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太玄!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四百一十九章 太玄!

大世当争,所有的强者,都在争取当世为帝的资格,只有成帝,方才有了能够争夺仙路的资格。 涂天将所有的话似乎都要说出来,满腔的苦闷和那种生在当世,却已经失去资格的愤然,他的天赋已经不错了,达到王者的境界也指日可待,但是,是真的没有用,自神话年间,所有的强者尽皆复苏在了这一世,就是为了争仙道的资格。 苏扬静静的听着,不做评价,是,大寇的实力在天地未变之前,算是极为顶级的,敢叫板圣地,敢抢一切能夺到的资源。 现在诸王并起,却是处于一个很尴尬的地位。 不过现在争也来的及,据涂天所说,当年的孔雀王,已经成功斩道,位列无上王者之列,可与太古的祖王争锋,大寇当中的老不死,也已经闭关,出关之后,又是一尊人族的圣贤!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人杰并起,灿然一生,也是一个最差的年代,没有实力,只能够成为天骄或是妖孽的背景板。 没有人希望如此,所以只能拼上自己的一切,至少,能够活下来。 不说达到诸王,或是那些上古妖孽的境界,但是也足够凭借着资历熬死这一代。 苏扬长身而起,笑着说道,“孔雀王位列大寇之一,成名两千载,但是你也不差多少,持有半个极道帝兵,在完全复苏的情况下,可与诸王,圣贤争锋,没有必要妄自菲薄。” 涂天神色复杂,轻叹了一声,随后笑着说道,“在这个大世,谁不想拼一次呢。” “叶凡和涂飞小兔崽子已经前往了奇士学府,现在应当已经进入其中了吧。”涂天轻叹了一声,说道。“未来属于他们,也属于前辈,前辈有兴趣去争一争么?” 苏扬摇了摇头,说道,“我已经走到了他们的前面,没有必要和一群小辈去争。” 涂天,“......” 好吧,涂天对于苏扬的实力虽然不甚了解,但是当年能够隔空跟着狠人女帝一战,就证明了即便是苏扬没有达到极道,也达到了一个高深莫测的境界! 还有刚刚弹指灭杀一位太古的王者,也让涂天只能够仰望。 苏扬并没有多停留,云泽州几乎半毁,一尊王者带来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劫后重建,也需要一段时日。 东荒之中人人自危,想要在这个时候站出来,需要莫大的勇气。 从一位祖王来伏击大寇,就能够看出来,祖王已经不满足于与人族划分领地了,但是也并不想与人族全面开战,只是采取这种一步步的压榨人族底线的方法。 他们料到了人族不会太过抵抗,毕竟这片土地,当年本就属于太古万族,人族在太古年间,只是其血食而已。 人族的大帝自太古以来,皆是在战斗中度过的,自伏羲大帝,西皇母等人族大帝开始,到青帝终结,几乎所有的大帝,都是在与生命禁区在生死搏斗。 现在青帝陨灭,整个大陆上,人族也只有几位大圣,准帝也只有盖九幽一人而已,而且气血衰败,现在几乎是境界跌落到了大圣境界。 其他种族的准帝都在生命禁区当中,这倒是个不算好消息的好消息。 前来打头阵的,也只有一些太古的聚集地而已。 例如万龙巢,古皇山这些地方,古生物聚集,有着几位祖王坐镇。 苏扬倒是没有想到,只是短短十年而已,天地已经变到了这种地步了。 “走吧。”苏扬看向叶母,说道。 叶母也是面露震撼,苏扬和涂天大寇两人的对话,叶母一字不落的听在了耳中,她万万没有想到,人族的生存之地,已经被压榨到了如此境地了。 这对于一直处于和平年代的她,这里的一切,对她的冲击太大了。 无论是所说的万龙巢,还是血凰山,甚至是神蚕领等诸多古地,都是大凶。 她轻叹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既然来到了这里,就意味着,要尝试着接触这里的一切,她只是个普通人,无力去更改这一切,只能默默的看着这天地的沧桑演变,最后,连自己都归于尘土。 或许会有人证道永恒,也或许有诸多的血染的大地在颤栗。 要去往何处,她不知道,但是来路已经回不去了,只能在这里,一同的去跟着众人一起去经历。 苏扬最后看向了瑶池圣女,说道,“你暂且回瑶池圣地吧,然后前往奇士学府,名额不重要,相信奇士学府会给瑶池圣地这个面子的。” 瑶池圣女摇头,“奇士学府自有其规矩,不好打破,我也不想打破,我瑶池不争,我自然也没有必要前往跟那些圣子争雄,我知道我自己不会不如他们,就足够了。” 苏扬倒是没有想到瑶池圣女倒是看得极透彻,他也没有勉强,只是说了句万事小心之后,便离开了这里。 太玄门,这里是一片重地,在诸王并起之后,李若愚以一己之力,抗衡古之大圣,声明震彻整个东荒,太玄门也彻底的跻身于第一列的圣地。 此刻的太玄门当中,李若愚心有所感,郑重的起身,目光望向遥远的天际。 “老李,怎么了?是不是那群祖王又过来了,要我说,你就不用隐藏实力,直接镇杀一位大圣,看他们还怎么嚣张!”赤龙老道在一旁说道。 “不是祖王,而且大圣也不是那么好镇杀的。”李若愚面色淡然,说道。 他的实力虽然比一般的大圣强上一些,但是强的也极为的有限,若是有大圣执掌皇道兵器前来,还真不一定鹿死谁手。 “他回来了。” 李若愚声音缥缈,带着感慨,若非赤龙老道神念惊人,还真就不一定能够听得清,他?哪个他? 看着李若愚怅然的目光,赤龙老道的心中猛地一突,该不会真的是......那位回来了吧! 顺着李若愚的目光看向天际,那里,一缕虚空波动如同水面一般,将虚空一分为二,而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门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