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天涯咫尺!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五百零五章 天涯咫尺!

<> “你来七脉会武做什么?”田不易负手而立,边御剑边说道。手机端 “我么,是来看看,万一小凡夺了个魁什么的,我不在现场不是不能立刻得知了么。”苏扬笑了笑,说道。 感受着耳边擦过的风岚,苏扬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这个世界,虽然很小,但是至少风景宜人,在这里,心情很放松。 田不易不屑的一笑,说道,“小凡将太极玄清道修炼到第几重了?想要夺魁?” “第三重,或者第四重。”苏扬沉吟了一瞬,随后说道。 四重能够御物,也能够使用法宝了,对于战力来说,是一个实质性的提升。 “三四重?”田不易瞳孔一缩,这可不慢了,不过转瞬间,他又是眉头一皱,“他三四重的心法,从哪来的?” “是你那个宝贝女儿送的呗,可怜我家小凡,对你家田灵儿是襄王有心,神女无意了。”苏扬轻笑道。 田不易轻咳了一声,没有多问下去,张小凡和田灵儿之间的事,他是知道的,但是显然,田灵儿对于齐昊,更加的热心,不过在田不易看来,那齐昊,真不是个可以轻易托付终生的人。 “私自传授这是大罪,小凡也算是偷师了,重则......” “行了。”苏扬摆了摆手,“儿孙自有儿孙福,让他们自己弄去,我是不管了,不过我想的是,你这么个矮冬瓜,怎么能够生出田灵儿这等仙姿卓约的女儿的。” “那是,我女儿......你说谁矮冬瓜?” 苏扬笑了笑,“到了。” 随后从仙剑之一跃而下,落在了虹桥之,脚步轻移,将那么近乎不存在的反震之力化解。 田不易目光一凝,看着苏扬的步法,他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是学究天人,恐怕青云门内,也只有道玄能够与之媲美了,索性,他对于青云门没有什么恶意。 虹桥之蔓延不知道多远,苏扬和田不易并肩走了进去。 “你去忙,我随便转转。”苏扬说道。 田不易点了点头,将苏扬带到这里已经足够了,七脉会武,他作为七脉首座之一,也有着不少的事情需要去做。 而这些,苏扬自然不会去掺和。 不断的有着灵剑落入到了这里,苏扬也站在虹桥的边,静静的等待着张小凡等人。 苏茹是最先到的,看到苏扬站在虹桥旁边,也是眉头微皱,“这个不易,将人送到这里,连大殿都不让进。” “跟我走,我带你去大殿,七脉会武还有一段的时间。”苏茹降落了下来,踩着白色的菱,如同仙人。 苏扬摇了摇头,说道,“谢谢,不用了,我还是先去等一会小凡他们。” 苏茹有些意外,苏扬难道真的是恢复了? 这不禁让她啧啧称其,“那行,你先在这里等候,晚一些,我和不易带你去见道玄掌门。” “嗯。”苏扬点了点头,见道玄啊,不是已经见过一次了么。 苏扬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答应着。 至于苏茹,则是走进了大殿,其他六脉,都有着长老级别的人物到来,或是明眸皓齿,英俊不凡,根本看不清其真正的年龄,但是苏扬能够看出,其气血衰败,至少有着二百余岁了。 或是一身月白色衣袍,衬托的真个如同神仙人,林林总总,有着三十余人年龄已经足以和小凡这代人隔了百年的强者走过。 即便是苏扬,也要感叹一下青云门的实力,在这个世界之,俨然算是不错的了。 苏扬缓缓的向着桥下走着,走的很慢,沿路看着虹桥之下的风景,下方,是万丈深渊,几近无底,但是在苏扬看来,下方有着一条湍急的大河,其甚至有着几只水属性的灵兽存在,不知存在了多么久远的岁月。 当然,这在苏扬眼,称不什么出的。 依着虹桥,又是一道人影走了过来,在这里,所有人都不能御剑,毕竟有可能会遭到诛仙剑阵的雷霆攻击,没人想以身犯险。 这是一名面貌威严的男子,苏扬见过这位青云门的龙首峰首座,在普智的记忆里。 苏扬目光不动,依旧平静。 苍松道人么,这应当是间接导致了草庙村被屠的原因,苏扬也不想多说什么,善恶到头终有报罢了,天地的规则如此。 但是苍松看到苏扬,却是眉头一皱,看了看苏扬身边,并无其他人,眉头皱的更深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苍松道人看向苏扬,威严的问道。 苏扬没有理会,依旧在这里站着不动,苍松身后的一位弟子拉了拉苍松的衣袖,说道,“师父,这是我的大伯,我想,他来这里也只是看看而已,不会对这里有什么捣乱的。” 说话之人,是林惊羽,也是当年草庙村人。 “我诧异的不是这个。”苍松道人说道,随后看向苏扬,眼神微眯,“这里风大,我带你去大殿。” 苏扬不知道苍松想要做什么,是怕当年的事暴露么,这也不对,因为前身根本没有看到普智与苍松道人斗法,即便是见到了,想要指认出来,也没有办法。 可能只是职业病? 掌控整个青云门的刑罚,对于所有的事,都想要管制一下? 苏扬不明白,也不想了解。 苍松说罢,走前来,想要拉住苏扬,却拉了个空。 苍松不信邪,继续的向前走了几步,但是却发现,自己明明是向着苏扬走的,却距离苏扬越来越远了。 在一旁的众人看来,是苍松在原地踏了数步,然后向着苏扬虚空一拉。 这太不合常理了,苍松道人继续的向着苏扬走着,但是却发现,越来远,到最后,他近乎看不见苏扬了。 “这是什么鬼情况!”苍松道人心升腾起一股寒意,脊背有些发毛。 再看向苏扬的时候,苏扬依旧是站在不远处,没有回过身来,苍松只能看到其背影,但是是这道背影,让苍松道人脊背发寒。 咫尺天涯,面前的空间仿佛折叠了一般,明明那么近,却像是无穷远,他有种幻觉,到苏扬面前的路,他终其一生,无论用什么速度,也走不完。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47/47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