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夺冠再说!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五百零六章 夺冠再说!

<content> 苍松擦了擦眼睛,看着苏扬,有些惧色,不是害怕,是感觉到苏扬太过邪门了。 苏扬不屑的哂笑了一声,没有多说,只是看了看走过来的张小凡等人,苍松面上挂不住,冷哼了一声,拂袖离开。 林惊羽自然没有跟着苍松前往大殿,而是向着张小凡跑了过去。 苍松对待林惊羽的态度,还算是和善,苏扬也自然不会记恨上苍松,对于苏扬来说,只是个小插曲而已,不值得。 看着林惊羽和张小凡,苏扬的嘴角不禁勾起了一抹笑意。 “田灵儿有什么好的,一个高傲的女孩儿罢了,你和林惊羽才是青......竹马竹马啊。” 随后两人走了过来,手拉着手,似乎有说不完的话,林惊羽看着苏扬,“大伯,您恢复了?” 苏扬点了点头,说道,“想起了一些人,想起了一些事。” “那您知道是谁屠杀了草庙村么,您,见到了么?” 林惊羽有些急切,目光紧紧的看着苏扬,他的父母,也离开了他,就像是一场噩梦一般,一直的萦绕在他的脑海里,督促他努力修炼,来报仇! 张小凡拉了拉林惊羽,示意他不要问了。 苏扬没有避讳,缓缓开口,“那人,凭你现在的实力,根本没有一丝报仇的机会。” 林惊羽目光有些亮色,随后拉着苏扬的手,“是谁,给我个目标,我一定会为父母报仇的。” 已经走远的苍松道人脚步一顿,显然,他即便是走的很远,但是心神依旧是在这里。 随后苍松道人眼神一眯,最后快步离开。 他并不担心苏扬说出来什么,况且草庙村,也不是他屠的。 “他已经死了。”苏扬缓缓说道,他并不怕打乱林惊羽的道心,如果这么轻易动摇的话,就没有意思了。 林惊羽皱了皱眉,“死了?” “是啊,死了。”苏扬说道。 “那您能说一下,是谁么?”林惊羽步步紧逼的问道。 “嗯,等你拿到七脉会武冠军的时候吧。”苏扬笑了笑,说道。 “好,一言为定!”林惊羽郑重的说道。 张小凡好奇的看了看苏扬,问道,“我也想知道......” “等你拿到冠军的时候,叔叔自然就会告诉......算了,你还是不知道为好。”林惊羽说道。 张小凡,“......” 轻握了握手中的烧火棍,他的心中燃起了一团火光,父亲不想告诉自己,是因为自己的实力太弱么? 他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这么笨。 第一次,他这么的想要早早的修炼到高深的境界。 心中的滚烫,第一次被撩拨了出来,很多时候,实力是第一的,是让人看得起的资本。 苏扬看了一眼张小凡,没有多说什么。 “走吧,我们去大殿。”一旁的宋大仁看出了张小凡的窘境,也是一叹,说道。 他们大竹峰上的师兄弟,都没有看不起张小凡的意思,毕竟就那么几个弟子,谁看不起谁啊,门户之见,实力之分,几乎没有,很快就打成一片。 跨过虹桥,大殿已经就在眼前,远远在望。 就在这时,天地之间突然暗淡了下来,一只庞大无比的凶兽,俯视着众人,一道水龙被巨兽控制起来,其中掩埋着它击杀过凶兽的凶魂,更添凶恶。 “啊?”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这是,灵尊?灵尊为何会对我们出手。” 众多弟子都是有些迷茫,对于这种事情,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觉。 灵尊是青叶祖师降服的水麒麟,岁数比道玄,苍松和田不易加起来都要大,突然发怒,天地变色。 苏扬眉头一皱,看了看张小凡手中的烧火棍,再看了看灵尊已经红了的眼睛,有些了然。 原来是这魔器引来灵尊的怒意。 不过苏扬也管不到,数道破空声传来,道玄,苍松,田不易,等诸多长老皆是到来,对于灵尊的攻击,也是抬手抗下。 不得不说青云门的底蕴雄浑。 即便是面对灵尊这等上古异兽,也是有着方法来抵抗的。 水麒麟已经初步的能够调动天地之威,活了千年了,也成精了。 水麒麟兀自抵抗,但是猛然间,却是如遭雷击一般,匍匐了下来,浑身颤抖着。 田不易顺着水麒麟的目光向着下方看去,却对上了苏扬冷漠的眼神。 这一刻,田不易自己都是打了个寒颤,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高高在上,冷漠到了极致,俯瞰苍生万物,这一刻,他近乎是有些相信了,苏扬所说的那句,他来自太古洪荒,见识过万物的兴衰起落。 苏扬缓缓的收回眼神,看到田不易的目光,轻轻一笑,随后继续的带着张小凡和林惊羽等人向着大殿之中走去。 进入了大殿,苏扬站在了一旁,平静的看着青云门的弟子,嗯,确实,整体实力来看,大竹峰的层次还是有些弱了的。 田不易和掌门几人从外面走了过来,随后当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向着上首走去。 田不易不知道从哪弄来一张椅子,递给了苏扬。 苏扬笑了笑,点头示意,随后坐在了一旁,和长老们并排,虽然有人有些异议,但是碍于田不易亲自搬来的位子,却没有明面上说出来。 他们都是长老,为什么有个没有修为的凡人能和他们坐在一起? 苏扬自然是理也不理,置若罔闻。 首先,是苍松说了一通,这是个冗长的开场白。 很多人都已经快没有耐心听下去了,果然,无论是什么年代,领导们开会,都是这样的无聊。 “我们这一次由几脉当中各出九人,掌门一脉的长门多出一人,是以共计六十三人,所以,会有一人轮空。”苍松说道。 “我知道你们会有议论,七脉之中,各自九人,长门多出一人,应当是六十四人才是,可是,我们有一脉,只来了八人。” 田不易哼哼了两声,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有些尴尬的用手略挡着点脸。 是啊,大竹峰就这么大猫小猫两三只,这八个,还是将他女儿田灵儿都算上了。 可以说凋零的可怕。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