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贼人!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三百三十六章 贼人!

苏扬微微点头,这倒是有些宿命的感觉了,不过宿命一说,大都是危言耸听,但是却是确确实实的存在着的。 很难想象,实力滔天的源天师,在晚年会遭到一种难以想象的厄运。 “传闻初祖之时,在晚年,狂风大作,血色的狂风,几乎是将整个村庄蒙上了一层阴影,敲打的窗子隆隆作响,传闻那晚,源天师的手臂上,长满了赤红色的毛发,再之后,狂风停了,看到这一幕的青年,便是昏了过去,经过数日,方才救治过来。” 提到这一段往事,即便是张五爷都有些心有余悸的感觉,张家的初祖,无故失踪,晚年不详。 而在接下来的几代源天师之后,终于是有人前往紫山当中,寻找克制晚年不详之法,但是源天神术随着那位源天师的陨落,彻底的消失在了紫山当中,从那之后,每一代的源天师,几乎是断了传承。 源天师,仿佛每一代都是各大势力的座上宾,但是即便是如此,没有一人能够克制。 可想而知。 苏扬倒是听的津津有味,自从将宿命法则修炼到巅峰之后,苏扬确实相信这世间有宿命存在,也会有着百世的纠葛之类,但是宿命想要摆脱,难! “若是现在凡儿修习了源天神术,晚年的话,应当也会为宿命所困吧。”苏扬微微皱眉,沉吟了一下,没有多说什么,叶凡的成就不可限量,几乎可以达到天人的壁障,达到域内的最巅峰,如果这样的话,还不能抵抗住宿命,那么自己再出手不迟。 苏扬眼中一片宁静,看向一旁,说道,“有人来了?” 张五爷脸色一变,这个时候,谁能过来? 一队人马,从外面奔腾而至,为首之人一身花豹皮制成的衣衫,目光如同鹰隼,寒气逼人。 “张老头,你们准备好了源么,我们也是讲道义的人,已经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了,以你的能力,只要给我们十斤源,我便放过你们村寨。”为首之人说道。 张五爷也是传承了一些寻龙走穴之术,但却只是粗浅之法,不过寻源,还是蛮轻松的。 身边的众人哈哈大笑,根本没有将张五爷放在眼里。 张五爷面露苦涩,说道,“早早的就准备好了,王枢,将源拿出来。” 王枢点了点头,略有些仇视的看向了那为首之人一眼,随后低下了头颅,将一个袋子递了过去,说道,“这里是十斤源。” 那名中年人饶有兴致的看了王枢一眼,笑着说道,“你抬起头来。” 王枢缓缓的将头抬起。 那名中年人手中的马鞭重重的抽在了王枢的脸上,目光阴沉的说道,“你这是什么眼神?你算是什么东西!不过你姐姐的滋味,还真是让人销魂,听闻,你还有个妹妹?” 那名中年人口中污言秽语,让得王枢的手掌紧紧的攥了起来。 但是没有实力,只能隐忍。 一旁的张五爷连忙将王枢拽了回来,陪笑道,“这个,小孩子不懂事,您别跟他一起计较。” “你是听不懂我说的话么,我说,要他把妹妹交出来!”中年人横了张五爷一眼,声音阴冷的说道。 “是啊,把你妹妹也交出来吧,兄弟们已经很久没碰过女人了,哈哈哈。”身后的众人也是大笑了起来,说道。 王枢的浑身都在颤抖,禽兽!这帮流寇,已经是没有了人性。 随后转身,重重的跪在了苏扬的面前,脸上被鞭子抽出的痕迹,还在大滴大滴的滴落着鲜血。 “前辈,我知道您是神仙一流的人物,求前辈出手,将之击杀,王枢今生愿为前辈做牛做马,来报答前辈。”王枢双眼赤红,说道。 如果不是被逼急了,谁又能够想到,王枢竟然要众人死! 先是姐姐,后是妹妹,已经是触碰到了王枢的底线了,如果不是没有实力,恐怕早就将众人击杀了。 苏扬轻叹了一声,说道,“起来吧。” 这等闲事,苏扬本来没有必要多管的,但是这个淳朴的村落,已经是经历了太多,从当年初祖张林,声名赫赫,甚至有瑶池仙境的圣女倾心,但是现在,却是被流寇所欺凌。 “多谢前辈。”王枢重重的磕了个头,然后俯身没有起来,只是静静的等待着苏扬的动作。 苏扬也没有在意,看向了一群流寇。 一群在这里的村民,也是将目光望向了苏扬,眼中透露着希冀的光芒,这位,便是叶姓小哥的父亲,那他的实力,一定在叶小哥之上了? “呦呵,看来他们将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了,不知道你有何神通啊?”那名流匪不屑的一笑,说道。 这村子内,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个生面孔,不过哪怕是生面孔,他们也不惧,做了这么多年流匪了,从穿着和气质,就能够看到那些人该惹,哪些人不该惹! 苏扬和李若愚两人,都是看起来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普通人。 李若愚贴进自然大道,与万事万物相合,看起来倒是有些返璞归真之感了。 至于苏扬,更是,周身没有一丝一毫的气势泄露,几乎就像是一个普通人,甚至,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连普通人都不如。 “你该死。”苏扬淡淡的说道。 “哎呀,这天下,诅咒我们死的人多了,但是大多数啊,都是他们自己先入土,你知道这是为什么么,他们没有实力,没有......啊!” 苏扬抽出手掌,没有跟其废话,瞬间打在了那中年人的脸上,血迹斑驳,几乎是将其一边脸抽的血肉模糊。 苏扬收回手掌,看向那人,轻声说道,“将他们的一只手臂斩下来,把他们攒一块扔到太初古矿里,为首的留下。” 李若愚微微点头,随后闪电般出手,只听一阵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几乎是没有丝毫的停顿。 最后,声音消失,众人连同马匹,皆是被收了起来,地上,只剩下一条条的手臂,在泊泊的冒着血液,为首的那位中年人,已经浑身颤抖的看着李若愚,“你是鬼魅!” 只是一群贼人而已,不值得苏扬出手,到了这个年岁,看所有身外的事物,都颇为的淡漠,因为见了太多,心境已经趋于圆满,但是最基本的善恶之分,还是有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