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琉璃世界之主!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四百六十一章 琉璃世界之主!

无敌的念头通彻九霄,让得天地动摇,大神通者变色。 这是一种气势,猴王长啸之后,看向苏扬,“父亲,我感觉自己有些不同了。” “是啊,不同了。”苏扬点头,说道,“但是想要修得一身的神通法术,你需要驾着长舟,去大海当中寻找。” “大海?”猴王眼神一亮,随后点头,说道,“我不日便前往大海,等学的一身的本领,再回来。” “嗯。”苏扬点头。 无边的大海之中有着太多的密藏,不过那是龙族的地盘,苏扬显然是不会让猴王前往龙族求道。 苏扬静静的感受着猴王身上的气息,那是一种唯我独尊的霸道。 虽然与自己的气势并不相符,但是这就是自己的自我执念,已经化为真正的生命,总是要有些变化的,轻叹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猴王离开了,向着花果山上的猴子们道别。 即将远行,有些颇为舍不得这些花果山的众猴。 而苏扬,此刻在山巅之上,缓缓抬头。 天空之中,泛起阵阵的佛光,天花乱坠,地涌金莲,无数的佛光普照万物,如同有着净化一切力量的莫大神通。 这位存在到访,苏扬倒是有些诧异,没想到他轮回转世之前,还是想要来见上自己一面。 这是一位宝体庄严的长者,法体如同檀木一般清香,有让人宁静下来的力量。 佛光万道,具有无量不可思议功德庄严。 苏扬看着这位在佛门鼎鼎大名的琉璃光王如来,他是琉璃净土的主人,也是亿万佛国婆娑世界的一位佛祖。 至于为何要让这位存在来取代金蝉子,则是因为据系统记载,这位佛祖是这个时代的主角。 “见过道尊。”药师佛微微一礼,说道。 苏扬点头,“不知药师佛前来,所为何事?” 药师佛沉吟了一瞬,“那这样晚辈就不卖关子了。” 随后苦笑了一声,说道,“不知前辈为何要让我来走这取经路。” “这是功德无量的事情,谁来走,都一样。”苏扬淡淡的说道,“让世人聆听佛教法门,讲佛家真言偈语,不正是你佛门所需要的么。” “可是......”药师佛轻叹一声。 “没有可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即便是出了岔子,我也不会怪你。”苏扬打断了他的话,说道。 药师佛怔了怔,随后也只能是点头,他心有顾虑,但是这顾虑不能够拿到当面上来说。 当年道门的多宝道人在老子有意识的引导之下,另开佛教法门,创下小乘佛教,号称多宝如来,分去佛教半数气运,紧接着,准提道人又是收了多宝为弟子,算是将气运聚拢在了小乘佛教。 这些无量的气运,既没有到了道门,也没有到真正的佛教,接引道人想要以小乘佛教的宗师级别人物金蝉子走取经路,而取的是大乘佛教的法,就是想要将这些气运彻底的收拢。 那个时候,佛门方才算得上是大兴,不然的话,多宝如来和那十亿里佛国净土,永远是个不稳定的因素。 这般算计到头来,却是因为苏扬的一句话,变成了一场空,即便是他药师佛能够独占取经路上的大功德,但是对于整个局势无事无补。 从小乘佛教创立开始,到现在,已经是聚集了无上的气运,和婆娑世界比起来,即便是相差颇远,但是也不可忽视! 接引道人和准提两人对于道尊是言听计从,几乎是将佛门大兴的希望,都压在了道尊,或者说那只猴子的身上,这在药师佛看来,并不可取。 但是也只能是轻叹一声,道尊所安排的,一定是有着其道理。 抬手间撕开无上的轮回,自己则是缓步的走了进去。 轮回之中有地藏王菩萨震动,药师佛进入轮回,这是佛教要有什么大的动作么,召唤来谛听神兽,谛听可聆听三界万物,本身神异非凡。 神兽不语,显然是知道了什么,但是它不敢说出来。 这牵扯到了许多方的利益,同时,它劝地藏不要插手此事。 地藏王菩萨轻声一叹,也知道,他的实力虽然不错,但是和平心娘娘一样,被局限在了地府之中,佛门的诸多大事,他都没有资格插手。 随后继续的为地府的往生冤魂诵经去了,一尊佛祖撕裂轮回,这是一件震动天地的大事! 常理来说,即便是想要轮回,佛家也有无上的法门,比如准提道人的梦中证道,以梦境化身轮回在三千世界之中,最后证道的无上法门。 很多法门是共通的,但是真身进入轮回之中,还是第一次,而且还是一位佛祖,一位婆娑世界的佛祖,琉璃净土的主人,在佛门地位极尽尊崇,实力也是至高无上。 苏扬看着天空之中残留的一块轮回的痕迹,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接引的算计,他自然也是了然,不过,想要收拢小乘佛教,也不一定非要用金蝉子不可。 苏扬自有打算,毕竟想要马儿跑得快,就得让马儿多吃草,要适当的给一些好处。 无尽的琉璃世界之中一片震动,在琉璃世界的正中央,一尊佛像轰然倒塌,一道意志传讯给万千生灵。 “本座将要轮回一世,百年之后便会归来,接下来的事情,交于日光菩萨与月光菩萨处理。” 两尊佛陀领法旨,自身光芒照彻整座琉璃净土。 日光菩萨和月光菩萨是琉璃光王如来的两大胁士,号称日月之所照,内外明彻,净无瑕秽,光明广大,功德巍巍。 而在西牛贺洲的大雷音寺内,这里广大庄严,有着十方世界,无量佛刹。 释迦牟尼庄严而坐,看向下方的佛陀,菩萨,说道,“药师佛圆寂了。” “圆寂?”众多菩萨和佛陀一怔,随后卜算天机,顿时了然。 轮回一世,忘记今生,和圆寂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但是释迦牟尼如此说,显然是有着深意。 众佛陀皆是不解,看向迦叶,迦叶眼观鼻,鼻观心,仿佛没有看到众人的眼神一样,哪有什么深意,无非是想要揶揄一下药师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