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搭错线?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513章 搭错线?

“怎么样。”苏扬向着张小凡挑了挑眉,笑着问道。 张小凡,“......”对方并不想理你,并且走了出去。 苏扬也是笑了笑,对于张小凡并没有过多的关注了。 将夜,苏扬站在阁楼上,看着满天的繁星,眼中眯起了一股笑意。 首战告捷之后,张小凡第二天面对的,则是一位极强的对手,同样,是龙首峰的青年才俊之一,对于张小凡来说,上一次已经是侥幸,而这一次,没有侥幸可言。 苏扬依旧是早早的来到了擂台之前,用悟道古茶木做的凳子,仙雾腾腾。 苏扬想的是,他不死天皇可以用这悟道古茶木来做棺材,那么自己自然也可以用来做椅子,一盏茶,放在了苏扬身旁的茶几上,苏扬也是缓缓的喝了一杯。 另一边,则是一位清丽女子,面容冷若冰霜,坐在了苏扬的身旁。 苏扬并不在意,直接给女子倒了一杯茶。 陆雪琪轻抿了一口,只感觉六腑温热,一股灵元向着气海之中涌去。陆雪琪觉得自己徜徉在一个大河之中。 等到回过神来,陆雪琪感觉体内的太极玄清道,不自觉之中,就上升了两个层次。 “打完了?” “嗯,打完了就过来看看,不过我想,你真的拥有枯心上人的传承么?”陆雪琪看着苏扬的目光,有些怀疑和审视。 “重要么?”苏扬笑了笑。 陆雪琪了然,这是根本没有什么枯心上人的传承,所以,一切都是骗自己的了?不过陆雪琪也并不在意,这种高人,行事诡异一些,再正常不过了了。 陆雪琪觉得,苏扬就算是没有枯心上人的传承,也会有一些与之同等价值的,方才会有把握让自己前来。 陆雪琪随后摇了摇头,“我觉得我看不透你,在这青云山上,你还是第一个。” “你可千万别对我感兴趣。”苏扬笑了笑。 “这个不会,你大可放心。”陆雪琪恢复了刚刚的神色,冰凉而清冷,但是心中的震惊,却是一点也不少。 刚刚的一碗茶,已经让她的心中闪烁了起来,能够将自己的太极玄清道,直接增加了两个层次,这得是什么灵液! 她却是不知道,这还是经过苏扬稀释过了的,苏扬怕直接喝的话,将她撑爆。 台上,烧火棍之上青芒闪烁,另一位弟子,则是直接御剑攻了上来,两道爆鸣响起,两人皆是向着后面退去。 “张小凡的实力这么强么?”陆雪琪微微皱眉,随后将眉间舒展开来,“是那根棍子的缘故?” 苏扬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张小凡的实力,本就是已经达到了第四重,再加上昨晚间,得到了自己完善过后的大梵般若和太极玄清道,即便是时间尚浅,本身的第四重境界没有什么提升,但是更加的扎实,稳固了。 苏扬对于这些倒是没有什么感到有什么感到骄傲的,但是在陆雪琪眼里,就更加的高深莫测了。 一个浑浑噩噩了五年之久的人,能够在这一段时间之内,恢复,并且达到了所有人难以想象的程度,这个路数,陆雪琪几乎看到了当年青叶祖师的影子。 当年的青叶祖师何等的风华绝代,睥睨苍生,仅仅修炼了数年的光景,便是将其他六脉之中的贼寇全部击毙,天下震动。 可谓之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了。 说是突然开窍了,鬼才信,只能是故意隐藏了的,不知道他隐藏的这么深会想要做什么,田不易已经是略微的看出了一些,但是并没有追究和理会,他相信苏扬不会做出对青云门不利的事,他从苏扬的眼中看出了高高在上,凌驾一切,仿佛整个青云山,都没有被他放在眼中。 田不易也不信有人的眼神能够这样,但是这就是事实,并且被他捕捉到了。 在擂台上,张小凡又是和人过了数招,基本上就是灵力的比拼了,没有任何的花哨,两人在不断的消耗着灵力,一时半刻,谁也伤不到谁。 猛然间,擂台一片震颤,一道人影倒飞了出来,并非是张小凡,而是另一位龙首峰的师兄,这让得本来没有几个人观看的擂台,有着一刹那的宁静。 龙首峰的弟子,败了? 败了并不稀奇,但是你竟然败给了大竹峰的一位刚刚入门没有多久的人? 苏扬手指一顿,将手掌的茶杯弹飞了出去,激射到了张小凡的手中。 张小凡看了看还剩下半杯的热茶,向着苏扬点了点头,一饮而尽。 顿时间,损耗的真元只是瞬间被补充了上来,甚至体内的灵力,也在躁动着,似乎要突破了,这让得张小凡很是欣喜,哪怕是那万载地窟之中的石乳,也就是这个功效了吧,苏扬笑了笑,“走吧。” 张小凡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苏扬旁边的陆雪琪,“陆师姐。” “嗯。”陆雪琪点了点头,“期待在决赛上遇到你。” 只是说了一句,便离开了,显然是不想多说,而且就是这一句话,也是敷衍的成分居多。 苏扬倒是无所谓的摊了摊手,“刚刚跟未来的儿媳妇儿说了几句话,这个冰山美人就靠你去征服了。” 张小凡看了看陆雪琪的背影一眼,有些哭笑不得,“父亲你不觉得是搭错线了么?” 苏扬并不这么认为,“难不成你还对你那个师姐有着念头?” 张小凡摇头,并不答话,苏扬已经了然,仍然免不了单相思啊。 对他来说,这算是初恋?只是还没有开始,便夭折了,哪怕是明知道没有结果,没有结局,也会义无反顾,这便是张小凡的固执。 苏扬只是不太理解,那个女孩儿有什么魔力,能够让张小凡如此,苏扬想了又想,还是想不出,可能只是第一次喜欢上一个女孩儿吧。 ...... 赢下了这一场,自然是给田不易高兴坏了,无论是宋大仁,还是田灵儿,皆是在这一场掉了链子,而宋大仁又是直接的跟着那名弟子两败俱伤,这是最惨烈的一次。 宋大仁本就实力超群,若非是遇到了势均力敌的对手,恐怕也难以造成这个样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