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杀伐利器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二百三十五章杀伐利器

但是王老的身躯,却是蓦然停滞在了半空中。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双目张的大大的,看着面前的青年脸上,那一抹残忍的笑意,如同魔鬼一般。 他脸上的表情,陡然僵固在了脸上。不敢置信的看了一眼胸口上的一柄银白色的枪杆,目光缓缓的合上,一身的血液只在瞬间,全部没入到了灭神当中。 只剩下躯干悬挂在了银枪上,如果说,用一个字来形容刚才的枪影的话,那就是快! 快到他的肉眼难以看清,快到了他难以反应过来,一名造气境高手便是彻底的陨落! 眼中泛着不甘的神色,但是即便是再不甘,也没有用,有帝兵在手的林动,几乎就是无敌的存在! 至少,面对着面前的几人,是当之无愧的无敌! 林动的眼睛缓缓的张开,看了一眼枪上的王老,眼中除了淡漠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情绪了。 仿佛本来就该是这样的一般,刚刚他心中空灵一片,似乎已经与灭神枪融为一体,所有的攻击在林动的手中皆是如臂挥使。 “灭神么,我现在突然相信,这世间真的有一种神兵利器,能够屠灭神的存在!”林动眼神迷离,看着手中的枪影。 从储物戒中飞速的取出一个小瓶子,倒入口中。 随后手掌一震,那王姓老者的枯骨,已经是被震飞了出去,没有血迹流淌出来,就像是一具干尸一般。 灭神枪从来都不是仁慈的神兵利器,是介于魔兵与正常兵刃之间的存在,当然,兵刃是没有属性的,在于的仅仅是人而已。 但是嗜血而狂暴,其中封印着一股无形的意,绝对是绝顶的杀伐利器! 王炎就像是看傻了一般的看向林动,准确的说,应该是看向那柄白色的兵刃。 他怕了,他第一次露出这等表情,而且对方还是一柄兵刃,说出去绝对能笑掉大牙。 但是王炎却丝毫不觉得这个笑话好笑,他只感觉周身泛起阵阵的凉意,从脚底,一直凉到了头顶。 “你……你是魔鬼!”直到王老的身体从他的身边划过,他才目光惊恐的看向林动。 林动手持着银色灭神枪,眼中泛起一阵阵的杀意,这两人,他一个也不想留! 但是想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出来,又是另外的一回事了。 刚刚的一击,不仅仅是看起来花哨,同样的,也耗尽了林动体内所有的元力! 帝兵的消耗,给林动带来的,绝对不像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强撑着还能站住,林动眼神冰冷的看着王炎。 王炎眼神闪烁,看着林动,转身离开,显然,他并不知道那是什么等级的兵刃,更不想以身犯险! 林动冷哼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随后目光又是冰冷的看向林琅天。 林琅天眼中惊疑不定,他不知道林动现在的状态还能否发挥出那样的一击。 林动的目光森然,让他的心中有些胆寒,不过仍然强自镇定的说道,“你也不过是强弩之末而已,刚刚那样的攻击,能够发挥出一击,已经算是你的极限了吧!” “你可以来试试!”林动寸步不让的说道。 手中银枪一阵的颤动,如同一条封印的白龙在长吟,不断的想要挣脱着束缚。 声音之中的自信,让得林琅天的心中再次的踌躇了起来。 他是真的不确定林动能不能再来那么一次攻击。 但是,他不敢赌,深吸了一口气,看向林动说道,“你赢了。” 随后转身离开,即便是林动这么久的时间都没有再次发动攻击,即便是林动的实力,目前还被他甩了很多! 不敢赌,也不能赌。 林动嘴角闪过了一抹不屑的笑意,是,即便是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恢复,也打不出刚刚那样的巅峰一击,但是现在体内并不似那样匮乏,林琅天如果真的攻过来的话,即便是再差,也能够战平! 只不过他也留不下林琅天就是了。 看着林琅天离开,林动也是松了一口气,看了看手中的银枪,嘴角泛起了一丝苦笑。 “或许只有达到当世最强者的时候,才能够彻底的掌控这等神兵利刃吧。” 随后银枪化为一道银白的龙影,龙影落地,化作了一个白衣青年。 “罗天叔叔。”林动急忙起身行礼。 “我叫灭神。”灭神淡淡的笑了笑。“罗天只是个化名。” “灭神哥。”林动看着面前的冷酷的白发青年,笑了笑。 灭神看向两人逃离的方向,目光闪过一抹冰冷。“真的不用追么,我可以帮你灭杀他们。” “不必了,大炎王朝的城都,我迟早要去一趟的,有些事,也需要他们来还!”林动冷声说道。 “有志气,小主人。”灭神大笑道。 但是灭神刚说完,面色微变,向着林琅天离开的方向看去,嘴角带着若有所思的笑意。 林琅天的脚步并不慢,脚下,是一道金芒,但是即便是过去了很久,面前似乎一直有着一座山峰停在了自己的面前,无论远近,那山峰就像形影不离一般,似乎能够预料到自己的位置,提前出现在那里。 尝试了很久,依旧如此,让得林琅天的脊背,不禁有些凉飕飕的。 但是他的目光却是突然望向不远处的一座山峰,山峰之上,似乎有着一道人影的存在! 这一发现,不禁令他毛骨悚然,难道是阵法?或者是困阵? 林琅天深吸了一口气,眼神迸射出一道寒芒,究竟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 人影一袭青衫,但是也只是一个背影,并没有转过头来,凭身材来看,应当是一位中年男子。 林琅天不禁有些头皮发麻,这人,难道是专程来等自己的? “喂,那人,别装神弄鬼的,转头来见。”林琅天恢复了平静,看向青衫人影,说道。 久久没有回应,林琅天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直接出手,一柄长剑被他抓在了手中,向着人影刺去,金色的光芒几乎使人张不开眼睛。 不过恐怖的金色剑气,到了人影面前竟然径直的消失了,无影无踪,似乎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变化一般。 青衫人影缓缓的转过身来,看向林琅天,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还记得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