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斗罗终章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二百零一章斗罗终章

时间为之一停顿,苏扬的身影在比比东的身边缓缓的从空间之中踏出。 “领悟到了什么?”苏扬淡淡的笑道。 “爱,亲情,平静,乐,很多很多,怕是只有生死,才能够看破吧。”比比东没有睁开双眼,眉梢之间划过一丝喜悦之色。 “对,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度过了,便是大超脱。”苏扬淡淡的点头。 将昊天锤重新拿在手中,放置入识海当中。 脚下,整座天地,为之一静。 “还不降么?”苏扬缓缓说道,声音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 一位兵将的身影缓缓的放下手中染血的勾镰,向着苏扬遥遥的跪下,说道,“昊天大帝!” 随后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一般,无数人跪下,所有人跪下,三军达到百万之巨,恍若祭拜神灵一般。 苏扬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看向大师,说道,“答应你的事,我做了,这帝国之内,终究还是要靠你们。” 最后看向手持三叉戟的唐三,苏扬笑了笑,微微点头。 唐三也是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最后,苏扬的目光看向比比东,说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归隐吧,或者飞升神界,总之,不会在帝国之内出现,也不会在你昊天帝国之中惹是生非!”比比东直视着苏扬,说道。 苏扬微微点头,又是看向千仞雪,“还报仇么?” “你父亲是为了自己的欲望而被我击杀,斗罗大陆上每天都在死人,利益之争,放不下的,也该放下了。”苏扬笑道。 “至于千道流,则是为你的愚蠢,付出的代价,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不智。” 千仞雪沉默了,她知道,她胆敢说个不字的话,会瞬间灰飞烟灭,作为苏扬这样成名已久的神灵,击杀了她,再简单不过了。 沉默了半晌之后,飞身离开。 苏扬轻摇了摇头,手指微抬,一道紫色的流光闪过,追着千仞雪的身影而去。 但是就在紫色光芒即将没入到千仞雪的身体之内的时候,一道乳白色的光芒,将千仞雪笼罩,太阳圣剑瞬间飞起,与紫色光芒相撞。 两者的力量瞬间消弭,显然,难分上下。 “哎,昊天神王,得饶人处且饶人。”一道圣洁的虚影缓缓的浮现出来,并非是本体下界,只是一道虚影呈现。 “你可知道留着她会对我帝国之内,带来多少威胁?”苏扬淡淡的说道。 “是,但是我会将她带到神界。”天使神苦笑道,“人神两界的通道是单向的,不会给阁下的帝国之内,带来丝毫的威胁。” 看了一眼千仞雪,苏扬微微点头。 此刻的千仞雪,倒是有了一丝劫后余生之感,刚刚她能够感受到,苏扬,是真的想杀了她! “好吧,你带她离开吧。”苏扬淡漠的点头,身影缓缓的变淡,乃至消失不见。 武魂帝国之事告一段落了,苏扬也没有过多的停留。 一年后。 苏扬盘坐在冰火两仪眼周围,静静的看着那株蓝银草,身边的唐三将武魂释放出来,一道道的蓝银领域之力,在不断的释放出来,而蓝银草也在伸展着腰肢,不断的成长起来。 “该离开了啊。”苏扬淡淡的笑道。 随后手掌一翻,手下不断的闪过一抹抹紫金色的火焰。 最后凝成一件紫金色的衣服,一道道飞禽镌刻在其上,光芒万丈。 将衣服放在一旁的石桌之上,连带着一封信,放置在了旁边。 身影微微闪烁,已然消失不见了。 等到唐三刚刚复活了蓝银皇,还未来得及高兴,猛然回头,身后的父亲已经离开了。 唐三的眼角闪过一抹错愕,随后看了看面前的两件物品,手掌颤抖着将之拿起。 衣服,他自然是见过的,是当初在史莱克学院之中,苏扬穿在身上的衣服,至于那封信,唐三深吸了一口气,将之拿起。 入神界后,唐三亲启! 八个大字,显然苏扬是早早的便写好了。 唐三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立刻便拆开,哪怕他异常急切的想要看到面前的信件。 不远处的蓝银皇,赤着足,缓缓的走了过来,说道,“这是你父亲留下的么?” “嗯,但是他......已经离开了。”唐三犹豫了一瞬,说道。 “是,我知道了。”蓝银皇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眼泪在眼眶之中缓缓的淌下,拿起那件紫金色的衣服,披在了身上。 唐三看着蓝银皇的动作,心中也是不好受,他不知道,苏扬为何会在这个时候离开。 当唐三将这数十年的经历,讲给蓝银皇的时候,蓝银皇静静的听着,不时的问着什么。 此后数年间,唐三一统大陆,在整个斗罗大陆,留下赫赫威名,最后飞升神界,传位给另一位传奇...... 此刻的苏扬,在神界之中,和另外两位神王相对而坐,在正中间,放着一壶茶水,身边,则是玄黄分身,不断的有着无边的气运之力向着玄黄分身之上汇聚而去,而且,气运仍然在不断的增加。 虽然转化为玄黄之气的速度极为的缓慢,但是肉眼却是清晰可见的。 “那个小家伙要飞升神界了,连带着你那儿媳妇。”那位面容冰冷的神王笑道。 “飞升了么,那我也是时候离开了。”苏扬淡淡的笑道。 “怎么,这么喜欢躲着?”两位神王不禁失笑道。 “是啊,不躲着怎么办。”苏扬微微苦笑道。“好了,我先走了,在离开之前,我先去下界看看我那孙子。” “估计又是一个传奇,一门三变态,哈哈。”难得那位神色冰冷的神王大笑了起来,说道。 苏扬轻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不动声色的在玄黄分身的衣袍上刻下传送阵,苏扬的身影缓缓的消失。 而此刻,刚刚抵达神界的唐三,终于是拆开了那封苏扬留给他的信件,上面只有两行字。 但是就是这两行字,让得唐三的泪水,夺眶而出。 那是一句字迹潦草的诗。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本章完)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