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凶妖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二百零七章 凶妖

妖兽得天独厚,肉身极为的强大,熊类,本就是以肉身见长。 灰熊眼中闪过一抹死意,眼神之中灰败一片,一道尚未长成的缩小版的灰熊,从其头顶之上散发出来,其上散发着浓烈的死亡波动。 这是......妖灵? 两人不约而同的咽了口唾沫,虽然有些奇怪,仅仅是地元境的妖兽,为何便能够产生妖灵,但是已经容不得两人多想了,直接四散跑开。 但是以两人的实力,即便是全速逃开也难以逃离这里,察觉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苏扬微微点头,这小熊,倒也算是有着机缘,不知是吞服了何等天材地宝,竟然能够诞生出妖灵的存在。 探手一压,极为恐怖的气息,被苏扬尽数的压到了灰熊的体内,想要自爆,还是想的太简单了。 灰熊眼角闪过一抹惊惧之色,他没想到,竟然有人能够有这种手段,竟然能够将自己的自爆打断! 脸上露出一抹极为人性化的畏惧之色,随后向着深山之中遁逃而去。 但是一支箭矢,随着灰熊的身体,径直的飞了过去。 不过箭矢在空中之时,却是被一片叶子轻飘飘的折断,趁着这个空隙,灰熊彻底的消失在了丛林深处。 苏扬轻轻的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此刻,林动和林青檀则是立即回到了苏扬的身边,目光之中闪烁着心有余悸的光芒,有来自灰熊的,也有来自于人的。 如果这一箭,是射向两人的,那么两人,断然难以幸免! 一群人从不远处走了过来,为首之人看了一眼三人,目光之中闪过一抹怨毒。 “是你打断了我猎杀这铁臂灰熊?”为首的黑袍男子目光倨傲的问道。 “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一只受伤的灰熊,他是自己跑掉的,不是么?”苏扬淡淡的笑道。 “我不跟你废话,只要你能够交出一株三品灵药,我就放了你们,我也不是难为你们,那铁臂灰熊偷食了我黑龙寨中一株三品灵药,方才强行突破地元境的。”为首的一名黑衣男子,看着苏扬,缓缓的说道。 苏扬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三品灵药哪怕是我林家,都并没有几株,你那个什么寨,会有三品灵药?” 中年人目光闪烁了一下,冷笑了一声,说道,“我说有就有,林家?把你们灭杀在这里,即便是林家也不会多说什么。” 随后中年人将目光看向青檀,用让人极不舒服的目光打量着。 刚刚他可是见过,这小妮子战斗力惊人,尤其是那双腿,如果是...... “那就没得谈了。”苏扬淡淡的说道。“林动,青檀,杀了他。” 林动和青檀微微错愕,但是随后目光一凝,上吧! 刚刚苏扬出手,两人是见过的,至少,不会让两人打一群吧。 如果仅仅是面前的黑衣男子,倒是好说,仅仅是地元境中期修为,如果两人拼上一拼的话,或许还能有一战之力。 两人心中虽然不断的泛起了嘀咕,但是手底下却是一点也不慢,直接迎上了黑袍中年人。 “哈哈,懦夫,不敢和我正面打,派来两个小娃娃,倒是一点也不嫌丢人。”黑衣中年人倒是大笑了起来。 虽然苏扬刚刚的出手,让他震惊,但是也只当苏扬是取巧而已,哪来的那么多的高手。 况且林家,最强者也不过是天元境,即便苏扬真的是那几位天元境之一,打不过,逃跑的话,没有丝毫的问题吧! 至于苏扬,则是直接的将其的挑衅无视了,有些时候,实力,比说话,更具有表现力。 “你们几个,将那人给我包围了。”黑衣中年人向着身后说道。 但是久久没有回应,黑衣人向后看了一眼,只见众人都是目光呆滞,甚至嘴角都是流出了口水,似乎看到了什么画面一般。 黑衣人看了看那人,又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最后手指指向了自己? 看着我一男的流什么口水啊,天!黑衣中年人感觉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 但是很快,他就没时间去管身后的一群目光涣散的几人了,因为两人已经攻了上来。 他倒是不惧这两个小家伙,但是既然能够将那铁臂灰熊逼到自爆妖灵,自然是有一定的本事的! 那妖兽他也知道,不是食用了三品灵药,而是四品! 已经是产生了些许不可名状的变异,他们,这么多人兴师动众,就是为了将铁臂灰熊捕获,如果将之养个十几年,又是一尊天元境的高手!而灰熊身上的那一刀,正是大当家的所留,为了削弱灰熊的实力。 眼看就要得手的时候,两人却是不知死活的前去寻衅,一群人也是隐藏了起来,远远的看着,但是越看越是心惊。 不仅仅是因为那铁臂灰熊的实力,还有两人! 如果说,这两个青年都不算是天才的话,那么,恐怕没有人算得上是天才了。 深吸了一口气,战吧,他纵横这一片地域数十年,已经是成名已久的高手了,难道还怕了两人不成,如果能够将之灭杀,就更好了。 随后一阵打斗的声音传出。 苏扬静静的看着三人的招式和战术,轻摇了摇头,看向林动说道,“招式太过杂乱,没有丝毫的好处,动儿既然负责辅助,便应当是处处攻其致命,让其手脚慌乱,而青檀方能够有机会将之击败。” “青檀你的元力等级不比他低,甚至要超出数倍,只需要大开大合便能够轻易的将他的招式抵挡住,出手切忌犹豫!” 天地之间的阴煞之气有九等,九等最高,一等最低! 而青檀体内的阴煞之气,便是最顶级的九等,而黑衣男子手中的阴煞之气,仅仅是三等左右,虽然境界比之青檀高,但是很多时候,阴煞之气的克制,便能够越级而战! 果然,在苏扬的指点之下,两人之间的攻击越来越猛烈,一浪连着一浪连绵不绝,让黑袍男子都有些难以抵御,让他更头疼的是,身后的众人诡异的陷入了一种未知的状态,而前面又有一位高手,要防备着其偷袭。 两人的攻击虽然并没有让他陷入太过被动,但是种种状况让他心中有些莫名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