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修罗魔剑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二百章 修罗魔剑

没有任何悬念的比拼,苏扬并没有过多的观看,在城楼上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目光之中平静淡然。 一位位封号斗罗在修罗魔剑之下殒命,这些都是武魂殿自小培养而出,对于武魂殿有着绝对的忠诚,留着,早晚是个祸害,唐晨看的比谁都清楚。 是以毫不留情的收割着一位位的封号斗罗,神,来屠戮封号斗罗,就像是割韭菜一般,很快,便被屠戮殆尽。 万人敬仰的封号斗罗,在这位屠夫手中,并没有坚持多久。 一道炙热的血光喷洒而出,这是最后一位封号斗罗了,唐晨并没有使用魔种之术,他知道,到了现在,也并不需要那种操纵人心的魔族功法,最简单的杀戮,便能够让人胆寒。 持剑而立,恍若亘古不灭的无敌魔尊,又像是地狱之中爬出来的浴血修罗。 手中的修罗魔剑持在手中,看向天空中的战场,唐晨的眼睛已经眯了起来。 天空中的神战依然在继续,道道神力恍若太古的雷霆划过长空,金辉泼洒,黄昏的姑获鸟,散发出阵阵的哀鸣,夜色笼罩了整个大地,战争仍在继续。 至金晨喋血,万木枯黄。 通天的三叉戟,闪烁着金色的光芒,刺目般的美丽。整个天空之中的色彩,完全的被数道神力所取代,金色曜日,血光漫空,一弯巨浪在三叉戟之上飞速的席卷而出,又被一道地狱夜叉的虚影吞入腹中。 另一边,万灵就像是人型凶兽一般,一道漆黑的虚影,在万灵的身后浮现而出,抬掌山河镇,拳出万古枯。 那是一尊肋生双翅的恐怖兽影,是凶兽中的王者,名为神逆! 是太古洪荒之中的魔灵,出世,便代表着灾厄。 恍惚间,又是一道凶戾的猛禽将之取代,修长的翎羽,在其上斜垂而下,凶禽幽蓝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猎物,杀气,凝成实质,凝成刀枪剑戟,凝成万法之根。 踏空而立,魔禽周身的绒毛之上闪过七色的流光,双翅开展,恍若一柄柄钢刀一般的羽毛,凌空飞溅,插在地上,发出铿的一声,若金铁交鸣。 万灵拳拳轰出,没有任何的花哨和技巧,但是即便是如此,也将千仞雪逼得连连后退。 一道道血剑,从口中喷出,虽然连连抵挡,但是五脏六腑,均已经遭受到重创。 一道道气血之力不断的从其身上爆发出来,赤红色的光芒,丝毫不比唐三的修罗神力差上多少! 但是就在这时,一道血红色的长剑,悄无声息的从后方激射而来。 神芒内敛,但是却是在顷刻之间爆发出来,直冲向千仞雪。 千仞雪面色大骇,前有一个小怪物一般的女孩的穷追猛打,后面,还有一个偷袭的神级强者。 感受到那股凶戾的气息,猛然回头,却对上了唐晨那苍老,淡漠的双眸。 那一刻,千仞雪心中冰冷到极致,但是目光很平静,只有迎接死亡的解脱。 自己的仇,怕是十万年也报不了了,回想起曾经的一幕幕。 刚生下来不久,父亲便是陨落在唐昊的昊天锤之下,虽然是因为身为武魂殿殿主的他觊觎蓝银皇的十万年魂力,但是,却是真真切切的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而敌人,正是当今昊天帝国的太上皇帝! 刚到四岁之时,母亲便是将自己送往天斗帝国,前往做卧底,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异地他乡,而且还要担心着是否会被识破的危险。 直到很多年后,噩梦之中醒来,依旧是汗湿枕巾。 直到世界上唯一一个真心对自己好的爷爷,也陨落在了昊天帝国之手,千仞雪方才明白,没有实力,什么都不是。 但是即便是有了实力,呵,也就这样吧。 千仞雪自嘲的一笑,没有抵抗,任由万灵的一拳砸在了胸口,以更加急速的速度,向着修罗魔剑之上倒飞而去。 口中喷涌而出一抹鲜艳的血色,恍惚是在与整个世界挥手告别。 正在和唐三交战的比比东感受到惊呼猛然转头,看到了如此画面,一道本应是洁白,象征着天地之间最圣洁的天使神,此刻,满身血污,无尽的凄美。 “不。”比比东惊呼道,声音凄厉。 随后动用最后的一丝力量,将唐三的三叉戟逼退,向着千仞雪瞬间掠去。 其速度,甚至超过了神的极限。 每一种情感超越极限,都会产生种种不可思议的神通法力。 而能够正确运用这种力量的,苏扬也见过,有一句话,苏扬仍然记得,“狐妖之力,源于至情!” 眼前的速度,显然是超越了比比东能够达到了的极限,甚至还有过之。 将千仞雪一把推开,而自己,则是因为反震之力,停滞在了半空中。 看了看激射而来的长剑,比比东甚至带了一丝笑意,捋了捋乱糟糟的头发,静静的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她恨这个世界,恨所有人,但是到了此刻,她才发现,自己还是有爱的,有想要守护的东西,是亲情?算是吧,但是生来的倔强,让她将这道感情归结为亏欠,是她欠下的太多了。 欠了所有人。 欠了大师的感情之债,欠了千仞雪一个美好的童年。 她并不会像祥林嫂那样,逢人便说自己的苦难,但是她会争取,争取着登上巅峰,争取着无与伦比的实力。 她知道,当她加冕成帝的那一刻,所有人,都会闭上嘴巴,会以最高的敬意来望着她,无论那是真的还是假的,至少表面上,会赞美自己崇高的圣誉。 比比东都确信,强大的实力,是绝对的保障。 即便是将自己弄到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也在所不惜。 最后的捋一捋头发,算是给自己一个体面的告别吧,也算是给世界一个最好的比比东。 “妈。” 一道声音,让得比比东的眼角彻底的湿润,猛然转过头去,透过朦胧的泪水,看到了已经泪眼婆娑的千仞雪。 比比东笑了,大滴大滴的泪水,从她那狰狞的目光之中不断的流淌而出。 当血红色褪去,比比东的眼角,看到了整个世界,满目的疮痍,还有那一柄血色的长剑! 比比东从未感觉过时间过得这么漫长,让她足够回想起一生,回想起当年的种种,但是触及到内心之中的痛楚,却是数十年来,没人能够将之读出。 一声悠长的叹息自远处远处,比比东面前的虚空之中微微震颤,一道漆黑的小锤,蓦然出现,铛的一声,将修罗魔剑砸偏,在比比东双目闭合之后,带走了她的一缕长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