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源术!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三百三十四章源术!

毕竟哪怕是对于一个体系再熟悉,也不能够忽略一位大帝的感悟! 哪怕大帝,仍然在规则之内,但是却已经是隐隐超出了规则,可以掌控己身。 直到苏扬翻看到最后一页,叶凡方才气喘吁吁的走了过来,而一众太古生物,皆是被一道透明的光罩所挡住,想必是叶凡利用了这里的规则。 苏扬不动声色的将手中的古经,送还到原处,叶凡虽然微微疑惑,但是也没有往这里想。 “上面摆放着的,是无始经,不过以现在的你,还很难拿到,你观摩一下吧,我看看周围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没有。”苏扬淡淡的笑道。 叶凡微微点头,无始经么,他刚刚也看到了,不过已经有了玄雷古经,对于古经,并不是那么需要了,但是毕竟是一位大帝,对于天地大道自然的感悟,也值得叶凡出手。 不过显然是有着禁制,当前的话,拿不走! 最后,苏扬向着外面走去,叶凡则是继续留在这里寻找着宝物,张五爷交给他的盒子里,装着石衣。 那是初代源天师创造的,源,外层会有石皮包裹,这石衣,取自神源之外的老皮,具有万法不侵的功效,虽然有些夸大,但是确确实实有着作用。 叶凡隔了几个时辰,也是走了出来。 “得到了什么?”苏扬坐在外面的山洞中,李若愚则是站在一旁。 “收获颇丰。”叶凡笑道,“有张五爷的祖上初代源天师留下的源天书,也有一道秘法。” “不错。”苏扬微微点头,“秘法,九秘么?” “嗯。”叶凡点了点头,没什么好隐瞒的。 李若愚微微一怔,九秘,这已经是极为高深的秘法了,只是不知道叶凡参悟了多少。 “两天之内,得到了两种九秘之一,还真是得天独厚啊。”苏扬大笑道。 叶凡摸了摸鼻子,道,“这是姜神王姜太虚传授给我的,我也答应了他要将之解救出来,不过看起来他老人家好像是撑不了多久了,我也要尽快了。” 叶凡微微怅然,姜神王英明一世,不想晚年,却是在这里将要陨落,紫山当中尸骨盈野,他还看到了初代源天师和当年的瑶池圣女,皆是陨落在了其中。 姜神王自然也没能幸免,被困在了紫山之中,紫山多凶险,其中的太古生物,也是让人不寒而栗。 “需要我出手么。”苏扬笑着问道。 “不用了,我想,只要将这个消息散布出去,姜家自然会知道,而后前来救援。”叶凡说道。 苏扬微微点头,神王境界,对于一个圣地来说,还是极为重要的。 随后苏扬眉头一皱,看向一处虚空中,手掌之中浮现出一道陨铁,瞬间成型,烧制成一根锁链,向着一处隐蔽之地锁去。 虚空被封锁,锁链瞬间缠绕而上。 “嗷!” 一个声音传了出来,让得两人的面色都是有些古怪。 以两人的实力,都没有发觉,这生物,绝对是恐怖异常! 但是,当看到的时候,两人傻眼了,这有牛犊子大小的黑狗,便是那妖物? “你竟然敢囚禁本皇,本皇......”黑狗看到苏扬的时候,颇有些叫嚣,但是被苏扬随手一巴掌打到地上,几乎是将之肋骨砸断。 “哎呦,我的老骨头。” 黑狗咳了两声,说道,但是语气已经并不像是当初那么强硬了,铜铃大小的目光看向苏扬,闪烁着惊恐。 这人的实力,太可怕了,竟然将他的道纹瞬间堪破。 但是最悲催的,还是苏扬手里的精钢锁链。 它真的想告诉苏扬,它不是一般的狗! 但是锁链却是结结实实的绑在了它的脖子上,几乎是任由苏扬摆布了。 “这蠢狗还是有些用处的,不如今晚吃狗肉吧。”苏扬淡淡的说道。 “不,不不不,我会刻道纹,我会秘术,我会......” 黑狗几乎是瞬间跳了起来,直到说的嗓子发干,方才停下,只见除了苏扬,其他两人都是神色怪异的看向自己。 苏扬笑了笑,说道,“通灵的黑狗?” 李若愚也是笑道,“这大抵上和无始大帝有些关联,还是先留下它吧。” “是啊是啊,我的肉不好吃。”黑狗也是忙不迭的说道。 叶凡倒是有些忍俊不禁,长长的锁链,几乎是将黑狗牢牢的扣住,叶凡很不解的是,在当年看到的大妖魔,在彼岸境界,便是能够化形,这黑狗既然能够口吐人言,为何还没有化形? 根据黑狗所说,倒是显得有些奇特了。 苏扬将锁链收回,黑狗终于松了一口气,说道,“多谢前辈。” 苏扬淡淡的笑了笑,“有用就好,不然的话,今晚要加餐了。” 黑狗忙不迭的点头,说着好话,给它十个胆子,也不敢招惹苏扬,刚刚的那一瞬间感受到的气息,几乎是相当于无始那个境界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但是小心无大错。 至少,现在的它,对上苏扬,只能是被炖成一锅。 随后三人回到村寨当中,找到张五爷,张五爷看到源天书的时候,也是神色一顿,说道,“多谢小兄弟了,不过我们村寨多流匪洗劫,我想,我们自保尚且有问题,更遑论继承这源天书了,还不如将之送给小哥,日后若是有成,可以照顾一下我们村子的后人。” 源天书乃是张五爷的祖上,第一代源天师张林的手笔,几乎收录了张林源天师一脉的全部传承,可谓是惊天动地。 但是,即便是张五爷不要,叶凡还是要给的,这是道义。 这源天书,他已经看过,里面多是晦涩难明的图卷,想要将之参悟也不知道要多少时日。 但是现在的话,显然张五爷是没有这个实力将之保住的。 “这样吧,凡儿先参悟着源天书,然后等全部记下之后,送回来,保住保不住的问题,我会在村子里待上几年,可保你们无恙。”苏扬笑道。 “您要在我们这里住几年?”张五爷眼中闪过不可思议的神色。 “有问题么,我也没有什么去处,还不如待在这里。”苏扬笑道。“只要有个住的院落,便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