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成道!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四百二十四章 成道!

盖九幽也是苦笑道,“还是算了吧,老朽已经老迈到不堪造就,能够在前辈身旁聆听大道,已经算是极为的幸运。” 苏扬微微摇头,老迈么,这并不是什么问题,随手一道仙光迸发而出,以仙血为盖九幽洗礼,很快,老迈的肌骨重新的成形,很快,身躯碎裂,在其中走出一个绝美的男子。 面色威严,风华绝代,如同极尽升华了一般。 “前辈,真的不用......” “我亲自开口,无功而返,岂不是很没有面子。”苏扬嘴角挂着一抹笑意,说道。“放心,我不会干涉你的自由,只要你传承我的两部古经,便可。” 一部是仙经,是苏扬对于整个天地大道的感悟,也是苏扬对这个轮回纪元的所有记载,另一部,则是苏扬自己的道路,玄雷古经。 修习到大成,依旧可以堪比超越极道的强者。 “前辈能够接下我一击,我便心甘情愿的为前辈传承道统。”盖九幽目光凝重,说道。 苏扬点头,这是应该的,试探么。 盖九幽已经重回巅峰,一身的气血隆隆作响,恍若一头上古年间的绝代凶兽降世,黑发飘飞,气势浑厚,面庞冰冷,棱角分明。 一道诡异的仙音波动向着苏扬缓缓的传来,周遭的虚空炸开,但是周围的仙土却是略微虚幻,将这些力量都化在了虚无里。 准帝之威,能够盖压星宇,震颤北斗,苏扬微微点头,不做防御。 仙音入苏扬的三丈之内,被一股无形的道纹所磨灭,这太过让人惊骇了,你连人都碰不到,还谈何切磋! 苏扬缓缓的拍出一掌,轻柔的砸在了盖九幽的肩头,宽厚的肩膀陡然间炸开,鲜血横飞,一股极致的威压如同威临万古的魔神一般,将盖九幽几欲撕碎。 他的身躯倒飞了出去,目光闪烁着浓浓的惊骇。 刚刚的那一瞬,他竟然连丝毫的反抗能力都没有,这种级别,恐怕也只有真正的大帝能够配得上苏扬的修为了吧。 他败了,败的很彻底,但是并没有打击到他的道心,反而是更加坚定了。 如果有的人,是你穷其一生也没能够超越的,那么,你会将他当成目标,而不是生出其他诸如妒忌之类的情绪。 盖九幽只能点头,不管如何,他已经感觉到了自身的气血,经过了苏扬的洗练之后,再活个三四千年不成问题。 三四千年若是还成不了帝,那么就真的再等一世吧。 苏扬将两部古经印入到了盖九幽的脑海当中,不禁感叹,这种古经,苏扬曾经送给瑶池,很多人都曾修习过,但是却没有人见过苏扬真正的使用玄雷古经! 或许在借体斩圣主的时候,有人见过,但是那并不是苏扬本体施展。 该有多么强,会堪比七大禁区当中的古至尊? 恭敬的行了拜师礼之后,苏扬让他起来,此刻的盖九幽,眉目飞扬,霸气震寰宇,一身的气势,几乎已经踏入了另类证道的领域,绝对是有着资格冲击古老的大帝境界的! 即便是在百舸争流的大世,也依旧是一位踏足最巅峰的强者! 华云飞和星主已经灰溜溜的离开了,他们自然知道苏扬是什么人,也知道错失了一段机缘,不够华云飞却是并不后悔,他相信他自己能够走出自己的路,踏遍中州,战尽天骄。 不过时间已经不够了啊,华云飞望着一处方向,默然无语,说道,“我该前往中州了,东荒的水,只能日后再来踏了。” 他给自己卜了一卦,结果显示的是大凶,但是他不信命,只信自己! 苏扬又是在这里盘坐了几日,日日讲道,整个仙土之内如同大道之音在灌溉,云霞漫天,像是古老的神祗在其中参悟大道,苏扬头上异相漫天,那是一片朦朦胧胧的玄黄,无尽的太初之气涌出。 几人的身躯早已衰朽,但是经过了玄黄灌溉,却是散发了另类的生机,姜神王几乎衰朽的气血再次攀升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地步,几乎要活出第二世。 道雾弥漫,即便是李若愚的两个弟子,两位银血族的后裔都是极尽全力的汲取着其中的道则。 蓦然间,道音轰鸣,盖九幽轻轻抬头,说道,“我要渡劫了。” 另类成道的大劫,此刻在北斗的上空弥漫,如同末日一般。 盖九幽化为一道流光,激射了出去,在异域当中当道,不想波及这里。 另类证道虽然比不上真正的大帝,但是也差的不远,完全可以媲美一般的至尊。 至尊自斩一刀之后,如果不在极尽升华的状况下,也就只是另类证道的实力而已。 然而不得不说,盖九幽这种级别,完全可以媲美当世人杰了。 九千年,气血衰败至此,但是重回最巅峰,破而后立,双劫同渡,从准帝八重天,直接冲向了另类证道的门槛。 苏扬也是静静的看着,目光透过无尽的星河,看向宇宙当中的那尊与天地雷劫相抗的绝代身影。 一缕玄黄之气,无声无息间从无尽的虚空当中浮现出来,没入到了苏扬的体内。 苏扬体味着那道气息,是信仰之力? 自己并未留下什么因果,何来的信仰之力。 苏扬负手而立,目光透过了无尽的星河,看向无穷远处,命运的弧线升腾而起。 在遥远的星宇之外,有一座水蓝色的星球,此刻,在一间破败的小宿舍里,一群人欢腾而起。 “ig牛逼,三比零!” “我们是冠军!” “我们又是冠军,我们总是冠军!” 在水晶爆炸,上面有着胜利两个字升起的那一刹那,一位青年近乎从椅子上欢腾而起,又重重的跌坐在了椅子上。 这是一个缩影,而那道信仰之力,则是一位青年真诚的念着苏扬。 “老神仙所说的果然没错,夺冠就是今年!” “虽然我押了一百块赌fnc赢,但是看到ig赢了还是挺开心的......” 无尽星河之外的某处,一个青年露出了笑意,苏扬也是遥遥的冲着他点了点头,没有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