凡,没有多言,他也是知道言多必失的道理,尤其是面前有着一位深不可测的绝代仙师。 苏扬看了看野狗,没有过多的搭理,向着最里面走去,张小凡也是跟在了其后面,空桑山,这里以前是炼血堂的驻地,现在,虽然荒废,但是却依旧是有着妖邪之物,张小凡紧紧的拉着苏扬的手,向着里面探寻去。 两道人影,都是识趣的给苏扬让出了一条路,他们觉得,自己即便是出手,也只是给这位仙长的手下增长一位亡魂罢了。 能够将那吸血鬼的血色小叉子捏碎,就证明了,他有这个实力! 是以,两人丝毫的不敢造次,将兵器扔在了地上,赔笑着,目送苏扬走了进去。 “这特么,给我的压力,不下于青云门的掌门道玄了,这等强者,怎么会亲自的前来这里,难道是他们真的察觉出来,我炼血堂要复兴了?”在黑暗中,一个女声说道。 “拉倒吧,如果这都算复兴,那么我们又何必躲躲藏藏,当年的炼血堂,在黑心老人在的时候,那声威鼎盛,几乎不是现在的什么鬼王宗,长生堂能够媲美的。”野狗摆了摆手,说道。 “反正我们也打不过,只能是白白送了性命,倒是这等强者,不知道年老大能否应付的来,我们先回去看看吧。” 三人顺着原路走回了炼血堂的内部,但是却见到年老大满脸堆笑的看着苏扬和张小凡,脸上,还有着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野狗道人,“......” 他突然觉得年老大比自己还要舔狗? 这个堕落的炼血堂,自己还有效忠的必要了么? 年老大看了一眼在旁边已经被打碎的法器,心里都在滴血,这是自己花了二百年才制成的法器,被人瞪了一眼,就碎了,就碎了.......瞪一眼...... 这让他心里很受伤,但是也没有办法,这位爷,不像是道玄亲至,倒是像是当年巅峰时期的青叶祖师,恐怕也只有当年巅峰的青叶祖师,能够有这等修为了。 苏扬坐在皮椅上,看了看年老大,又看了看这几个炼血堂的高端战力,说道,“你们想要复兴炼血堂?” 年老大点了点头,但是抬头看了看苏扬的眼神,又是迅速的摇头,将头转的犹如拨浪鼓一般。 “炼血堂啊,先慢慢发展吧,你们,太弱了。”苏扬俯身在年老大的耳边,说道。 年老大吞了吞口水,重重的点头。 这虽然还是很弱,但是年老大觉得自己已经发展的可以了,即便是在现在的江湖之中,不能说是顶级势力,也能够跻身于一流吧。 但是这位的出现,让得年老大彻底的怀疑人生了,难道是炼血堂还不够强,还只是个末流势力,随便的来个人,就能完全的灭掉? 年老大的心中凌乱了,不知道该说什么,苏扬问什么他就答什么,完全不像是一个势力首领的样子,哪怕是张小凡都不太适应了,太强势了吧,虽然说父亲的实力,连田不易也要佩服,但是这年老大,是魔教妖人啊。 等到年老大把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也掏出来说了,苏扬也就点了点头,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开。 “是。” 年老大微微躬身,看了看周围的几个炼血堂的观众,狠狠的瞪了一眼,随后拂袖离开。 野狗道人也是蹑手蹑脚的准备离开,苏扬刚刚看了野狗的记忆,嗯,秉性倒不是个坏人,不,只能说是在坏人的成长模式之中,长歪了? “站住。”苏扬说道。 “前.......前辈。”野狗道人欲哭无泪的说道。 “嗯,好好修炼。”苏扬说道。 野狗道人吓得跌落在了地上,什么意思,苏扬告诉他好好修炼,这意味着什么? 他不知道,但是他自动的脑补出来几千字的苏扬内心想法。 每一条,都是对他不利的,这让他一个趔趄。 嗯? 苏扬自己也是一愣,自己说了什么过格的话了么? “下去吧。”苏扬挥了挥手,说道。 野狗道人这才慌慌张张的离开,临走前还对苏扬千恩万谢,让得苏扬有些看不懂。 苏扬随后拉着张小凡四处走走,最后,来到一处深渊的前面,苏扬向着下方看了一眼,旁边有着一块石碑,上面刻着死灵渊三个字。 苏扬看了看张小凡,随后说道,“下面有你的机缘,下去看看吧。” “我......”张小凡差点以为苏扬在耍他。“我怎么下去?” “嗯,就这么下去。”苏扬将张小凡向着下方推了一把,随后,只听张小凡惨叫了一声,最后,消失在了深渊的底部,没有了声音。 “瞎叫什么,又不是没给你什么保障。”苏扬无语的摇了摇头。 提着手中的一根细丝线,丝线是用灵气凝成,慢慢的向着下方放了下去。 感受到下方已经是到底了,苏扬将丝线收了回来,下面,就要靠他自己去获取了,而且下方还有那名叫做碧瑶的女子,如果能给自己赚回来个儿媳妇儿,也算是不枉自己的一片苦心了。 苏扬看着张小凡身影,随后收回了目光。 碧瑶和张小凡有着千丝万缕的牵连,苏扬也就是静静的坐在这里等着张小凡做好一切。 死灵渊上,不断的冒出黑色的死气,黑气沉沉,苏扬却在此地淡定的喝茶,野狗道人走了过来,苏扬看了看野狗,“坐。” “不不不,仙长,我只是想来问问.......”野狗道人连忙摆手,说道。 “问我什么时候走?”苏扬笑道。 “嗯.......不是,”野狗连忙纠正。 苏扬笑着摇头,并没有做答,野狗道人更是动都不敢动。 死灵渊上,不断的有着氤氲的死气蔓延出来,里面葬着无数的亡灵,在上方,一道麻衣人影席地而坐,面前摆着一个古木桌子,一盏茶已然煮好,芳香四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