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镇压!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二百三十八章 镇压!

李若愚面色不变,手中飞速的掐着手印,脚踏三才,从体内飞速的冲出一根竹杖,向着那位皇主打去。 铿! 竹杖与圣剑相接的刹那,那位皇主手掌当中的圣剑,飞速的脱手而去。 同样,他也被震得双手发麻! 这是何等恐怖的威势,哪怕是皇族的那几位老头子,应当都做不到吧! 他的心中飞速的思量,看着已经被击飞的圣剑,霸道的面庞,有些微颤。 这太玄门想必,也是真的藏龙卧虎! “今日算你们赢了,我们来日再见。”那位皇主极为的果断。 对付一个李若愚,已经算是艰难了,更何况,还有一人战败整个东荒高层的那位深不可测的中年人没有出手。 他微微沉默,也觉得,今日单凭自己的话,应当是很难拿到绿铜了,只能说做的准备不充足,他也是刚刚到达东荒,没有特意的打听过。 “你们等着吧,我中州之人对此势在必得。”那位皇主冷哼了一声,说道。 李若愚面色古井无波,又是一道竹杖打出,砸向那位皇主,那位皇主眼皮跳了跳,李若愚刚刚一招将他的兵刃震飞,已经让他心生畏惧了,隐隐间,已然是有了退意。 如果再打下去的话,失败的,一定是他! 李若愚手中的竹杖猛然间绽放出万丈的光芒,翠绿的神芒,几乎将半边天空所笼罩,那位皇主面色大骇。 手中飞速的祭出数件宝物,有铜灯,有琉璃塔,有小鼎。 但是,没用。 李若愚祭养的器,俨然是交织出了极为强横的天地大道和天地至理。 天地之间一片神芒覆盖,五光十色,与半边天的绿意相撞。 轰! 几道通灵宝兵瞬间崩碎,消散在了天地之间,最后,竹杖携着滔天大势,瞬间砸在了他的身上。 噗! 那位皇主衣冠染血,鲜血从其口中喷出,沾染向了大地,但是,还没有停下,竹杖又是砸来。 这一次,李若愚神念尽出,李若愚在这拙峰之上枯坐苦修八十载,打磨的,就是神念!再加上近期的神念飞涨,几乎是可以比拟一般的古之圣贤! 这一次,刚刚出手,便是将那位皇主锁定在了虚空中,李若愚面色淡然,操纵着竹杖,重重的将那位皇主砸落向了下方的大地之上,那位皇主显得极为的狼狈,“不,你怎么会这么强!” 李若愚不答,手中的狻猊兽向着下方猛然镇压了下去。 那位皇主眉头紧皱,随后手中荡漾出一块黑铁令牌,就要远遁而走。 “早就防着你这一手了。” 李若愚神色不变,一道水剑在空中蓦然成形,插向无尽的虚空,瞬间搅动,将一位浑身是血的强者逼退了出来。 “你......” 李若愚没有让他废话,直接是将之镇压了下来,双手一翻,将狻猊石兽收了起来。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让得苏扬也是颇为的赞叹,如果说谁是近期进步最快的,那么,当属李若愚莫属了。 李若愚以前是什么境界!彼岸境界! 甚至没有比现在的叶凡强上多少,天赋的限制让其局限在了轮海境界! 但是他没有放弃修炼,感悟着拙峰上的契机,在九秘开启之前,将神念修炼的浑圆,八十年的沉淀,几乎可以堪比一些绝代的圣主!他差的,只是一个机缘,一个可以让修为暴涨的契机! 加上他自己的感悟,和苏扬的指点,现在的境界,几乎是瞬间的飞涨,几乎是眨眼间便跨越了几大境界,达到了仙台! 不得不说,李若愚,是苏扬当前见过的最具大智慧,大毅力的存在! 修行,就应当如此! 那狻猊石兽,也被李若愚收起,根本不用苏扬费心,李若愚知道苏扬不想理睬这些事。 更高等级的强者,也未必就会为了绿铜大动干戈。 是以,他出手,就够了。 “走吧。”苏扬淡淡的说道。 李若愚微微点头,随后跟在苏扬身后,两人踏天而走,离开了太玄门的地界。 下方的众多想要通风报信的弟子,都是心凉了一大截,同时,召唤圣主前来的心思,也被瞬间扑灭。 感觉,即便是圣主亲临,也没有什么用吧,这等强者,几乎是无敌的存在了,镇压一个皇朝的皇主,几乎没有使用全力! 他身边的苏扬,是否更为恐怖! 他们不得而知,但是仅仅是李若愚一人,都是让得他们极为的忌惮,哪怕是圣主亲临,恐怕也不见得会好到哪去。 一个宗门弟子有些悻悻,看向身边的人说道,“诶,兄弟,咱们还要再传讯么。” “还传个屁呀,那是什么皇朝的皇主来着,我记得当年远远的见过,即便是咱们圣主见到都要礼让三分,现在却被人翻掌镇压。”身边的人白了一眼,说道。 更何况,苏扬虽然还没有出手,但是李若愚对于苏扬的态度,让得他心中有些忌惮。 不知苏扬会是什么等级的绝代强者,但是绝对是他惹不起的存在! 至于一旁的众多其他圣地的弟子,也都是轻呼了一口气,刚刚的战斗,让得他们大气都不敢喘,那是真正的超越圣地之主级别的战斗! 那等强者,抬手间,便是拥有翻天倒海之力! 几乎是没有什么能够抵挡的,哪怕是圣主亲至,几人想了想,好像还不如那位中州的皇主? 轻叹了一口气,众人都是缓缓的退开,识趣的去禀报各自的圣主。 这人恐怖至极,虽然几位圣主还会不死心,但是却也没有丝毫的办法,他们把该做的,能做的,都做了。 至于一旁的星峰之上,数道人影立在那里,皆是轻轻的吐出一口浊气。 “李师兄......” “李师兄的实力,几乎是堪称登峰造极了!” 一旁的星峰峰主沉默了一阵,说道,“威力直逼上古圣贤!可以称之为我太玄第一人了。” 一时间,众人都是一片默然。 星峰,一直都是太玄门第一大峰,几乎是所有太玄门掌门,都是出自星峰之中,但是此刻,拙峰之中,却是出了李若愚这么一个大才。 “李师兄可谓是大智慧之人了,我们当初谁能够想到,他枯坐八十载,竟然能够一朝顿悟,接受拙峰上古传承。” “拙峰要再现辉煌了,太玄门,也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再进一步,也未可知。”星峰峰主目光深邃,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