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两道吞噬之力!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两道吞噬之力!

一招试探了之后,两人皆是面色凝重了起来,这等攻击,已经是不容两人再优哉游哉的打下去了。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一个不稳,都有可能落败,没人希望落败,林动是如此想道,林貂自然也是如此。 在沉吟间,林动的第二个杀招悄然杀至,那是一道毁灭性的灰色能量,让人看一眼,便能够产生心惊肉跳之感。 “这是......”在台上的几人都是眼中闪过一抹浓重的不可思议之色,“没想到,他竟然给炼成了,真是不可思议!” 即便是最中间的荒殿殿主,也是霍然起身,看向场中,如果稍有不慎,他便会立刻出手! “真没想到,他竟然连这个都给炼成了。”悟道在一旁苦笑道。 “很难么?”苏扬淡淡的笑了笑。 “难道是不难,只是极为的冒险,这是一门极为高深的瞳术,名为荒芜妖眼!”悟道说道,一口道出了其来历。 “只不过曾经有道宗的前辈曾经练过,但是最后却是落得个双目失明的结果。”悟道苦笑道。 能被悟道称之为前辈的,定然也是有着至少是生玄境大成的修为,甚至是死玄境! 即便是如此,也是付出了如此惨重的后果,以精神力,来加持到眼瞳之上,确实厉害。 只不过这其中的代价,也是着实沉重! 苏扬淡淡的看了一眼场中之人,丝毫没有为两人有什么担心。 在那道灰色光芒扫过之时,林貂的身影轻盈的踏过,将之闪避了过去,但是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从林动的眉心瞬间释放出来,这一次,林貂已经避无可避! 但是此刻,小貂的凶性也被彻底的激发了出来,低吼了一声,身后浮现出一道巨大的妖影,百丈的天妖貂虚影横亘在虚空之中,一股紫气向着天边涌去,似乎整个天际,都被紫色给笼罩了一般。 在一瞬间天际便阴暗了下来,只留下了一弯圆月高悬在众人的头顶,散发着皎洁的光芒,只不过,却是紫光环绕。 而那紫色的巨大妖影则是仰头一吞,将紫色的月亮都是吞入腹中,随后向着那道黑色光芒猛然吐去。 这般骇人的气势即便是众多在高台上的众多长老级别的强者都是震撼性的,目光闪烁着不敢置信的光芒,咂舌不已。 这等攻击,莫说是林动,就算是现在的他们,都是难以接下来的。 至于下面的数万弟子,则是眼角抽动,这种力量,换做是他们,恐怕只能是死在其下吧! 紫色横空,遮天蔽日,但是好在攻击都是落在了青色的虚幻光罩之上,并没有弥漫出来。 暴涌的力量,似乎要将这座山峰给吞没,但是数道灰色的光芒,瞬间穿透那紫月,去势不减的直接是向着小貂杀去,小貂的目光一凝,身后的百丈妖影之上则是两只前爪挥舞,甩出两道紫色的月牙来,向着那荒芜之气轰了过去。 轰的一声,小貂彻底的将那荒芜之气打散,但是身后的百丈妖影却也豁然消散,小貂脸色苍白,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俊美妖异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汗珠。 那紫色的圆月在经历了荒芜妖眼的穿透之后,并没有彻底的消散,虽然去势一顿,但是却根本没有停下,林动面色凝重,手中的拳头瞬间猛然砸下,青色的鳞片上面浮现出青铜般古朴的光泽。 一声无形的龙吼,似乎伴随着劲风而动,拳芒向着那圆月轰然砸落。 一声巨大的声响炸响在了每个人的心底,庞大的力量震得林动后退了数步方才停下,脚步斜跨过的地方,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沟壑。 林动也是面色淡如金纸,巨大的消耗,让得即便是他也吃不消。 “结束吧。”林动缓缓起身,轻呼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 手中一道剧烈的精神力波动传出,一股无形的波动让得在场的所有涅境的武者都是心惊胆颤。 袖袍猛然挥动,一道漆黑如墨的旋涡,从林动的面前猛然浮现。 旋涡通体漆黑,但是刚刚出来的刹那,小貂便是感觉到一股无法抗拒的吸力瞬间向着他蔓延了过来。 “吞噬祖符?” 这一次,尘真再难以淡定了,这种程度的攻击,即便是小貂,也难以接下来吧,转头瞬间向着苏扬看了一眼,只见苏扬仍然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似乎丝毫不为所动。 “林长老,再不出手,恐怕就要出貂命了。”尘真一时间说话都显得语无伦次了。 “坐下说话。”苏扬淡淡的说道。“尘真殿主不必着急,这两人想必自有分寸,不过即便是动用底牌杀招,现在正是打的火热,也用不到出手。” “无非是回去躺半个月而已,不必惊慌。”苏扬淡笑道。 尘真眼角一抽,躺半个而已?苏扬还真是自信啊! 这两人每损失一个,对于整个宗门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是以这名荒殿殿主眼中一瞬不瞬的盯着场中,只要稍有不支,尘真都会迅速的出手! 小貂感受到吞噬祖符的气息,也是目光闪烁着笑意。 “终于要动用底牌了么。” 林貂眼角闪过一抹疯狂,随后再次凝聚出百丈妖影,妖气纵横着,冲天而起。 “吞天噬地!” 那天妖貂虚影的口中瞬间仰天长啸了一阵,随后爆发出一股极为强横的吸力,与之吞噬祖符之力,在不断的抗衡着。 在两道吞噬之力对峙的时候,两人不知道,这场斗争吸引了不少的强者前来,天地洪荒四殿的殿主,除了天殿殿主齐雷外出不在之外,其他的诸多强者皆是在虚空之中缓缓的浮现出来,站在虚空之上,俯瞰着下方的争斗。 最后浮现出的人影,让得所有人都是惊呼了一声。 “想不到连掌教都来了。” “这等战斗,着实骇人,掌教亲临,也不算什么了。” 应玄子眉梢微动,感受着下方的争斗,也是面露出欣慰的波动。 随后应玄子化为一道虹芒,落在了苏扬的旁边,自有悟道又是准备了一个椅子,应玄子一甩袖袍坐下,“道友倒是生了个好儿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