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战遍仙佛!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四百六十九章 战遍仙佛!

“小爷没空跟你们玩了。” 手中的定海神针铁绽放出无量混沌之气,混沌色的气息垂下,让得诸天动摇。 铁棍划破无边的虚空,恍若要将这天砸个窟窿一般,向着下方轰然砸下。 这一次,猴王认真了。 恍若是一个高大无边的强大的黄金巨人在划破无边混沌,开天辟地,重开宇宙洪荒一般,向着下方砸落。 没有丝毫的花哨,只有极致到巅峰的力量。 大阵如同玻璃一般,轰然破碎,碎片甚至还没有彻底的变成灵气逸散开来,看起来只是一道道的透明灵气碎片,极为的华丽。 时间恍若静止,多少年了,别说打破这屹立万万载不倒的大阵,即便是挑衅天庭的,也没有几个。 猴王金光万道,周身的甲胄绽放出无量光芒,三棍,彻底的将大阵打破,即便是接引下来万古星辰之力,对于猴王也是不痛不痒。 这还是人么。 众人不禁扪心自问,自己在大罗金仙的境界能够做到么。 能够淡然处之的,也只有太上老君,准提,苏扬,乃至是元始天尊,几人了。 哪怕是镇元子,都是色变。 太上老君无为,能够让他变色的,太少了,哪怕是猴王以力证道,他认为事不关己,也不会有丝毫的动作。 苏扬是对猴王的自信,准提则是对道尊的绝对自信。 至于元始天尊,则是一副看戏的样子,他和猴王也没有什么恩怨,这天庭怎样也于他无关,能够在苦修无数年岁月的时候,有这么一两个戏剧可以看,他也乐得清闲。 至于道祖的谕旨,他自然不会忘,但是,高手一般不都是在最后才出手的么。 身为圣人,要保持颜面,现在出手也会落下个以大欺小的名声,等到昊天亲自开口请求他出手的时候,就不一样了,那才配得上他的身份。 是以在众人都是或是凝重,或是惶恐的时候,几人在默默的看戏。 “实力又有精进,看来离准圣不远了,并且是最纯粹的准圣,可战圣人!”准提笑道。 可战圣人,可战,但是结果一定会败,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圣人元神寄托虚空,基本上只要天道不灭,那么圣人就能够源源不断的调动天地之力。 调动天地之力有多强?几乎是借着一整个洪荒大地的威压来作战。 能够硬抗天地之威的,整个天下也没有几个。 除了当年三族大战之时,留存下来的那两位古老的准圣。 他们不是借助斩三尸成就准圣,而是借助当年庞大无边的种族气运,成就准圣,到了现在,几乎可以硬抗圣人! 而那两人,其中一位,叫做祖龙! 至于另一位,则是永堕于不死火山当中。 苏扬看着猴王的实力,也是微微点头,大罗巅峰,虽然仍然是大罗巅峰,但是却多了一丝莫名的气势。 想必,哪怕是成就准圣,也不远了。 要知道他成就大罗巅峰,也才用了多久,到现在,也才不到百年而已。 这让祖龙这等先天生灵都要汗颜。 在蟠桃会上,众仙都是没有了心情继续的饮宴下去,只是想要看看天庭该如何应对。 天庭之中,一张滔天巨手向着猴王抓去,那是在天庭的内部的古老的存在出手,众人皆是神情一震,六御之中的又一位存在出手了。 南极长生大帝是一位古老的仙翁模样,但是一身的准圣级别的气势,暴露无遗,一股帝王之气,让得众人皆是有些顶礼膜拜的感觉。 长生大帝,并不是天庭招募的仙人,而是元始天尊的弟子。 是在三教瓜分天庭气运的时候,元始天尊安插进去的弟子,现在已经是天庭的主人之一,享无边气运加身,实力深不可测! 一身白色的蟒袍,仙风道骨,但是气势却是凌厉的可怕。 猴王一棍压下,与日月同辉,和巨掌相交,一股无边的气浪,震彻三十三天。 天地之间的无数大罗之上的强者皆是有所感应,两人的实力,都是强横到了极点。 轰! 大手破碎,化为亿万道金色尘埃。 猴王又是一棍砸向长生大帝,南极长生大帝手中取出一枚紫金铃铛,微微摇晃,让得猴王的动作一顿,但是也仅此而已了,化为一道流光,直接是离开了这里。 众人都是傻眼了。 南极长生大帝,跑了? ...... 虽然有些不敢相信,但是这种帅不过三秒的大帝,着实让人有些无奈。 即便是元始天尊也是脸色铁青,他最重面皮,南极仙翁临阵脱逃,让他也是颜面无光,毕竟是自己教出来的弟子。 “还有么?” 猴王铁棍一立,站在天空中,铁棍之上垂下万道混沌之气,这几乎是一件先天至宝。 猴王面色威严霸气,睥睨四方,一双神目炯炯有神,如同一位威压万古的神王一般。 “我来降你。”一个枯瘦的身影走了出来,说道。 众人看去,这是一位佛门的古佛。 元始天尊的脸色更加精彩了起来,燃灯古佛,这是当年从玉虚宫之中走出,后又投奔佛门的一位古老准圣,他觉得,自己今天是不是来错了。 自从成圣之后,除了当年准提将大批的玉虚宫弟子捞去佛门的时候,还有什么时候这么窘迫过。 弟子战败,直接当着自己的面逃了,最后站出来的,还是曾经自己阐教的副教主! 古佛手中一盏灵柩宫灯绽放出万丈的佛光,这是天地人三灯之中的地灯,其中有大悲苦,有大寂灭。 光芒涌向猴王,猴王万道混沌之气护体,混沌珠在手,几乎先天就是立于不败,灵柩宫灯再强,也只是上品先天灵宝而已。 猴王和他的实力没差多少,自然没有太多的用处。 没什么好说的,猴王直接一棍子向着燃灯古佛砸了过来。 燃灯骇然,混沌气就像是一个乌龟壳一般,先天不败,这怎么打。 硬拼的话,他又哪里是猴王的对手,拿灵柩宫灯一搪。 咔嚓。 碎裂的声音响起,灵柩宫灯,这尊古老的天地灵灯,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