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大世之争!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四百四十五章 大世之争!

就在这个时候,整个天空之中,蔓延出来一股极为猛烈的雷电力量,笼罩了整个天际。 雷海漫天,翻腾而起,遮蔽了整座天穹。 “去吧。”苏扬缓缓的开口,看向天空,说道。 盖九幽也是目光凝重,抬头看着那庞大到万丈的雷劫,没有什么可说的,瞬间引动气势,与天地万道相互呼应,只是在刹那,雷劫加身。 盖九幽飞向了宇宙苍穹,与万道相争。 整个世间,两尊绝代的巅峰存在,终于是要一较高下了! 天地之间一片沸腾,这是两尊即将成道者,每一个在这一世,都有着成道的资本,而现在,却是碰撞在了一起,天地哗然,谁也没有想到,竟然有两人能够在这一世,有着成道的机缘。 现在,已然是引动了万道的劫数,只要渡过,便能够成为一位古往来今,最为强大的大帝,镇压一世,名动万古! 一个巨大的金乌虚影在天际缓缓成形,看向盖九幽,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看来我选择的时间是对的。” 苏扬为盖九幽护道,以一人之力,镇压无数的至尊,太初古矿之内的至尊,连大气都不敢喘,更别提出来走动了。 至于向着外面出手,更是根本不可能,万龙皇只是走出太初古矿,刚刚打了个招呼,甚至还没等到回应,便差点灰飞烟灭,整个太初古矿之内,至尊根本不敢外放气息,若是被苏扬捕捉到,恐怕又是一个万龙皇。 这是个最好的时机,也是个最差的时机。 因为苏扬并没有在为他护道,而是在为盖九幽护道! 一世成帝,则高高在上,即便是面对着苏扬的怒火,他也认了! 只不过,首要的麻烦,便是盖九幽,这尊古老的存在,被青帝的余威压制了九千年,今朝另类证道,几乎距离大帝也仅仅只有一步之遥。 “战吧!” 盖九幽黑发飘飞,清冷的面庞更加的凌厉,一身白衣飘飞,气血翻涌,如果不是那无敌宇宙的威压,一定会有人认为,这是一位浊世佳公子。 一身的仙音震颤,渡劫仙曲一出,几乎让得万道嗡鸣。 “二世,哈哈,我硬生生涅槃轮转,活出了第二世,避过了至尊,避过了无尽的灾劫,以大阵欺天,磨灭了所有的痕迹。”老金乌眼中热泪滚烫,飒飒滑落。 “来,战吧,战出个朗朗乾坤,永证极道!” “这一世,只有一个唯一的主角!” 太阳真火如同燃烧的神辉,在整个天地之间燃烧,炙热了星宇,威压万道! 没有永恒的主角,但是能够一世高高在上,也足够了! 两位达到了天地间极致的强者,皆是气势猎猎,上面万道的劫数劈下,但是两人根本没有在乎,眼中,只有对手! 苍老的金乌一声长唳,今世重新回到巅峰,无穷的血气,燃烧了万古星空。 两人现在,几乎都可以比拟一位无敌天上地下的大帝,只是缺少了极道的力量。 生死相搏,没有一丝一毫的保留。 火光冲天,染红了大半个宇宙。 无数人心中热血激荡,这是两尊宇内最为强横的存在出手,震天撼地。 激战打碎了万古星空,打到了宇宙的边荒,打入了无边的混沌,横扫天地的劫数,在两人的头上悍然劈下。 这是震动万古的大场面,即便是诸多大帝共存的时代,也未尝有几场这中激荡的交锋,酣畅淋漓,都是将对手,看成了生死大敌! 更遑论,后荒古年间,基本上没有人能够证道成帝,青帝,是个强大到超越天际的异类。 到了现在,几乎所有人都已经忘记了那镇压星空宇宙的大帝威严,而今,又是重新唤醒了那种激昂的乐章,他们在谱写传奇! 一位是以假死避过了所有至尊的查探,以欺天神阵欺瞒整座宇宙,活出了第二世,这一世,气血极为的旺盛,成帝,几乎已经是必然!只是差了一个时机而已。 另一位,则是气血几乎衰败到了极致,以仙血重新熔炼,恢复鼎盛,接连突破,迈步向更久远的境界,几乎堪比极道! 接下来,万载的岁月,皆是会由两人之中的某一人来镇压当世! 而这一世的黄金大世之中涌现出来的绝顶天才,也只能是黯然退场,等待下一世成道。 星宇。 在一处古老的原野上,一个苍老的老农,放下了手中的锄头,看向天边,今日的夕阳,格外的刺目。 “这一世的成道者么,呵呵。”老农的眼中闪过了一抹泪痕。“老了,让年轻人们去争吧。” 成道,成道,这一条路,不知道埋葬了多少的天骄,白骨盈野。 气血衰败,即便是引动大帝劫,也会在这条路上饮恨,帝路一堆骨,染血成仙路。 哀风瘦马,老农浑浊的目光望向无垠的宇宙苍穹,那里,有着两位强大的身影在碰撞。 几乎席卷了整座天地,气血轰隆,旺盛到了极致。 老农的眼中闪过了一抹不易察觉的落寞,任由夕阳的余晖砸落在身上,耕种着农田,身旁的古树下,嶙峋的瘦马长嘶,它也老了,不复当年盛况。 当年的鲜衣白马,少年目光如刀,但是终究会逝去,这一世,埋葬了不知多少的天骄俊杰。 有限的生命无法燃烧,任由枯朽,是啊,老了,还能做什么呢? 在无尽的星宇之中,一名背负古剑的白发中年人,目光也是望向了宇宙的尽头,两道人影重衍了宇宙洪荒,打碎了万域星空,气血旺盛到燃烧星辰宇宙。 白发中年人背后的古剑嗡鸣,但是被中年人按住了,这个时代,不属于他。 中年人看向了不远处的砍柴老人,轻叹一声说道,“走了,宇宙之内,万域星空,只有一个主宰,我等,沉寂了哪怕万古岁月,也只是个陪衬而已。” “呵呵,宇宙之内的盖世英杰无尽,谁能为主角,谁又能说得清呢。”砍柴老人将柴刀负于身后,跟着白发中年人没入了无边的星宇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