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释迦!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四百零四章 释迦!

苏扬的神识将整个地球囊括,之后再向着宇宙的极深处探寻而去。 感叹世间奇伟,感叹宇宙奥妙无穷,感叹天地造化。 “算命的?”一群女子似乎是从古刹里面刚走出来,看向苏扬,问道。 苏扬看了看天际,日光高悬,已经是下午了,淡淡的笑了笑,这才看向那几个女子,那是几个周身穿着极为华丽的女子,并不是说衣服有多么贵重,而是有些花枝招展的感觉。 脸上涂抹着厚厚的粉,倒是都不算难看。 苏扬的眼神微微闪了一下,嘴角微抽。 现代人,果然难以理解。 “嗯,算命。”苏扬回过神来,点头。 “能算什么?”一个女子凑上前来,向着苏扬问道。 “什么都能算,只要你能说出来,我就能给你算出来。”苏扬抚摸着小白的毛发,说道。 “那给我们算算姻缘吧。”一个绿衣女子看向苏扬说道。 来来回回不断的有人赶到这里,但是大多数都是来看热闹的,更多的,是看笑话的,寺庙里有求签,又何必来你这里算命。 几个女子应当是也没有太过上心,只是前来打趣苏扬的,况且现在科技这么发达,网上便有星座运程,几乎没有人出来算命了,大多数都是江湖骗子。 至于真正的有本事的,他们也接触不到,那是专门为富豪赚钱的。 “要不,我们还是走吧,算姻缘?”一个黑衣女子头上闪过一道道黑线。“另外,这人怕不是江湖骗子。” “坑钱应该不可能吧。”一个妹子说道。随后看向苏扬,问道,“一卦多少钱?” 不过苏扬也是饶有兴致的看向几人,说道,“随缘给,如果不准的话,不必给钱了。” “那好吧,还是算姻缘。”绿衣女子大眼睛盯着苏扬,眨了眨,说道。 “你娶妻在二十六岁,妻子姓李,恩爱半生,六十岁你寿命尽。”苏扬顿了顿,目光中命数法则荡漾。 “二十六岁么,还行。”绿衣女子微微点头。 “行什么行,这该不会是个江湖骗子吧,一个女子怎么娶妻,你告诉我女的怎么娶,女的......”旁边一个大妈大嗓门喊了出来。 喊到最后,戛然而止,发现那群女子都是将视线转了过来,大妈脑海当中浮现出一个恐怖的词。 绿衣女子看向苏扬,说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要知道他不仅仅是女装,该有的都有了,而且伪音也达到了平常人根本认不出的境界。 “走吧走吧。”一个女子催促道。 一旁的众人都是看怪物一般的看向他们,这让得他们很是不舒服。 哎,果然,能够来古刹上香的,都是一些思想上的老顽固,不懂这种时尚。 “那明天我们再来哦,这是我本来打算抽卡的钱。”绿衣女子扔下五十块钱,离开了 苏扬看着绿衣女子的背影,轻叹了一声,“真是时代变了,让本座大开眼界。” 小白趴在石桌上,将嘴巴塞入茶杯里,小舌头极快的舔着里面的茶水。 “好喝么。”苏扬看向小白,说道。 “嗯嗯。”小白点了点头。 苏扬也搞不懂,为何一只老虎喜欢吃胡萝卜,喜欢喝茶,但是既然喜欢,又能赚钱的情况下,能买就买了。 接下来陆续的有着几人走了过来,但是也只是看了几眼,便离开了,苏扬只是静静的躺在木椅上,目光微合,神识如海翻涌而出,气息暗合宇宙韵律。 苏扬的神识落入到无尽的西路,那里,一座灵山若隐若现,苏扬将神识探入了进去。 “阿弥陀佛!” 一声庄重的佛号传出,如同暮鼓晨钟一般。 一个中年男子,盘坐在一片金色海洋的正中央,不垢不净,周身金莲闪烁,复又寂灭,身与道合。 “释迦?”苏扬了然,看向那男子问道。 那中年男子同时张开了双目,眼中有大悲苦,大慈悲,看向苏扬,“嗯,想不到千百年后,还有你这等强者存在。” 释迦只是留下了一缕元神,跨越无尽的时空,与本体仍然有着若有若无的联系。 佛海浩荡,他只是感受到了苏扬的深不可测,但是深不可测到哪里,又又何等威势,他并不知晓,也没有必要知道。 苏扬的神识化一道人影,与释迦遥遥相望。 “那千百年前的那些传闻都是真的了?”苏扬眉头一挑,感叹道。 释迦不答,只是闭目。 此刻,苦海金莲无边的翻腾,无尽的佛性向着苏扬涌了过来,佛音禅唱,或许只是无意之间的散发,但却是如同要将苏扬度化一般。 “别白费力气了。”苏扬摇头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走出了这里。 释迦,老子,神农,都是上古时期的人啊,拥有,并且真实的存在过,这让得苏扬来了点兴致,古神话中,谜底无数,在这个世界,也有着相应的解释了。 苏扬见过火星大雷音寺的道场,那里,衍生着十八层地狱,镇压着两尊巨妖,鳄祖是其中之一。 在藏地的老牧民,尚且传唱着佛祖镇压妖魔的往事。 例如后羿射日,在这个世界,是十位金乌族的强者,被大弈射下来九个。 比如老子西出函谷关,应当也是存在着的,在紫薇星留下了八景宫的道场,天宫,大雷音寺,无尽的传说,无尽的仙佛。 虽然有些不同,但是很多时候,都是互通的,只是神话传说中的仙,说到底也只是强大一点的人而已。 不过如果真的神话都存在的话,苏扬唯一想要见的人,还是吕纯阳。 得道年来八百秋,不曾飞剑取人头。 这是何等的气魄! 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这个世界,也不一定真的就存在这个人。 张开了双目,来来往往的人影,已经极为的稀少了。 “没人了么?”苏扬睁开双眼,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看着日影西落,快要走到尽头了,苏扬将石桌收了起来,顺着小路,走向家里。 “等着啊,给你做饭。”买好了菜之后,回到家里,把小家伙放在沙发上,自己走向了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