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两尊大罗!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四百六十四章两尊大罗!

一只猴子上抵九天,下踏九幽,周身绽放出无量神光,赫然是佛门的法相天地的古术。 浑身每一根金毛都荧光闪烁,浑身散发出无匹的气势,让人不禁想要顶礼膜拜。 这是一只无法无天的猴子,面对修道者们畏之如虎的劫数,丝毫没有惧怕,迎九天而上,半点没将翻涌的雷劫放在眼中。 玄元控水旗像是一件贴身的蓝色衣袍,紧紧的覆盖在了猴王的身上。 阵阵水蓝色的光芒抵挡着那几近灭世的劫数。 蓬莱沸腾了,这是灭世的劫数,根本不像初入大罗金仙的强者能够度过的。 五色的雷劫在酝酿着,洪荒之中的天劫,直接由大道控制,天道会给你留一线生机,但是大道不会,大道唯有一点,就是至公! 大道的雷劫若是度过的话,奖励会和你所遭受到的等价,不过无论是天道还是大道主导的劫数,都有一个,就是,若是度不过,那么,便是灰飞烟灭,连转世重修的可能都没有。 况且这是大罗金仙的劫数,成,则开顶上三花,凝胸中五气,这是必经之路,每一个通往大罗的强者,皆是如此。 第一道雷劫落下,猴王几乎没有防御,一拳迎了上去。 黄金色的拳头之上毫光万道,如同一轮小太阳一般,毫无悬念,猴王被劈落了下来,拳头几欲碎裂,大滴大滴的血液流出,但是雷劫也是彻底的被打散。 天劫共有九道,第一道便有如此威势,即便是猴王的面色也是凝重了起来。 他不畏惧,但是并不代表他会傻愣愣的冲上去。 第二道,手中玄元控水旗一展,将之彻底的挡住,这件极品先天灵宝,在洪荒之内,防御几乎是无敌的。 太上的天地玄黄玲珑塔敢称第一,北方玄元控水旗就敢称第二! 无尽的水汽朦胧,挡住了接下来的劫数,但是在第六道的时候,雷光凝成一只巨大的手掌,拍了下来,即便是玄元控水旗,也是一阵的颤动。 在雷光手掌的尽头,苏扬看到了一道模糊的人影,他无形无质,但是却恍若高高在上的凌驾九天之上,那是一种绝对的掌控,对于天地万道,对于宇宙洪荒。 冰冷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但是就是这一尊人影,主宰着整个洪荒天地。 “大道么。”苏扬轻声呢喃。 又是一张滔天的巨手砸落了下来,威势较之上次,何止百倍提升,这一次,再也抵挡不住,猴王血肉模糊,即便是玄元控水旗,也被瞬间击飞了出去,将猴王附在其中的神识烙印彻底的打散。 这便意味着,接下来的两道雷劫,猴王没了防御的法器,炼化了许久的玄元控水旗,被一朝打回没有炼化的程度。 “接着。”苏扬说道。 猴王转身看来,只见苏扬扔过来一个灰蒙蒙的珠子,这让得猴王的眼睛一亮,这是...... 即便是猴王也听说过这件宝物的大名,它的名声太过响亮了,混沌珠! 其中自蕴含一片混沌,即便是在开天之劫之中跌落了品级,但是仍然是无上的神物。 神物自晦,没有什么宝光冲天,只有一片的朦朦胧胧。 猴王接过混沌珠,向着苏扬投来一抹笑意,随后抬头迎上了那片劫雷,无声无息,劫雷被收入到了无尽的混沌之中。 混沌珠光华一闪,将之彻底的炼化。 最后一道,雷劫似乎是在缓慢的酝酿着,其中传来恐怖凶险的气息。 “早点结束吧,小爷不跟你玩了。”猴王目光圆睁,冲向天阙,在整个天空都是乌压压的一片的时候,一道金光极为的醒目。 驾驭着混沌珠,向着天罚轰然砸去,如同一整片混沌轰在了万古的劫雷之上。 天地之间一片的光亮,那是一种快到了极致的闪电,划破万古的宇宙,来到了此处,降临之时,就是要将成道者抹除之时。 金光在这无边的闪电之中,显得太过微不足道了。 但是紧接着,金色的光芒硬生生的将之撕裂开来。 甲光向月金鳞开! 整个世间恍若有着一刹那的停顿,所有人的思维在那一瞬间都停止了运转一般,很快,金光划破万古的苍穹,那里,有着一位身穿破旧道袍的金色猴王,头顶的混沌珠滑落下无边的混沌之气,垂髫而下,落入万古的虚无。 搏击九天之后,猴王目光依然无畏,天地之间劫云散去,无量的金光雨蔓延而下,将猴王点缀的如同跨越万古前来的战神一般。 混沌珠将这些光雨贪婪的吸收进去,猴王降落了下来,恢复伤势,即便是它,在直面大道天罚的时候,也是难以抵挡,若非混沌珠和玄元控水旗,恐怕他现在已经被雷劫烤糊了。 猴王不惧,他相信,现在对于大道还有些有心无力,但是总有一天,能够将大道劈落,将万界砸毁。 休息良久,猴王渐渐的恢复了许多,实力,也水涨船高,正式的迈入了大罗金仙境界。 开顶上三花,凝胸中五气! 大罗金仙可以在混沌之中穿行,几乎是天地之间的巅峰了。 整个蓬莱一片沸腾,多久了,散修之中有多久没有出过这等强者了,大罗金仙境界,恐怕也只有那几位当年残存的几位达到了吧。 哪怕是整个世界之中,也未曾能够出过几位大罗金仙境界的超级强者,更何况,即便是有的话,也在几大量劫的清洗之中彻底的除名了。 这里是散修的聚集地,现在蓬莱仙岛之上,也只有两位大罗境界的强者,一位是当年扬眉大仙点化过的一只老虎,号称虎尊者,庇护蓬莱散修,另一位,则是当年紫霄宫的三千红尘客之一,现在也有大罗后期修为,在整个世界都是鼎鼎大名。 两人并非没有注意到这位新来的散修,但是苏扬在山外布下了禁制,显然是要谢绝前来拜访之人,两人也不好打扰,只能是感慨自己没能恰逢其会,这位存在一定是突破之后,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巩固境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