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太上算计!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四百七十六章太上算计!

云头飘到哪里,哪里就是家,但是一不留神竟然飘到混沌之中了,苏扬笑着摇头,洪荒还是很大的,唯有一种可能,就是自己的驾云速度太快了。 曾经的鲲鹏妖师一跃九千丈,代表着洪荒极致的速度,空间魔神帝江,也并不比之差了太多。 最为强横的速度法门,是鸿钧的高卧九重云。 鸿钧境界高,对于天地大道的理解,也不是众人能够比拟的。 是以创出那等法门也并非让苏扬感到奇怪。 有道是,高卧九重云,蒲团了道真,天地玄黄外,吾当掌教尊! 苏扬将速度慢了下来,但是迎面却是见到了两只猴子,正在前往天庭。 嗯? 苏扬向着上方看了看,随后也是饶有兴致的驾云走了上去。 到了天庭内部,便看到昊天镜之上散发着无量的光芒,照在了两只猴子的身上。 两只猴王,这让得众人皆是大吃一惊,回过神来,想要辨明真假猴王,也并不容易,因为两只猴子,哪怕是气息都是一样的。 昊天镜之上,并没有照出什么,甚至证明了两只猴子,都没有什么问题 看到苏扬降落了下来,昊天连忙走了过来。 “道尊。”天庭的众人皆是一礼。 苏扬笑了笑,搬过太白金星的凳子坐在了一旁,说道,“这是怎么了?” 太白金星,“” “他们据说两个都是美猴王,但是肯定是有真有假,不过哪怕是昊天镜都照不出来,怕是事有蹊跷。”昊天说道。 “是你实力不够,把昊天镜给我。”苏扬笑道。 昊天嘴角一抽,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将昊天镜递到了苏扬的面前。 苏扬向着两只猴王身上一照,镜子上仍然是两只猴子,根本没有什么变化。 此刻,昊天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什么叫做当面打脸,这就是!看吧,并不是自己的实力太弱的缘故,哪怕是道尊道法通玄,也未能看出。 苏扬眼神迷茫的看了看两只猴子,又是迷茫的看了看镜面,最后迷茫的看向昊天。 “这镜子” 苏扬从袖口掏出一个手帕,向着镜面之上擦了擦,又是照向了两只猴子。 这一次,两只猴子第一次出现了不同,昊天也是有些皱眉,刚刚道尊说这镜子,镜子怎么了? 昊天镜号称能够照彻三千玄黄,这鸡肋的灵宝,除了镇压气运,也只有这一个功能了,怎么还不好用了? 这不禁让昊天有些头皮发麻,看了看苏扬的那手帕,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啊。 怎么会这样? 两只猴子,一只生出六耳,身披甲胄。 六耳猕猴,通天识,识变化。 不过为何要变成美猴王的样子来干扰取经路? “道尊,道尊饶命。”六耳猕猴急忙跪下,看着苏扬说道。 “你且起来,我不杀你。”苏扬笑道。“你先说为何要变做猴王的样子。” “为了琉璃古佛。”六耳并没有起身,直接言道。 众人点头,看来还是鬼车的那一句琉璃佛的肉可长生在作祟,六耳猕猴可以上听三十三天外,下听无尽的地府幽冥。 但是当年在三十三天外的无尽混沌的紫霄宫中,道祖讲道的时候,六耳并没有达到大罗金仙,无法在混沌之中穿行,调动天赋,聆听大道,被道祖一句法不传六耳断了道基,现在琉璃光王佛的道基,对他来说,是难得的补品。 但是啊,苏扬不信。 静静的看着六耳猕猴,说道,“谁派你来的呢,我也管不到,但是想要将猴王替换下去,他还没有这个本事。” 六耳猕猴冷汗倏的下来,看向苏扬,目光惊恐。 道尊不愧是连道祖都要礼遇的超级强者,洞察秋毫。 “哎,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六耳猕猴的六只耳朵有些耷拉了下来。 苏扬摇头,说道,“我说了,我不杀你。” 随后转头看向坐在上首的太上老君,太上老君老神在在的坐在昊天帝的下首,“太上就没有什么想说的么?” “道尊能够放过六耳猕猴,真乃人间大善。”太上老君淡淡的说道。 苏扬笑了笑,“嗯,我也这么觉得,但是既然做了,想要超出局外,你从哪来的自信。” 太上面色一沉,“道友这是何意?” 擦拭昊天镜,是因为昊天镜之上有了一层尘雾,能够在昊天镜上都做了手脚,除了周天圣人,谁有这种手段。 真假猴王去地府地藏王菩萨之处让谛听辨别,谛听洞察三十三天,已经知道了什么,但是不敢说出来。 六耳猕猴即便是死,也不说出幕后主使。 这已经是证明了很多,太上,也按捺不住了,当年西出函谷关化胡为佛,便是为了截取佛教的气运,而今佛教想要大兴,太上自然不会干坐着。 “道友既然下场参加了这场无量量劫,那么其中的博弈,我等还是拭目以待吧,不过这些小手段,就不要再用了。”苏扬温和的笑着,说道。 众仙惊诧! 昊天帝也是惊骇莫名! 圣人下场,果然无量量劫要重开了么。 太上老君依旧是面色平淡,“道尊在说什么,老道听不懂。” “听不懂没关系,很快你就会懂了。”苏扬淡淡的说道。 随后手中取出一件钵盂,微微抬手,太上老君目光凝重,但是还未等有什么动作,便已经被吸入了进去。 这是佛门的紫金钵盂,为准提所有,苏扬将之催动,镇压一位准圣,自然不在话下。 “告诉太上,他这尊善尸被我扣押下来,百万年后,去八宝功德池拿宝物赎人。”苏扬淡淡的说道,随后手中的钵盂向着天际飞去,很快,便破开了混沌,飞向了佛陀道场。 太上老君,为太上的善尸所化,一身实力,已经是达到了准圣的巅峰,但是毕竟不是圣人,在苏扬手中,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但是毕竟是身份特殊啊,说镇压便镇压了,而且,百万年? 镇压在了八宝功德池之中,这对太上来说,能够容忍么? 有人欢喜有人愁,对于苏扬镇压了太上之事,众人心中复杂。 有人在惊叹道尊的实力,也有人在思量着是否太上要亲自出面,了结了因果。 下方的众人大气都不敢喘,看着苏扬那淡然的脸庞,众人心生寒意。 这也是位不怕事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