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海波东(求推荐票!)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四十章 海波东(求推荐票!)

小医仙的眼睛缓缓张开,空灵的大眼睛之中闪烁着虚弱的光芒。 “老师。”小医仙强笑了笑,说道。 “你先休息吧,明日再赶路不迟,正好,我先去城里逛逛,有事的话,就捏碎这个符篆,我会立刻赶回来。”苏扬笑了笑,说道。 轻轻的看了小医仙一眼,随后从门内走了出去。 “老师,是在这里帮我温养了一夜经脉么?”小医仙轻声问道。 实质上,她早就醒了,但是感觉到那股暖洋洋的斗气,是以没有睁开眼帘,当然,苏扬也并非没有察觉。 “好好休息吧。”苏扬脚步一顿,随后淡笑着走了出去。 小医仙的美眸之中闪过道道异彩,随后轻握了握拳头,感受着体内的灵脉彻底消失,而实力,也下降到了九段斗之气,不由得闪过了一抹沮丧。 不过来的快,去的更快,“作为老师的学生,我不能给他丢脸,不过找功法这种事,应该是老师的事吧,是吧?” 眼角划过了一抹狡黠的笑意,从怀中取出一卷古卷,复杂的看了一眼,便是伸到了一旁的还未燃尽的蜡烛之上。 火苗轻轻的蔓延到其上,发出呼呼的声音,古卷彻底的被点燃,上面一抹七彩光芒被火光淹没在了其中,甚至隐约还能看到其上有着毒经两个字。 ...... 走出客栈,苏扬轻轻打了个哈欠,“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小家伙,不过以后,大概可以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了吧。” 轻摇了摇头,“我苏扬的弟子,怎么可能像是普通人一样。” 走在街上,苏扬只是随意的逛着,实则来到这塔戈尔大沙漠,也不尽然是想要见见两个小家伙,绝大部分,是想要四处逛逛的心思吧。 “呦,没想到这里,还能够遇见这等高手。”苏扬眉头轻轻一挑,轻笑道,“我记得斗皇境界的高手在加码帝国之中也不常见吧。” 看了看头顶上的匾额,上面写着“古图”二字,脚步轻移,走了进去。 里面只有一个老者正在胡乱的画着什么,手中的笔被其轻轻的攥住,但是却是极为的稳健,笔下的字迹苍劲有力,写下了蛇人部落四个字。 蛇人部落,苏扬还是有些印象的,恐怕在加码帝国之内,无人不知这美杜莎女王吧。 以妖艳和绝强的实力,甚至在整个大陆都颇有名气。 虽然只是斗皇实力,但是即便是对上一些斗宗,也能够轻易的逃离,甚至是一战! 而且蛇人族的恐怖天赋,让他们在沙漠之中,如同死神一般,收割着人族的生命。 老者头发花白,甚至额头上也是沁出了几道皱纹,但是一双眼睛却是熠熠生辉。 “不知阁下是?”老者图画了很久,似乎才想起还有一个人在等候着自己,微微抬头。 但是对上苏扬的眸子,老者心中猛然一颤。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恍若有着沧海桑田般的演变,恍若其中蕴藏着掌控天地的无上威能! 时间流转,恍若有着至强的大道蕴藏其中。 苏扬缓缓的收回了法则,眼中又是化为了一潭深渊,幽不见底,看向老者淡笑道,“海波东?斗皇强者?” 海波东心中巨震,他不知道面前之人是怎样知道他的名字的,他在这里,已经隐居了数十年,这人竟然仍然能够一口道破他的底细。 “不知你是?”海波东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身上的封印,我能解。”苏扬淡笑道。 “你......”海波东目光转为惊骇,但是同时周身气势猛然爆发出来,“你到底是谁!” 气势震的周围的桌椅猎猎作响,甚至有些更是直接爆裂开来,但是苏扬就如同风雨之中的一座石山一般,岿然不动。 “我说了,我是谁不重要。”苏扬淡淡的说道,“收起你的气势吧,即便是全盛时期的你,也丝毫不是我的对手,翻掌,便可镇压。” 海波东目光瞪大,看着苏扬的眼神,平淡的如同一汪死水,但是,却不容置疑! 随即又是泄气开来,是啊,现在的他,哪怕是一个斗王,他都只有抵抗,或是逃离的份,知道太多,也没有用处。 “前辈。”海波东拱了拱手说道。 苏扬轻轻的点了点头,笑道,“你一定好奇,我帮你的目的吧。” 海波东点头,说道,“我知道斗气大陆之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所有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利益,不知前辈想要什么,只要能够恢复实力,我海波东有的,定然不会推辞!” “我想要一张残图。”苏扬淡淡的说道。“还有一张整个塔戈尔沙漠的地图,或者说,是异火的方位。” “你,你知道异火?你到底是......” 海波东心中忍住骂娘的冲动,却仍然想问一句,这到底是什么人! 为何他的每一步的动作,都被他看的一清二楚,他怎么知道自己知道异火方位的,他怎么知道我费了巨大力气搞到一张残图的! 但是海波东没有半点办法,点了点头,略有些颓然的说道,“好吧,这些都是身外之物,前辈想要,尽管拿去。” 说罢,便向着一边的废稿之上走去,手掌之上,略微颤抖。 抓起那一打废弃的地图,轻轻抖落,一张被撕裂开的残图,便出现在了桌子上。 海波东将之拿给苏扬,说道,“这就是那张地图,前辈可以看看,是不是您想要的,那异火的位置,我也不确定,但是我可以指引给前辈。” “大概两年后,会有一个少年过来,你到时候,交给他便好。”苏扬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海波东微微一顿,被苏扬看着,海波东有些头皮发麻的感觉。 “那个,前辈,您确定是两年后,不是两天后?”海波东紧着头皮说道。 “你负责去做就行了。”苏扬轻瞥了海波东一眼,淡淡的说道。 “啊,是是是,是老头子多嘴了,不知前辈什么时候可以帮我解开封印?可否需要准备什么?”海波东小心翼翼的说道。 此刻,他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苏扬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