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狠人!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三百四十九章 狠人!

涂天看向苏扬的目光越发的感到有些神秘的雾,笼罩在苏扬的身上。 就是这层雾,隔绝了苏扬的凡人与仙的界限,让人看不清,辨不明。 “此地崇山峻岭,正适合修行,若是处于烟花繁华,恐是误了。”苏扬声音平淡的说道。 推脱么,涂天不傻,苏扬明显是不想前往,不过苏扬能够前往他那里修行也算是一个烫手的山芋,也并非他的本意,这也只能算是客套话。 “我在阁下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应当是一件极道帝兵?”苏扬眉头微蹙,说道。 “对,没错,整个北域都知道,我身上有着半个极道武器。”涂天笑道。 极道帝兵,能够镇压一个传承数万载岁月,诸多圣地之中,有些曾出过大帝的地方,都没有极道武器存在,毕竟材料太过难寻。 那是可以让一个圣地彻底的绵延传承下去的支柱,而这出现在大寇身上,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不过这也是涂天的机缘。 涂天手中取出一个漆黑的陶罐来,陶罐上方刻有金色的道纹,递给苏扬。 苏扬将之拿在手中,入手温凉,其中有着令人心悸的强大气息散发出来。 不过对于苏扬来说,也只是有些感慨而已。 这陶罐,苏扬虽然没见过,但是其中的气息,倒是颇为的熟悉,堪称是再熟悉不过了。 自从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之中的时候,便是能够感受到一股毁天灭地的威压,那道强横的气息,便是和面前的气息相差无几。 神秘的纹路,古朴的陶罐,一切似乎都是有些不寻常。 “可惜啊,只有一半。”苏扬感叹道。 “是,这上古吞天魔罐,我也只得到了一半而已,据说那上半部分的盖子,才是最厉害,最为精华的存在。”涂天也是感叹道。 “传闻大帝修有不灭天功,能够存活多世,这吞天魔罐的盖子,传闻便是那大帝第一世的头盖骨所炼制而成,不知真伪,但是绝对是有些依据的。”大黑狗也是前来插话,似乎知道一些隐秘。 苏扬沉默了片刻,探手抵在了吞天魔罐的罐身上,时间法则涌动,不断的有着强大神秘的气息向着其中涌出。 前尘种种,皆是如同走马观花一般的片段,在苏扬的眼中浮现出来,虽然仅仅是一个罐子,但是却记载了这片大地上的无数万载春秋鼎盛。 在最深处,苏扬看到了一道人影,人影身与道合,让人看不真切面容。 不过在苏扬的眼中,仍然是极为的清晰,人影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眉头微蹙,抬手间挥出一道漆黑的能量。 闪烁着让人心悸的光芒,刹那间时间崩陨,长河崩塌,画面在一瞬间戛然而止了。 吞天魔罐之上闪烁着令人心悸的波动,瞬间飞天,向着苏扬陡然罩了下来。 一瞬间的变化,让得所有人都是有些措手不及。 魔罐之上乌黑的光芒闪动,一股极致的帝威,像是普天之下的绝代帝主,俯瞰世间万事万物,一缕气机,压制的所有人都是动弹不得。 涂天更是面色大骇,他感觉自己已经掌控不了吞天魔罐了,似乎有着一位强大的存在,瞬间夺去了魔罐的控制权,将他的神识,压缩到了无限小的地步。 李若愚面色淡然,不过从其凝重的脸庞看出来,并不平静,这是帝威,几乎是相当一位古之大帝亲临了! 涂天是断然没有这个本事能够彻底催动吞天魔罐的! 是什么存在? 至于一旁的小家伙们,皆是一脸骇然的看向突然罩下来的吞天魔罐,一个漆黑的大洞,似乎是吞天噬地的绝世旋涡,漆黑,冰冷的黑洞,让得所有人都是面色一变。 黑色的旋涡似乎只是刚刚成型,还在继续的变大,半径在不断的扩张着,似乎有着吞天噬地之威。 帝威还在不断的加重,似乎有着一位滔天神祗,将要从其中走出,每增多一瞬,帝威便加重了一分,而上方的旋涡,也在不断的释放出毁天灭地的气息。 虚空塌陷,万里虚无,整个云泽州,恍若都是一片末日之感,乌黑的云朵,笼罩了整座高空,瞬间,天地昏暗。 冰冷的气机,让得他们遍体生寒。 “大帝果然好才情,好造化。”苏扬感叹道,随后探手一挥,威压尽散。 一股轻柔的仙灵之气,向着上方抓去。 本应是大放异彩的魔罐,就那么平淡的被苏扬抓在了手中,甚至连挣扎都没有,就那么的被苏扬握在了手里,乌黑散去,光明又是斜射而下。 几人方才松了一口气,刚刚那道极致的帝威,让得几人大气都不敢喘。 能够全力催动帝器的,几乎是准帝一级别的人物了。 苏扬又是观摩了片刻,便将吞天魔罐递给了涂天。 完好无损,但是涂天却是迟迟未敢接,恐是有什么大变化。 “放心,刚刚我只是引动了一丝气机,现在已经彻底的消散了。”苏扬淡淡的笑道。 涂天方才松了一口气,目光凝重的说道,“先生,刚刚是谁在催动那陶罐?” 苏扬略微沉吟,说道,“你听说过三世诸佛么。” 涂天点了点头,“三世佛我倒是没听说过,佛是指的西漠的那群和尚?” 叶凡和庞博神色一动,皆是支起耳朵听着,毕竟三世佛,苏扬所说的,应当是地球上的佛族。 “或许吧,在三世诸佛当中,有过去佛,未来佛,和现在佛。” “现在佛主修己身,也就是所谓的道我,未来佛修因果大道,也有透过无尽时空的未来大道之中的自己,被刻录在大道之上,今生将之借用,借用上未来的大道。” “过去佛亦是如此,主修逝我,逝去的我,在大道之上斑驳,收录无穷愿力在天地之间,万千世界,无尽轮回,天地之间无尽的逝去的我,将希望寄托于来世,来世,便是今生啊。” “逝去的大帝,可以在今生呈现出来,这便是无穷微妙的道,无穷无尽,绵延不绝,当为天地自然至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