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太极图!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四百七十八章太极图!

不再多想,唐门如何,自有两位神王照拂着,叶凡的实力提升速度,现在应当也是可以堪破不朽了。 云头走走停停,在天地之间兜兜转转。 看着脚下的洪荒大地,苏扬突然觉得,这样也还不错。 闲来无事,可以和祖龙喝点龙宫之中的御酒,可以去吃镇元大仙的人参果,也可以去找接引准提论道。 苏扬突然觉得,似乎少了点什么。 是什么呢? 苏扬拍了拍脑袋,“对了,苦茶树。” 和上个世界之中的悟道古茶树应当是差不多,但是灵性绝对是要超出无数倍,因为那是先天灵根之一。 洪荒的十大先天灵根,基本上都已经是化形,或是得道了,再或者,并没有诞生意识,被人得到。 比如那黄中李,便是在鸿钧的手中,这是无上的灵根,还有扶桑木,也位列十大灵根之一,修为功参造化,距离成圣,也只有一步之遥。 而苦茶,苏扬也不知道在谁的手中,随手打道,前往三十三天外,佛陀道场。 此刻,三十三天外,八景宫之中。 一直是闭关打坐的太上目光陡然张开,善尸是一重境界,斩尸,即便是到了圣境,想要提升境界的话,也要斩尸。 斩一尸为圣人初期,二尸为圣人中期,三尸皆斩,那便是圣人后期,而整个世间,也只有太上和接引达到了这个境界。 而在这个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善尸和自己的联系断了。 这是非同小可的一件事情,能够翻手之间镇压自己善尸的,哪怕是元始天尊都不太可能,唯有接引了。 太上沉吟了一下,还是推演起了天机来。 良久,太上的眉头越皱越深,道尊插手? 这让得本来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了起来,同时,道尊的实力,至少也是达到了接引的那个境界。 或者更强。 当年道尊未曾离开洪荒的时候,都是可以直面圣人后期,至于现在么,恐怕更加的深不可测了。 但是即便是这样,这事也断然不能就这么算了。 太上即便是再无欲无求,但是圣人所争的,也就是天地之间的气运,外加上一个脸面。 若是连面皮都不要了,那么成圣有什么用。 “说不得,要作过一场。”太上眸光淡然。 看向无尽的混沌,心中已经是有了思量,看了一旁侍座的玄都道人,抬手将玄都手中的一卷太极图取了过来,清光漫撒。 玄都也是一怔,老师,这是要......出山了么? 并且拿着太极图,如此郑重,持着先天至宝,这是要大干一场啊。 玄都心中思量,但是也并没有多说什么,想必是老师要找某位圣人切磋去了。 太上持着先天至宝前往无边混沌,众圣都是心有所感,感受到人教的气运有些波动,就证明着,太上已经拿走了镇压气运的至宝。 要知道,整个世界的圣人,都是在关注着这几个教派。 由不得周天圣人不动容,这是一件天大的事。 所有的圣人尽皆是走出了道场,默默的推算着。 太上用太极图扰乱了天机,众圣只能慢慢的捋顺,即便是使用太极图这等先天至宝,太上也没有绝对的把握,对上这尊远古大能,即便是鸿钧亲至,也不能说将之翻手镇压吧。 他已经无限的高估了道尊,高估了苏扬,在上古年间,道尊虽然声名在外,但是出手的次数,却是极为的少,少到仅仅只有那么几次。 苏扬正走向佛陀道场,灵山圣地。 几位圣人的道场,皆是在三十三天外,无边混沌之中,说是混沌,但是其实质上,距离洪荒大地并不远,圣人只有靠近洪荒的时候,借用天道之力,方才是圣人,至高无上。 出了洪荒太远,除非是达到道祖那个境界,否则的话,根本没有意义,他们的境界也会捉襟见肘,甚至会跌落,不再是不死不灭。 这便是天道圣人和大道圣人的差别。 天道圣人是以天道的功德证道,洪荒之中的圣人大都如此,元神寄托洪荒虚空,天道不灭,圣人不死,哪怕是无量量劫,也并不能够让圣人磨灭。 大道圣人则是扬眉,盘古那种,准圣境界,也可战一般的天道圣人,以自身为熔炉,炼万物,元神在自身当中,几乎皆是以力证道,是以在整个混沌天之中,都可以横着走,但是陨落了,就真的陨落了。 有好处,有坏处,坏处很明显,不能离开洪荒天地太远。 在这么短的路上,苏扬倒是感受到了一股有趣的气息。 接连着数道强大到离谱的气息,皆是赶到了这里。 这是洪荒天地之内的最为巅峰的力量了,再往上,就是超脱了天道的那几位。 一时间来了这么多人,苏扬倒是有些不适应了,懒散的伸了个懒腰,目光看向面前前来的几人。 “太上,接引准提,元始通天,女娲,祖龙,都来了啊。”苏扬笑了笑,说道。“还有扬眉,倒是有意思。” 随后从虚空当中缓缓的走出一道人影,无边的混沌之气萦绕在人影的周身,似乎他便是这整座混沌的主人。 诗云,“先天而老后天生,借李成形得姓名,曾拜鸿钧修道德,始知一气化三清。” 云霞千万顷,一道三丈的诸天庆云,横在了太上的头顶,庆云之上,则是一个金黄色的小塔,垂下道道的玄黄之气。 “道友,我等又见面了。”太上直接是开口,看向苏扬,说道。 但是面色却是并不怎么和善。 苏扬笑了笑,“太上道友此番出动,还真是震动整个混沌啊。” 整个混沌之中,几位强大的无上存在,皆是走了过来,定定的站在虚空之中。 因为太上干扰了天机,众人倒是来迟一步,不过并不影响。 在人教气运至宝离开的时候,众人已经是察觉。 “李耳不才,想与道尊作过一场。”太上不再多言,直接是开口说道。 如同石破天惊一般,让得众人都是说不出话来,李耳是疯了么,竟然来找道尊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