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陈年旧事!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505章 陈年旧事!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张小凡便留在了这偏院之中,静静的修炼着,除了去做饭一日三餐的时间,全部都拿来修炼了。 苏扬静静的看着张小凡,此刻,在张小凡眼中,苏扬已经完全恢复,只不过问及当年之事,苏扬却依旧是摇了摇头,称等到张小凡修炼到上清境便告知他,或者张小凡自己前去探究。 张小凡不明所以,但是却也不再去问了。 一年时间匆匆过去,张小凡也已经是达到了十五岁了,在这个时代,完全可以娶妻生子了。 情窦初开,算是爱上了田灵儿,只不过说来好笑,田灵儿从来没把这个小男生当做男人来看。 赠给张小凡玉清境第三重的修为功法,也只是想要不给自己丢脸而已,对张小凡的好,在田灵儿看来,也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在这个年纪的张小凡看来,却是有了美妙的分歧和误会。 苏扬也是没有办法,这个榆木脑袋,自己再装傻可能是让他开不了窍了,再者说,这大竹峰,张小凡也待不了多久了。 在达到玉清境第四重的时候,大多数的青云门弟子,都会出去寻找趁手的法器,也算是下山历练,修士,并非是不履凡尘,只是和凡人相距较远而已。 而张小凡现在已经是达到了第二重的巅峰,第三重,也只是时间问题,张小凡虽然笨,但是心地单纯,似是白纸一般。 心中只有修炼的情况下,即便是资质再差,也能凭着这股劲儿,达到一个匪夷所思的境界。 还是当初田灵儿那句,“就算你再怎么修炼,也比不上齐昊师兄的。” 这句话,在张小凡内心世界之中种下了一个种子,慢慢的激励着,刺激着张小凡,苏扬自然是不希望这种刺激多来几次,但是偶尔,还是能够起到作用的。 只不过这个傻宝贝儿,还沉浸在对田灵儿的幻想之中。 这天,张小凡又是走了回来,看着在院落中晒太阳的苏扬,苦笑了一声,“父亲。” “嗯。”苏扬点了点头,没有张开眼睛。 “我有个矛盾的想法,需要您来定夺一二。”张小凡皱着眉头,苦笑着说道。 “是关于太极玄清道的?”苏扬轻声问道。 “嗯。”张小凡点了点头,“太极玄清道,第三重的法门,田灵儿师姐已经交给我了,但是,在青云门中,偷师是大罪,所以......” “所以你就犹豫了?”苏扬笑了笑,说道,“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如果我是你的话,就在七脉会武之上,力压群雄,让他们看看,我张小凡,也是顶天立地的男儿,让那些看不起你的眼神转为崇敬,让所有的嘴都闭上。” 张小凡苦笑,他何尝没有想过,应当说,他做梦都在想,若是这样的话,恐怕就能俘虏了田灵儿的芳心。 “儿砸,我给你说,田灵儿根本对你没有意思,你......” 张小凡突地满脸通红,随后跑开了,留下了呆滞的苏扬。 ...... “还是晒太阳吧。”苏扬无奈的摊了摊手,眉头一挑说道,“不过单纯的小凡,还是蛮可爱的啊。” 藤椅摇动着,苏扬坐在上面,看着太阳的东升西落,嘴角挂着温和的笑意。 至于张小凡,则是回到了屋内,苏扬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不要有犹豫,想要在七脉会武之上,大放光彩,肯定是要将太极玄清道修炼到一个高深的地步,太极玄清道啊,那齐昊已经达到了第八重,距离七脉会武,只有一年了,即便是现在的他再怎么努力,也没有赶上的希望,但是也要努力了。 至于苏扬所说的,田灵儿对他根本没有意思,张小凡抿了抿嘴唇,他没有机会了么,他仍然觉得,在七脉会武之上大放异彩,就应当能够让师姐另眼相看。 总之他现在心中很乱,心乱如麻。 “真的,没有机会了么?”张小凡看着天空,问道。 “不,我要努力,修炼。”张小凡咬了咬牙,“即便是不能让师姐喜欢,也要让师姐另眼相看。” 在他的心中,已经扎根下了那颗种子,齐昊,就是旁边的那根刺。 或许会心伤,但是不会遗忘,初恋的感觉,真的很好,很难遗忘呢。 ...... 苏扬在晒着太阳,偶然间感受到有人将阳光遮住,随后缓缓开口,“让开。” 声音平淡,但是自有着一种威严,田不易眼睛一突,随后竟然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一小步,看着静静晒太阳的苏扬,还有那只懒洋洋趴在苏扬肩膀上,不断舔舐着苏扬脸颊的大猫,心中不禁升起了一股荒谬的念头。 在那大猫的眼中,随后也是露出了极为人性化的眼神,那是在疑惑。 “听说你已经恢复了,我想我们可以聊聊。”田不易镇定了下来,缓缓的说道。 “是田道长啊,进来坐吧。”苏扬似乎是才看到田不易一般,微微起身,向着屋内走去,田不易跟在了后面,心中有着复杂的情绪。 苏扬,越来越让他看不透了,他现在已经是怀疑,当年的黑衣人,是不是就是苏扬! 虽然早就有所怀疑,但是现在近乎是已经确定了。 进入了屋内,田不易开口说道,“草庙村,是谁屠杀的,您可知道?” 称呼不由自主的换上了您,但是两人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苏扬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知道是谁屠杀的。” “那您当时为何不出手?”田不易几乎是拍案而起,丝毫没有意识到对面的是什么人。 苏扬摇了摇头,沉吟了一瞬,说道,“当时我赶到的时候,人已经全死了。” 田不易稍微冷静了下来,也是感叹,是啊,若是真的见到,又有几人会见死不救,他虽然不知道苏扬为何在草庙村出现,并且安居了这么久,但是若是他在的话,定然不会让全村被屠。 这是一种领地意识,除非,屠杀之人,是苏扬? 他目光又是看向了苏扬,苏扬哂笑,“你认为我会无聊到屠杀一个村子么?只是很多时候,事与愿违罢了,我不想多说什么,这是他们的命数,也是定数,我能更改,不想更改。” ps:感谢“走丢的喵”的一万书币打赏,么么哒,好久没有收到这么大的打赏,蛮激动的。 一直觉得,能打赏一百块的,都是真心喜欢这本书的,我也愿意加更,但是现在真的忙,只能说抱歉了,以后抽时间补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