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灵明石猴!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四百五十九章灵明石猴!

苏扬也是看了一眼祖龙珠,这是一尊凝练了无数年的先天至宝,其中不知道吞噬了多少的生灵血和先天至宝碎片。 祖龙是一尊绝代的霸主,几乎是整座天地的巅峰强者了。 没有多想,凭借着小猴子现在的实力,能够催动那么一瞬,已经算是极为的幸运了,拿着玩去吧。 不过小猴子虽然没有实力,但是凭借着玄元控水旗呼风唤雨的本领,甚至比得上一条蛟龙了。 是以,苏扬的方圆十里之内,皆是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细雨倾泻而下,青烟如画,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中年人,肩上一只近乎碧玉一般的小猴子,组成了一副画卷。 小猴子手舞足蹈的玩着,苏扬也是静静的看着,小猴子空灵的大眼睛看向苏扬,那是一种纯粹到没有一丝杂质的灵性。 小猴子似乎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叽叽喳喳的说了些什么,最后将玄元控水旗递给苏扬,随后又做挥动的动作。 苏扬笑了笑,“你自己玩吧。” 花果山上的猴子可不止这一只,小家伙很快就从苏扬肩上跳下去了,向着山腰上走去。 苏扬站在山巅,没有跟过去,只是静静的看着小家伙。 站在水帘洞面前,一个老猴子说道,“先入水帘洞者称王!” “这是,找到组织了?”苏扬笑了笑,说道。 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 这里应当是一位上古年间仙人的道场,上古仙人......苏扬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应当是道尊当年在海外开辟的一个临时道场? 然后将女娲石搬到这里,吸收天地之精灵之气。 结果自然是没有悬念,虽然小猴子奶声奶气,但是却凭借着玄元控水旗,一跃而入,几乎没有丝毫的停顿。 “大造化,大造化,里面是一处福地洞天!”小猴子手舞足蹈的又是走了出来,看向猴群说道。 理所当然的,小猴子成为了美猴王,在这里,称王称霸! 花果山并不小,但是小猴子依旧是蹦蹦跳跳的走了过来。 小猴子通人语,但是却仍然喜欢叽叽喳喳的说话。 “老神仙,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苏扬蹲下来,任由小猴子的小爪子拉着自己,随后将其甩到自己的肩上,小猴子半蹲在上面,指向山腰。 “好。”苏扬点头,笑道。 “对了,他们所说的父母,是什么人?”小猴子一脸认真的问道,但是却是更显蠢萌。 苏扬笑了笑,“你天生地养,哪来的父母。” “不,我并非天生地养,我神念初成的时候,我便察觉到老神仙与我的气息同源,是这样吧?”小猴子一字一顿的说道。 通天识,识地利,这小猴子倒也是聪明,苏扬微微点头,说道,“算是吧。” “那你就是我的父亲了?”小猴子看向苏扬,说道。 苏扬眉头一挑,随后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先走吧。” 小猴子也是点了点头,不再纠结,小孩子的注意力,总是转移的飞快。 至于苏扬,系统上虽然写着今世的气运之子是面前的小猴子,但是却并非仅仅只有他一个。 还有东皇帝俊,还有西方的药师佛。 总之,这只是个名头而已,苏扬不知道药师佛会做出什么,但是当气运之子的资格,应当还不够? 所以苏扬并不着急,而且小猴子的情况也有些复杂,说是子嗣,有些太过牵强了。 但是这也是苏扬最看好的一个了,甚至比之东皇帝俊,还要看好,至少在这一世,是这样的。 很快便是来到了水帘洞之中,这里果然是洞天福地,一个由白玉凝成的床,宝光莹莹,显然是一件了不得的宝贝。 停放在最中央,这是东海龙宫的宝物,恐怕也只有当年的道尊有这么大的面子,能够让东海送出如此宝物。 东海龙宫不尊圣人,不拜天地,但是却对道尊马首是瞻,因为道尊当年搭救过祖龙。 三族大劫,祖龙肉身自爆,已经陨灭,苏扬拘来一缕元神,帮助其重塑巅峰,算是为了帝俊东皇留了一个帮手。 走入其中,小猴子随即也是跳上了玉床,玉床之上传来阵阵的清凉感,让得小家伙又是一阵的蹦跳。 苏扬笑了笑,静静的坐在了一旁。 小猴子如何玩闹,苏扬也没有多管,在这山上最强的气息,也就是天仙境界而已,小猴子持有玄元控水旗,根本不会有丝毫的惧怕。 至于拜师学艺,现在的状态,还远远不够。 这里,石猴称王,有了水帘洞这座天然屏障,也不会有人打扰,可以安心的去做山大王。 小猴子想了想,又是采摘了些野果送到了苏扬的面前,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苏扬。 苏扬轻抚小猴子的绒毛,轻叹了一声,这种纯真的眼神,苏扬只在仅有的几人身上看过,一个是小白,第二个,是小松,上个世界的那只紫色的小松鼠。 小猴子丝毫没有什么觉悟,只是玩闹着,离开一会,又给苏扬托着一片巨大的叶子过来。 叶子翠绿,上面有着一汪水,闻起来香甜无比,苏扬眸光微动,这是猴儿酒? 小猴子递给苏扬,苏扬也是伸手接过,笑道,“你有心了。” 又是野果,又是猴儿酒,再加上那不染杂质的眼神,即便是苏扬是铁石心肠也该融化了。 猴儿酒甘甜可口,犹如一汪暖流,内蕴灵气,虽然对于苏扬没有什么用处,但是却可解口服之欲。 叶片不大,也只有几口的猴儿酒,苏扬很快便喝完,将叶片递给一旁的小猴子,小猴子离开了,托着叶子,蹦蹦跳跳的。 苏扬拄着腮,坐在了一旁,看着一群猴子的狂欢,山中的野猴都极为的通灵,花果山上的猴子,更是当年道尊以大神通点化过的,当年的灵猴已经作古,这是它们的后辈。 有慧根,通灵,且能够口吐人言。 这些猴子看着苏扬,皆是有若有若无的畏惧,不知为何,仿佛是扎根在血脉里,因此苏扬坐在这里,除了小猴子有时蹦蹦跳跳的过来,其他的猴子还真没有敢来打扰苏扬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