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黑袍人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二十八章 黑袍人

走出门内,轻伸了个懒腰,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不过,似乎有几条杂鱼来了呢。 还未走到大厅之内,便是听到一道叫嚣的声音响起。 “我也不为难你们萧家,只要将吞并我们的坊市,吐出来,再赔偿二十万金币,我便绕过你们!” 不用听,定然是那加列家族的那个老家伙了。 “呦呵,还倾巢出动,啧啧,也倒好,省的我亲自去解决了。”苏扬淡淡的笑道。 心中不禁升起了一抹笑意,大步的向着堂中走了进去。 “萧家主......”加列毕的脖子扬了起来,看着苏扬,说道,“萧家主,我不知道你使用了什么秘法或是手段,让人以为你是斗王实力,但是即便是斗王,对于一个四品炼药师,也要礼让三分吧!” “原来是加列家主,稀客啊,不过这般阵势,来我萧家,所为何事啊?”苏扬笑着问道。 看着苏扬并没有直接回答,加列毕的心中更是闪过了一抹鄙夷,看着苏扬说道,“我来要回坊市,另外需要你萧家随意的赔偿二十万金币的损失,便足够了。” 苏扬深深的看了加列毕一眼,这出门不带脑子的加列毕,是真的疯了,眼中只有仇恨,稍微有点智商的强者,都不会这个时候来触萧家的眉头,比如那个奥巴帕? 没有理会已经有些被众多事情打压到现在,几近疯狂的加列毕,苏扬看向了另一位大斗师强者,目光在他胸前的胸章之上定了定。 那上面绘有一个大鼎,鼎上刻有三道醒目的灵纹, “三品炼药师?”苏扬眉头轻挑。 炼药师在这片大陆上的地位崇高,更何况是这些有品级的炼药师。 刚刚加列毕说是四品炼药师,可能是刚刚突破,或者加列毕那老家伙从一开始就是在扯淡,不过对于苏扬来说都没什么区别。 是,炼丹师是地位尊崇,尚且在斗气修者之上,但是在真正的强者面前,还不够看。 脚步轻移,静静的走到主位上。 看着加列毕依旧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苏扬眉头微皱,“聒噪!” 手指轻弹,一道紫色的电芒轻轻的弹出,待到落在加列毕身上之时,加列毕周身空间一颤,随之他的身影竟然诡异的消失了,就在那炼丹师一旁,直接的不见了。 “这......”那老丹师正捋胡子的手差点将花白的胡子揪下来。 加列毕不是说他是大斗师么,大斗师你妹啊,可笑的是,他竟然信了!!! 心中只感觉一万头神兽在飞腾,嘴巴都是有些发干,轻咳了一声,“那个,萧家主,打扰了,告辞。” 说罢灰溜溜的便要离开,什么十万金币的酬劳,不要了!什么弟子的血仇,不报了! “站住。”苏扬淡淡的道。“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将我萧家当成什么地方了?” “额,萧家主明察,我是受了那加列毕的蛊惑啊,他说我弟子死在贵家主的手上,我......” 话未说完,只感觉一股绝强的气势从上面爆发出来,这股气势,至少有着斗宗的威压! 在双重威逼之下,他果断的怂了,要知道,他虽然突破到四品炼丹师,但是修为却并不高,并没有比那消失了的加列毕强上多少! 对上苏扬神威如狱一般的眼神,他猛然间跪在了地上,什么炼丹师的尊严,纯属放屁,放狗屁!颤声说道,“萧家主,我真的错了,我不该偏听偏信。” 看着不断的磕着头的老者,苏扬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为我萧家炼丹三年,我不杀你,让你离开。” 老者的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但是在松了一口气之后,向着苏扬道谢道,“多谢萧家主不杀之恩,我刘城定然感恩戴德,不敢有丝毫二心。” “起来吧,谅你也不敢。”苏扬淡淡的笑道。 “在这三年内,你需要炼制一种能够给十五岁一下小孩子服用筑基的丹药,品级不高,只有二品,你能做到么?”苏扬说道。 “我也不为难你,缺钱了,便向着大长老处审批。” 看着老者将头点的像小鸡啄米一般,苏扬轻笑了笑,直接甩过去一张丹方,这是在米特尔拍卖场买来的,也苦于一直没有好的炼丹师,方才一直没有炼制。 而下一批的小家伙们现在又承受不住他的血脉之力,只能等到他们筑基之后再说。 老者将之接过,苏扬轻飘飘的留下一句话,“将那些加列家族的其他人杀了。”便离开了大堂之内。大堂之内不断的响起惨叫的声音。 甚至根本都不用萧家之人动手,老丹师手中火焰飞出,每次出手,都能爆发出一声惨叫,毫不留情,仿佛是在发泄着被加列毕所欺骗积攒下来的怨恨。 “咦?还有一个?”走出门内,苏扬轻咦了一声。 “想要里应外合,这是觉得吃定了我萧家了还是这老加列毕是真的疯了?”苏扬轻轻的扶额,心中升起一抹同情。 看来近期加列家族的事,对加列毕打击的很大。 正打算出门将之料理了的时候,门外走出来一个周身冒着森白火焰的灵魂,“萧家主,门外那个小斗师巅峰,已经被我解决了。” “你太托大了。”苏扬淡淡的说道。 “嗯?”药老皱了皱眉头,说道,“萧家主所说何意?” 只见徒然从虚空之中突然窜出一个漆黑如墨的锁链,向着药老包裹过来,药老的灵魂体面对着黑色锁链恍若有着天生的畏惧一般,周身在瑟瑟的抖动着。 黑色锁链之上篷的冒出一簇黑色火焰,黑火一出,整个虚空,似乎都在黑色火焰的烘烤之下,微微动荡。 一个黑袍人从虚空之中踏出,周身都被包裹在黑雾之中。 药老面色大骇,手中骨灵冷火一动,火焰化为一道白色的匹炼,向着黑炎缠绕了过去,但是触及到黑色火焰的时候,发出滋滋的声音,随之缓慢的消散,似乎并没有什么用处。 从诡异的黑袍之中传出沙哑的声音,“呵呵,灵魂体的攻击,对于我来说,就像是小孩子的手段,如果你是有着肉身的话,恐怕我还会怕你三分,但是现在么,乖乖的跟我回去吧。”

下一篇   第二十九章 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