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筑基!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三百六十三章 筑基!

“不可思议,竟然真的有人能够直面天威!”一道声音传来,不禁感叹的说道。 不仅仅是直面天威,还将之彻底的磨灭了,需要何等的实力! “是啊,此等实力,无愧于当年敢于直面东荒无数雄主!” “应该是整个东荒,最被低估的一个人了吧。” 大荒无垠,但是能够超越绝代神王那种境界的,整个东荒,也就仅仅是那么的一小撮而已,甚至皆是隐于无边荒古,根本不是能够轻易见到的。 但是苏扬,不仅仅是超越了绝代神王的境界,而且远远的高出了不知多少! 对于嘈杂议论,苏扬充耳不闻,但是此刻,一道神秘的光芒,向着苏扬激射而来。 苏扬微微抬手,将之抓在了手中。 “天意传讯?” 苏扬微微挑眉,感觉到有些荒谬,天地的意志,给自己传讯! 天地的讯息,被苏扬捕捉到,而其中的意思无疑,就是圣体为天地所不容,希望自己不要插手。 后面皆是一些威胁的意味了,不过对于苏扬来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 可苏扬虽然不惧,但是毕竟叶凡还要在这个世界生存,若是加之于叶凡,这么早和天地意志对上,还是有些不明智的。 “不过,以为这样,就能够让我罢手么。”苏扬淡漠的说道。 在其他人眼中,一道五彩的流光,没入到了苏扬的手中,之后,苏扬便是陷入了一阵的沉默,似乎是有什么忌惮一般。 苏扬静静的坐在院子里,此刻,李若愚和赤龙老道两人皆是飞的远远的,苏扬周身的气势,太过于强大了。 如果赤龙老道说,苏扬能够开口间,整个宇宙都会震颤,匍匐,李若愚都会相信。 那种力量,那种气势,只有在其显露出来的一刻,众人方才能够感受的到。 如果说这世上有万劫不灭,无所不能的仙的存在,那么苏扬,无疑就是这种! 超越古之大帝,达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苏扬神色淡然,静静地看着整座天地。 “快看,那是什么!” 随着声音,众人的灵觉纷纷的探了出去。 天地之间无数的至理交织而出,如同先天地而生的脉络,上面刻有无穷玄奥的天地大道。 一尊古朴的太极图自天地之间缓缓的蔓延而出。 无穷大,也无穷小。 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似整个天地的相,刻画在了一张有形的图卷之上,那,就是整座天地! 古朴的太极道图微微的旋转,如同天地大道横亘于眼前,妙不可言。 但是,所有人都在先天纹路道图之上,读出了滔天的杀机! 一缕缕气机牵引,一道道脉络蔓延而出,古朴的太极图卷像是从无边的太古星空,羽化而来。 “这是天地断路?圣体难成,果然,每一个大成圣体的路,都不是那么好走的。” “先天道图已经落下,数万年来,天地大变,自荒古之后,整座天地似乎都对圣体,充满着无穷的杀机。” 众人不敢再想下去,圣体的四极秘境竟然都如此艰难,这就是一座门槛么,越过了门槛,便是天高任鸟飞,不过,众人对于叶凡,没有丝毫的信心。 天地阻路,整个世界,都在与之为难。 谁能帮他? 道图静静的旋转着,阴阳两鱼如同亘古的太阴与太阳之力,跨越万古而来,仿佛要碾碎叶凡! “还好只是要断了叶凡的道基,没有要伤其性命,不然的话,还真是难以阻挡!”赤龙老道轻叹了一声,说道。 损伤道基,只要留下性命,还算好说。 但是如果命没了,就真的,什么就没了! 不过却也有着隐忧,即便是留下了性命,但是,这是天地断路啊,大道阻拦,想要恢复根基,恐怕是难如登天! 苏扬目光静静的看着那先天的道图。 那古朴的图卷交织出来无数的天地纹路,向着叶凡镇压过来。 气机牢牢的将叶凡锁定住,叶凡奋力的挣扎着,不过依然是动弹不得。 苏扬静静的捏着一旁的茶杯,看着先天的图卷,说道,“既然我不能出手,那么可没说外力不行。” 随后手中缓缓的浮现出一尊通体金黄的法器,如果仔细看的话,是个院落的轮廓,没有人会将院落祭成法器,苏扬也只是恰逢其会。 就在众人尽皆是目光震撼的看着道图的时候。 天地之间一声龙吟传出,震天彻底,无穷的神辉泼洒,金色的龙躯向着先天道图之上猛然砸去。 道图震颤了一瞬,但是落下的速度陡然加快,向着叶凡猛然镇压了过去。 金龙解体,化为无尽的金色光芒,向着道图之上笼罩了过去。 “这是什么?” “真的是神龙么?” “这种太古物种,竟然真的存在于天地之间?” 很快,一股奇异的香气传出,金色的光芒荡漾出来,先天道图被磨灭了一部分,变得黯淡了许多,也在空中滞留着。 “这是,神药?” 众人终于明了了,这是什么东西,竟然是一株不死神药! 不死神药是什么概念,那是古之大帝方才能够具有的东西! 其中有着无穷的神力,一位古之大帝,几乎能够借助不死神药,斩出自己的第二世! 每一位大帝,都会培养一株不死神药,来作为自己的根本。 但是就是这样的一尊不死神药,竟然被这样的浪费了。 不,不能说浪费,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但是却让得道图磨灭了一部分。 不得不说,此法可行,但是需要消耗的神药,并不会少了。 苏扬目光静静的看着面前的道图纹路,此刻,因为神药的消耗而微微震颤。 “又加强了一丝。”苏扬的嘴角闪过了一丝嘲弄。 “也罢,我就陪你玩玩。”苏扬冷哼了一声。 随后又是一株藤蔓瞬间冲出,只留下了一小截,如同一条乙木青龙一般,向着天地之间的道纹脉络之上扶摇而上。 天地阻路,大道难通,虽然自己不能出手,我也要以万千不死神药,筑你无上道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