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空间魔神!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四百七十五章 空间魔神!

苏扬的云头走过三山五岳,拜访着世间的一位位大神通者。 与镇元参过天,与冥河论过剑,与仙岛之主共同饮过茶。 不知不觉飘荡到了无边的混沌之外,这里,无数的混沌之气缠绕成一尊大茧,其中似乎有着恐怖的存在正在孕育。 苏扬躺在云头之上,看着大茧,停顿了下来,抬手招来无尽的混沌之气,向着大茧之中没入了进去。 很快,茧破,其中爆发出阵阵的空间之力,一株长达万丈的空心杨柳树屹立在无边的混沌之中,一阵的金芒闪烁,化为一个道人。 道人向着苏扬拱了拱手,“道友有礼了。” 苏扬笑了笑,“空心杨柳树,先天十大灵根之一,跟脚不错。” 扬眉笑了笑,扬眉是个老道人,一声素衣,显得极为的和蔼,如果非要是说有特点的话,那么就是扬眉道人长长的眉毛。 长达三尺,垂了下来。 “洪荒多纷争,想不到即便是躲到了无边的混沌,也被道友寻到。” 苏扬笑了笑,“万事万物皆是有着缘法,道友的机缘,也不一定就在这无边的混沌之中。” “老了,争不动了,对于天数,早就看的开了,那不是我等能够企及的东西。”扬眉轻叹,说道。 提及扬眉,凡是经过那个年代的,肯定都有着极为深刻的印象。 这是一尊开天之初便存在着的古老魔神,一手空间之道,在苏扬看来,已经无限的接近于大圆满了,这便是高位面之中的无上存在,在诸天万界之中,也是排的上名号的。 这尊古老的魔神经历了开天的大劫,力战盘古,最后自知成圣无望,坠入洪荒,化为十大先天灵根之中的空心杨柳树,最后逆天成圣。 要知道,这种法则成圣,绝对是强横到了一定的境界,其实力,哪怕是跟现在的鸿钧比,都不会有丝毫的逊色。 实力早已经无限的接近于天主境界! 经历了开天辟地,同样也经历了龙汉大劫,三族大战之后,罗睺布下诛仙剑阵,扬眉又与几位巅峰的准圣争夺成圣机缘。 打破了洪荒的西部地脉,让得本来华丽的洪荒西部,变成了贫瘠之地。 这些都是远古的秘辛,世人知道的,扬眉,早鸿钧三千年成圣! 而且成圣之后,有过一场比斗,鸿钧祭出所有的先天至宝,最后却被扬眉道人的先天空间神通所收取,实质上,两人的实力,相差无几,只是扬眉仗着本体是空心杨柳树,有收纳万物之能罢了。 扬眉的成圣方法,和盘古不尽相同,但是也相差不多。 总是有人拿鸿钧与扬眉作比较,但是苏扬知道,如果没有大道的压制的话,两人的实力,绝对是会飞速的提升到天主境界,洪荒之中的大道,压制住了一切的大神通者。 大道至公,这种压制,绝对是可以打破的,但是同样大道也是无情,想要将之打破,需要积累,需要无数个无量量劫的积累,若是积累不够,恐怕会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超脱大道,两人肯定都是在准备着,但是真的能否超脱,就要看运气了。 “道友的境界,还真是让人感到奇怪啊,不受本世界大道的压制,这可是让老道羡煞的紧。”扬眉笑道。 苏扬摇了摇头,他自己心里清楚,本世界的大道,最多属于天主境界的初期,而他现在,已经是达到了天主的巅峰。 开天是一种劫数,以三千大道衍化万古洪荒,但是盘古当时的实力,还是太弱了,洪荒需要不断的衍化,大道未尝不可再进一步,但是那只是个没有生命的一种规则,只能是根据混混沌沌之中的规则来束缚和衍化。 “因为我比他强,所以他压制不了我。”苏扬笑道。 扬眉不置可否的一笑,说道,“道友并非本世界之中的人吧。” “嗯。”苏扬点头。 “那道友觉得,我和鸿钧道友,谁更有机会一点?”扬眉笑眯眯的说道。 “这个问题......”苏扬神秘的一笑,说道,“道友可知当年为何我留下了巫族。” 巫族,盘古的血脉? 扬眉的目光陡然一凝,苏扬这个时候,绝对不会无的放矢,留下巫族,难道是另有所图么? 这太可怕了,当年的所有人都有着自己的算计,连他也算计着一切的人,成为了一个下棋之人。 天地是一局棋,但是若是真的如苏扬所说,连棋盘都是别人的,他还怎么下棋? “我不服,哪怕他真的再次走出来,这天地也已经不再属于他了。”扬眉目光如电,看向苏扬。“我不介意再跟他争一次。” 扬眉道人收敛了笑容,面容郑重,下棋之人,变成了棋盘上的一颗棋子,这让他有些心灰意冷,但是他不会服的,每一个混沌魔神,都不会甘心的做一个棋子。 所以他们会去拼,哪怕是堵上了一切,也在所不惜。 “刚刚不是说,老了,拼不动了么。”苏扬揶揄的笑了笑,说道。 杨眉道人苦笑,“道友超然物外,不知道我等的苦,我等已经具备超脱的境界,但是被天地之力压制的死死的,这事发生在谁的身上,都不会舒服的,况且我等魔神,本就是无拘无束。” “哪怕是染上滔天恶业,哪怕是粉身碎骨,形神俱灭,也要拼上一次,鸿钧有着算计,炼化了整个洪荒天道,盘古以万古洪荒为根基,两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哪一个,都不比我差。” “而我所具备的,就是这无边的混沌天。” 扬眉说道,此刻的面容,逐渐的平静了下来,他还可以赌,他还赌的起! 随后向着苏扬郑重的一礼,“多谢道友告知。” 苏扬摆了摆手,说道,“这是你自己的命运,如何角逐,我也只是看戏而已,但愿你们将这戏演的精彩一些,别让我失望啊。” 扬眉的嘴角挂上了自信的笑容,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不过盘王的事,也给他提了个醒,这是已知的,整个混沌之中,不知道还有多少的伺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