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堪比诛仙的魔器!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五百章堪比诛仙的魔器!

<content> 苏扬继续的装傻下去,已经演了三年了,轻车熟路,张小凡依旧是每天都走走出出,但是照顾苏扬却是无微不至。 某日,张小凡归来,额头上淤青一片,苏扬眉头一皱,看向张小凡。 向着那淤青指了指。 张小凡已经知道苏扬能够在不时的时候,清醒一阵,但是问及草庙村的事情,苏扬又会变成茫然一片。 张小凡索性也就不问了。 苏扬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张小凡的世界观,还尚未受到这个世界正魔的冲击,现在告诉他太过残忍了。 他只是个农家孩子,苏扬担心他知道真相之后,会比自己现在演出来的模样还要更加的过分。 普智老和尚在他的脑海里,是善的,但是大善,却是大魔。 苏扬并不想现在告诉他,也是这个原因。 距离屠村事情已经三年过去,而这三年,张小凡也长到了十四岁。 不能说清秀,在普通人之中算是耐看的模样,修为不值一提,但是烧得一手好菜。 感受到苏扬的目光扫过来,张小凡尴尬的摸了摸还疼痛着的额头。 “被一只猴子耍了。”张小凡说道。 苏扬点头,原来是因为一只猴子啊。 在苏扬肩头的小白抬头看了看张小凡,随后一跃跳到张小凡的肩头,向着外面拉了拉张小凡的衣角,拍了拍胸脯,那模样像是在说,来,我给你出气去。 苏扬也乐得如此,小白既然想要去玩玩,就去玩玩吧。 张小凡戳了戳小白,“这大猫能行么?” 小白脸上闪过一丝怒色,向着张小凡低吼着,张小凡无法,只能带着小白前往后山的竹林。 没过多久,苏扬便是听到了一声虎吼,丛林震颤,山林动摇,哪怕是青云门的诸多强者都被惊动了,皆是化为一道流光,向着后山走去。 小白则是大摇大摆的趴在张小凡肩上,看到道玄等人的时候,顺带撇过去一个鄙夷的傲娇眼神,不过道玄等人虽然感叹灵兽通灵,但是却没有将张小凡肩上的大猫和刚刚的巨吼联系在一起。 很快,小白和张小凡回来了,身后跟了个蔫了很多的三眼灵猴。 小白的两只前爪抱着一根漆黑的棍子,没有多长,但是其内却是封存着一股煞气。 和张小凡怀里的嗜血珠有着若有若无的联系,但是绝对不是什么好的联系。 苏扬将之接过,随后指了指张小凡怀中的紫色珠子,张小凡递了过来,目光露出好奇,不过却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是递了过来。 嗜血珠里面封存着惊世的煞气,在这个世界上,应当算是绝世的灵宝了。 苏扬将之接过之后,也示意张小凡先去修炼。 张小凡点了点头,随后离开,没有再看那嗜血珠一眼,嗜血珠本就是普智交给他要他扔掉的,但是因为每次念及老和尚,就不想将之扔掉了。 这算是缘分,也是沟通两人的桥梁。 苏扬缓缓的伸出手来,以雷火淬炼,两件物品等时间冒出一阵浓黑的烟雾,但是烟雾随后直接消散,并没有被张小凡察觉。 雷光闪动,在两者的每一寸上蔓延。 两者没有丝毫的异动,被苏扬的实力镇压的死死的,本是灵物,但是正因为有了灵性,才会对苏扬更加的敬畏,宝物不能够知道苏扬是什么级别的强者,但是他们绝对是能够察觉,苏扬能够轻易的将之毁灭。 雷火淬炼,其中的一点点的魔气出奇的并没有怎么减少,反而增加了许多,但是如果细看的话,会觉得从单纯的煞气,化为了更为精纯的血煞之气。 每一寸的血色,都是精纯到了可怕的地步。 这是苏扬能够交给叶凡的礼物了,算是法宝吧,苏扬也只是随手炼制。 在这个世界,真的不用太过耗费心力。 很快,两者融合了进去,化为了一根漆黑的棍子,长达三尺,只不过在最顶峰,则是一颗赤红色的珠子。 苏扬在其中设置了能够自动护主的三道禁制,能够在危难的时候解救一二。 小白懒洋洋的躺在苏扬的肩上,不知道苏扬做这些有什么用。 雷火淬炼之后的魔气,会有多么旺盛,谁也难以想象。 苏扬觉得,张小凡适合佛道魔三修了。 既然能够在气运之子旁出现,便就是气运之子的缘分所在。 嗜血珠是当年魔教巨头之一,黑心老人的法宝,纵横天下,睥睨当时。 虽然已经陨落了无数岁月,但是现在提起黑心老人,估计正道的很多人,依旧是心有余悸。 嗜血珠也是魔教的四大法宝之一,能够有此机缘,便证明了张小凡对于魔门应当之后还有涉猎,这里面的缘,剪不断理还乱,妙不可言,无法分割。 想了想,这还只是开始,便是已经有了魔门的嗜血珠,佛门的至高典籍,大梵般若,道门的至高典籍,太极玄清道。 这已经是完全的气运之子的模板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资质差了些,但是资质不应该是限制,李若愚尚且能够枯坐无数载,一飞冲天,最后直接达到了准帝道果。 僵局是需要打破的。 每一个气运之子,都要走出自己的路,走出与众不同的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哪怕是苏扬自己,都不会轻易的看气运之子的未来,因为未来充满了无穷的变数,若是能够看到这些变数,那么就没有意思了。 变数是自身来打破的,每一个变数,都是一条与众不同的岔路口。 走出了大道,也不一定是完全正确的。 是以,苏扬给了小凡最为精纯的魔器,在这个世界,应当可以称之为仙器了,不比诛仙剑差了多少。 苏扬将之放在了桌子上,又是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神游物外。 第二日,张小凡起来,一如既往的将手中的面一口一口喂给苏扬吃下,苏扬指了指那件魔器,外表朴实无华,灵物自晦,任谁也难以想象,其中有着毁天灭地的力量。 张小凡看了看苏扬,又看了看那根棍子,只感觉有些熟悉,但是也没有多想,只是将之收了起来。 ps:最近qq阅读那个天榜的,虽然不求什么名次,但是别太低了,求个打赏,一百书币就行。 来微博互粉,搜我id:晨安未见。</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