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纳兰嫣然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四章 纳兰嫣然

第二日清晨,当烈日重新笼罩在乌坦城之上,一片酷热感从每个人身上滑过。 但是众人却是站在萧家门口,在等候着什么,除了萧战,余下的几位长老,执事,整个萧家的高层,恐怕都在这里了。 两道人影从外面走来,三位长老急忙迎了上去,斗气大陆,实力为尊,但是强大的势力,背景,也不能有丝毫的小觑。 云岚宗,便是列在了整个萧家都惹不起的行列之内。 “家主已经等候多时了,两位里面请。”大长老微微一礼,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说道。 “嗯。” 纳兰嫣然轻轻的点了点头,跟随着几位长老向着萧家内堂之中走去。 在堂内,只有苏扬一个人高坐在主位上,看到纳兰嫣然前来,苏扬淡淡的笑道,“原来是纳兰家的纳兰丫头啊,这么多年过去,倒是越来越漂亮了。” 纳兰嫣然甜甜一笑,说道,“多谢萧叔叔夸奖,萧叔叔也是风采依旧啊。” 苏扬看起来也就只有三十岁左右而已,甚至更年轻,脸庞刚毅,不怒而威,这是气运之力模拟出来的萧战面貌,定格在十年前。 “嗯,你老师已经寄了书信给我,要不然,我还真认不出来,当年你和炎儿指腹为婚的之后,就因为种种原因,相距较远,也未曾如何接触过,不知纳兰老爷子现在身体可还好?”苏扬轻笑了笑,说道。 提到指腹为婚,敏锐的能够察觉到纳兰嫣然的眼角微微一沉,苏扬嘴角泛起一抹笑意,轻轻的端起一旁的茶杯,放在嘴边,轻饮了一口。 “多谢萧叔叔关心,爷爷身体依旧颇为硬朗。”纳兰嫣然强笑了笑,说道。 在下方,手指不动声色的触碰了一下身边的葛叶一下,葛叶会意,站了起来,向着苏扬拱了拱手,说道,“此次我们前来,是有一事相求,希望萧家主能够应允。” 在一旁坐着的三位长老都是眉头齐齐一皱,眼角狠狠的抽了抽,不过看向主位上一脸风轻云淡的萧战,他们的面上也是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说来听听。”苏扬看向葛叶,笑着说道。 在此刻,一道人影从门外缓缓的走了进来,苏扬笑了笑,说道,“炎儿来了啊,坐吧。” 萧炎点了点头,看了看一旁的位置,环视一圈,坐在了一个女孩的身边。 葛叶看着萧炎的身影走了进来,也是神色一动,随后手中取出一个精致的玉匣子,玉匣子甫一出现,便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异香,一旁的几位长老极为惊讶的望着那玉匣子。 直到一枚龙眼大小的丹药从其中被取了出来,顿时异香遍布了整间屋子,二长老到了此刻,方才震惊的说道,“这是聚气散?” “不错,这正是出自丹王古河之手的聚气散,其功用,想必不用我多说了吧。”葛叶有些得意的说道。 能够令停留在斗之气九段的强者,凝练斗之气旋,晋升为斗者,成功率,百分之百!而且是丹王古河的手笔,其价值更是连城! 看了一眼苏扬的表情,葛叶有些愣神,只见苏扬依旧是面色平淡的看着他,眼神之中,依旧是带着波澜不惊的笑意,丝毫没有什么惊艳的神色。 “不对呀。”葛叶有些嘀咕道,“难道他不了解聚气散?还是说不知道它的价值。” “直接说事吧。”苏扬淡淡的笑道。 这等品级的丹药虽然能够令斗之气级别的强者晋级到斗者,但是在苏扬眼里,和路边的土块没什么区别。 葛叶定了定神,说道,“是这样的,我们宗门之中有意将纳兰嫣然作为宗主接班人来培养,而一些凡尘俗事,却是阻碍了她的修行,我们听闻,萧家与之有一门亲事......当然,这也是宗门的意思。” 苏扬神色一顿,葛叶的意思已经是极为明显了,他将头看向一旁的纳兰嫣然,眉头一挑,“纳兰侄女也是这个意思么?” 纳兰嫣然的嘴唇轻抿,脸色泛起一抹苍白。 但是还是略有些坚持的说道,“我想掌控我自己的亲事,我的命运,想要自己做主。” 苏扬轻摇了摇头,向着椅子后背缓缓躺下,轻笑道,“哎,叛逆的小丫头啊。” “葛长老,你把丹药收回去吧,今日的事,我不会答应的。” 一道声音传了出来,萧炎的身影豁然站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葛叶。 一旁的诸多长老都是沉默着,如果在平常,他们定然会跳起来,呵斥萧炎,不过现在,皆是畏惧的看了上方正在闭目养神的苏扬一眼,沉默不语。 葛叶也是看了萧炎一眼,萧炎直接走了过来,看向纳兰嫣然,说道,“不知你此次前来,纳兰老爷子是否知晓?” 纳兰嫣然紧紧的攥着衣角,随后扬起头颅,说道,“这是我的事,与我祖父无关。” 萧炎心中闪过了一抹怒火,没想到自己指腹为婚的未婚妻,会擅自的前来退婚,让整个萧家面上无光。 强忍着怒意,说道,“既然老爷子没有开口,那么,我父亲也不会同意你的要求,这婚事是两家老爷子当年所订下,他们不开口,这婚事便依旧有效。” 纳兰嫣然皱了皱眉头,说道,“你到底怎样才可以退婚,我可以再给你数枚聚气散,或者你想要学习斗技,我也可以推荐你到云岚宗之中。” 看了一眼身边的葛叶长老,纳兰嫣然似乎恢复了底气,说道,“我奉劝你一句,这是我宗门长辈许可了的,我并非是想拿宗门来压你,但是我劝你还是要认清情况,我是云岚宗的下任宗主继承人之一,而你,只是一个停留在斗之气三重三年的废物。” 萧炎气极反笑的说道,“好好,今日,你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我萧炎,只是一个废物,不过我当年十二岁,便达到了斗者层次,而你那个时候,停留在什么境界?” “看在纳兰老爷子的面上,我奉劝你几句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好,好一句莫欺少年穷,不错!”苏扬眼角略泛起一抹波动,淡淡的笑道。

下一篇   第五章 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