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撸袖子干!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514章 撸袖子干!

夜晚,苏扬站在阁楼上,看着下方正在拥抱在一起的一对碧人,有些头疼。 “又是来刺激我家小凡的。”苏扬摆了摆手,看着身边的田不易,说道。 田不易也是有些尴尬,指了指田灵儿,手都是气的有些抖动,“我怎么就生了个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啊。” “哦,我的女儿,嫁给了苍松的弟子,他苍松凭什么,反正这段感情,我是不同意的,这让我的老脸往哪搁?我跟苍松争了三百年,这一口气,绝对不能在这里掉了链子。”田不易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 苏扬笑了笑,“那还能怎么办,人家毕竟是将你女儿的魂儿都给勾了去。” 田不易冷哼了一声,有种自己养的白菜,被别人家养的猪给拱了的想法。 但是那齐昊,确实是个人才啊,至少他大竹峰,若是论起资质,就没有人能够比得上齐昊的,田不易也是紧紧的皱了皱眉。 “你可以找个理由,将他们拆开,比如年龄问题,他齐昊都快一百岁了吧,你家的小白菜,才二十岁,不是么。”苏扬大笑道。 田不易,“......” “所以说啊,他们无论是否是真心相爱的,你就先不用多管闲事了。”苏扬说道。 “我是怕他被骗了,小凡虽然蠢了一点,傻了一点,但是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田不易轻叹。 “感情不就是这样嘛,总归是从一而终的太少了。” 田不易倒是点了点头,轻叹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但是下方的两人,却是当着两人的面,撒起狗粮来了。 不,应该是田灵儿当着三个人的面,撒起狗粮。 “我爹偏不让我跟齐昊师兄在一起,还把我臭骂了一顿,我娘也站在我爹那一边,他们从来没有这么骂过我,但是小凡你知道么,我和齐昊师兄已经是海誓山盟,我这辈子,只能是和齐昊师兄在一起,再不会爱上别人了。” 田灵儿趴在张小凡的怀里哭了起来,她每说一个字,张小凡的心就要多颤动一份,像是一根根的钢针一般。 苏扬都不忍心听下去了,找个人诉苦,为什么是张小凡呢,因为张小凡是唯一差不多和她同年龄的,至于为何躺在张小凡的怀里哭,并不是将张小凡当成了备胎,而是连备胎都算不上,她根本就没有把这个小男生当成男人! 田不易也是嘴角耸了耸,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什么,即便是隔着老远,也并不影响两人的听力,一字不落,清清楚楚。 “放任吧,我对于小凡的感情,也并不想多做什么干涉了,还是靠他自己了。”苏扬有些怅然,看着田不易,说道。 “拉倒吧,我昨天还看到你叫陆雪琪儿媳妇儿,你怎么转口就不承认了呢。”田不易丝毫不介意拆了苏扬的台。 “我那是......” “行了,别那是了,嘴上说着不去干涉,但是背地里什么情况,你我都懂,陆雪琪能不能看上我家老七,都不一定,你倒是儿媳妇儿,儿媳妇儿叫的挺欢。” “矮冬瓜你是想要活动一下筋骨了是吧。”苏扬斜了一眼,看着田不易,说道。 “来比划比划,谁怕谁啊。”田不易也是撸起了袖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来来来,几百万年不动手了,正好手痒。” 所以,张小凡和田灵儿只是傻傻的看着天空中的阁楼上一块的栏杆突然粉碎,冲出两道身影来,一个手中持着赤炎仙剑,红色的光芒万道,映照的矮胖的身影,犹如天神下凡一般。 另一位,则是一位麻衣中年人,手中持着一根青翠欲滴的纤细竹子,清光萦绕在上面,没有什么波动,但是一身的气势无风鼓动。 “爹?” 田灵儿张大了嘴巴,似极为的诧异。 田灵儿还没怎么见到过田不易出手,但是现在,却是一身气势尽皆释放出来,显然,是打算全力以赴了。 “哼!”田不易冷哼了一声,看都没看田灵儿一眼。 “爹。” 张小凡轻声呼唤了一声,苏扬哼哼了一声说道,“不管你们的事,你们继续,这死胖子皮痒了,我去收拾收拾他。” “说谁死胖子呢?” 两人的声音渐渐的远了,一道道清光和赤红色的光芒缠绕而起,飞向了后山的方向。 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的林海当中了。 留下了呆滞的张小凡和田灵儿两人。 ...... 第二日,田不易斜着坐在上首,坐在了张小凡的擂台下面,这是第一次,整个大竹峰都过来为张小凡加油的。 张小凡有些发懵,他是第一次享受到这种待遇啊。 “哎,师父,您脸上怎么了?” 杜必书耐不住性子,问向了田不易。 田不易冷哼了一声,用手捂了一下脸,没有理会杜必书。 别人都没有发问,自然是猜到了什么,这个时候去触这个眉头,不是找死么。 但是就是这一捂,触动了伤口,田不易嘶的一声,鼻子都是有些抽动。 在其脸上,有着一道血痕,哪怕是他数百年的功力,也没能够将之彻底的消解。 “小凡加油。” 众人都是纷纷转移了话题,噤若寒蝉,不敢多说什么。 但是张小凡站在擂台上面,等了许久,也没有见那人赶来。 一位长老看了看田不易,随后宣布道,“龙首峰的那名弟子,由于伤势过重,今天无法参加比赛,是以,张小凡直接晋级!” “哈哈哈......嘶!” 田不易顿时大笑了起来,却扯动了伤口。 四强啊,赢了这一场,就能够进入四强,这是什么概念! 三百年来,大竹峰进入四强,还是当年他亲自参加的那一场七脉会武。 “躺着进了四强。” “这运气太好了吧!” “据说那名龙首峰的弟子,昨天和大竹峰的宋大仁两败俱伤,伤了元气。” 听着身边的议论纷纷,张小凡算是听明白了,这是昨日大师兄为自己铺垫好了啊,想不到竟然又是这么巧合,一次轮空,一次弃权,他真正,也就打了两场而已。 (本章完)

上一篇   第513章 搭错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