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重伤!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三百九十五章重伤!

苏扬将这些念头都甩了出去,总之吧,星空域内,比他强大的存在,多了去了,甚至,苏扬都在想,如果是真的有一个人能够一根指头碾死自己,那该有多么强大。 “果然,太弱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啊。”苏扬看着天空,负着双手,感叹道。“大帝一个名字压塌万古,一生无敌,哪个敢称无敌,哪个敢言不败!恒宇大帝,留下传说无数,狠人大帝才情震烁万古,一个狠字贯通古今,无始大帝,一生无敌,镇压无数载岁月,皆是上古无敌之人,从头无敌到尾,万古无敌寂寞,一生不败,乱古大帝......” 这个就不提了...... 众人都是一阵的无语,太弱?? 即便是太古的祖王大圣出来,估计都不够你一个人打的。 但是苏扬这样的人都喊着太弱,他们都有种想要自尽的冲动,尤其是赤龙老道。 涂天看向苏扬,也是感慨,说道,“那前辈我们就不远送了。” 苏扬微微点头,看向几人,说道,“如果真的有凶险的话,就捏碎符篆,我会横渡虚空过来。” 说着,将一道符篆递给了姜神王,姜神王目光凝重,重重的点头,众人都是一阵的心中悲叹,如果是符篆真的碎了的话,应当就是人族生死存亡的时候了。 将这道符篆,称之为人族最大的希望也不为过。 “前辈,您的实力,究竟达到了什么地步?”姜神王问道,目光坚定,他想以苏扬为目标。 苏扬眉头一挑,这算是收获了小迷弟一枚? “你能想象到什么地步?”苏扬看向姜神王,笑着问道。 “仙!”姜神王目光凝重,重重的说道! 即便是现在说苏扬是仙,他都信,虽然是有些过了,苏扬的实力,在他想来,最多也就是准帝而已,但是崇拜这个东西,是会降智的。 “果然啊,和我一样,都是太弱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啊。”苏扬感慨,说道。 仙,苏扬早在无数万年前,便是达到了,现在的境界,苏扬也不知道达到什么地步,但是整个星宇之内,无尽大世界,苏扬一掌能够将之崩塌! 苏扬带着几人走了,只留下了石化般的众人。 一处虚空秘境当中,一个道门闪烁,几道身影走了出来,此刻,不远处的庞博露出喜色,随后步履蹒跚的走了过来,但是还没有到了这里,便是彻底的晕倒在地。 “前辈,我达到化龙境界了。” 这是庞博跌倒之前的最后一句话。 苏扬轻叹了一声,将之拽了起来,也是一个敢于打拼的年轻人啊。 但是好死不死的,闯了圣贤的道场。 虽然已经坐化了无数载岁月,但是其布下的杀阵,足够让庞博粉身碎骨,即便是这样,庞博也没有触发符篆,直到,他彻底达到化龙境界。 “这里的禁制太多了,不知道是什么级别强者的道场。”叶凡看向周围的虚空,这明显是一处古老的圣贤开辟而出的小世界嘛。 中间有一尊枯骨,虽然肌骨如玉,但是显然,已经坐化了无数载岁月。 三年时间,庞博到底经历了什么,此刻的庞博,浑身鲜血淋漓,背后还插着一根羽箭。 几乎是透体而过,鲜血已经乌黑,显然是不知道多长时间了。 “父亲。”叶凡看向苏扬。 苏扬轻轻点头,说道,“我会救他的。” 随后探手一挥,一道气息向着庞博的体内没入了进去,带着五色的流光。 果然,仙灵之气进入了庞博的体内之后,让得庞博苍白的脸色,闪烁着红润。 叶凡方才松了一口气,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 这里是一位古圣贤的道场,里面的各种禁制无数,甚至还有着帝阵的一角,这是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也只能说明墓府主人的身份不凡了。 叶凡再看向庞博的时候,庞博身体内的箭矢已经是被苏扬拔了出去,掉落在地上,一抹血光迸射而出。 不断的向着其体内输送灵气,庞博体内的一股气息,也在缓慢的复苏着。 苏扬眉头微皱,说道,“庞博的来历也极为的不凡啊,这种血脉之力,应当算是不错的了。” 叶凡显然没有料到苏扬会这么说,“庞博体内有着什么血脉么?” “是啊,有着一种血脉,应当是大帝的血脉之力?”苏扬笑道。“总是对于其没有害处就是了。” 叶凡放下心来,有着苏扬出手,那么定然是能够万无一失。 苏扬也没有多言,既然是想要带庞博离开,也自然是不能够看着其死在了这里。 庞博的目光微微动了一下,似乎有着什么要说一般。 “母亲,我达到化龙境界了,我终于可以再次的见到你们了。” “叔说我达到化龙境界就能回家,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 “我卡在了四极巅峰,这应该就是我的瓶颈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决定闯一下老圣贤留下来的九关,即便是死了,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周遭的石壁似乎有着古怪,将庞博曾经说过的话,全部记录了下来,这个时候放出来,瑶池圣女和叶凡也不仅是感慨连连。 是啊,好久没有回家了啊,已经忘记了忘记了很多,母亲的样子,却是牢牢的刻在了叶凡的脑海当中,即便是岁月再过去,也不会将之磨灭。 很快,庞博便是彻底的放松了下来,面色也转变为平静,但是却仍然没有醒来,据苏扬所说,是正在觉醒血脉之力。 只不过伤势已经好了,即便是再觉醒什么血脉,也没有必要再多等了,苏扬袖口一挥,将庞博收了进去,随后向着身后的两人说道,“走吧。” 是啊,好久没有回家了啊,已经忘记了忘记了很多,母亲的样子,却是牢牢的刻在了叶凡的脑海当中,即便是岁月再过去,也不会将之磨灭。 很快,庞博便是彻底的放松了下来,面色也转变为平静,但是却仍然没有醒来,据苏扬所说,是正在觉醒血脉之力。 只不过伤势已经好了,即便是再觉醒什么血脉,也没有必要再多等了,苏扬袖口一挥,将庞博收了进去,随后向着身后的两人说道,“走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