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盛事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十九章 盛事

“一个家族如果丢失了传统,便如同羊群,走失了主人。”苏扬淡淡的说道,“所以规则,我能打破,但是不想去打破,所以你必须要拿到继承人的位置,日后我会告诉你此事何意。” “好,炎儿会尽力而为。”萧炎略有些虚弱的说道。 “嗯,先回去吧。”苏扬点了点头说道。 萧炎起身躬身一礼,随后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不是斗气筑基,而是为了炎玄神魔变的筑基,相信等你拿到这本武技的时候,便会知道,你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苏扬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瞥了一眼药老的灵魂体,苏扬笑了笑,说道,“非炎儿生死攸关,不要从纳戒之中出来,如果被那群东西盯上,即便是我也不想暴露实力保护你。” “萧族长......你知道?”药老沉吟了一下,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多谢萧家主提醒,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嗯,你也回去吧,暂时你便跟随在炎儿身边吧,三年后,我会帮你恢复肉身。”苏扬淡淡的道。 “真的能恢复?”药老猛然抬头,看向苏扬问道。 “嗯,为你重塑肉身倒是不难,不过需要找到最适应你的身体,颇有些麻烦,但是三年时间,就算运气再差也应该有些眉目了。”苏扬淡笑道。 “多谢萧家主。”药老向着苏扬躬身一礼说道。 “我有一件事希望萧家主告知。”看到苏扬点了点头,药老笑了笑,说道,“不知萧家主现在处于什么境界,如果不方便回答的话,就当是老头子多嘴了吧。” 苏扬眉头轻挑,沉吟了一下,随后淡淡的说道。“半步斗帝。” “半步?”药老皱了皱眉头,没有多说什么。 这种实力,已经能够让他震撼了,恐怕当年的萧族绝世天才,也没有这等实力吧。 待到药老走后,苏扬负手而立,轻轻的将右手抬到眼前,看了看手中闪现出来的一个极为古朴的纹路,那是一道紫金色的字体,字迹闪烁着淡淡的光芒,里面似乎有着什么即将破出来一般,不断的沸腾着。 只是一道极为简单的术法,如果是药老在这里的话,定然能够将之认出,不过可惜的是,他早已经离开了。 淡淡的一抹,紫金色随之不见,字迹也随之没入到血脉之中,轻轻的笑了笑,坐在床边,解衣睡下。 第二日清晨,苏扬早早的起床,这成人礼,还是需要他来亲自坐镇的,轻轻的照了照铜镜,面前这个面色威严的男人,便就是现在的自己了。 苏扬略有些感慨,这具肉身,是以气运之力模拟出来的,与真正的萧战,相似度,百分之百! 而真正的萧战,此刻,却是在一个幻境之中,做着一场和原世界轨迹相同的梦。 等到自己离开了之后,一切都会按照原轨迹进行吧,不过那个时候的萧战,却仍然是萧战,我,是苏扬! 苏扬眼角闪过一丝怅然,不过转瞬便被收敛起来,十年,他已经渐渐的适应了这个角色,不过么,终究是有着要离开的一天啊。 “怎么才第一个世界便这般多愁善感起来了,哈哈,不过看着小家伙们一个个的成长起来,也是一件蛮幸福的事啊。”苏扬笑了笑道。 掩藏起一切情绪,向着门外走去,来到萧家的演武场,看着面前的诸多萧家武者,苏扬的眼角泛起了一抹笑意。 这便是萧家啊,日后,它将名震整个斗气大陆! 走到前方,面向众人,众多青年武者看向苏扬的眼中满是崇拜狂热的神色,这是萧家的家主,当前的乌坦城第一人,也是萧家能够崛起的唯一希望。 即便是三大长老,也是眼神火热的看着苏扬。 如果说以前,因为萧炎这个废物儿子,他们甚至对于苏扬都是存在着偏见,但是现在,苏扬用实力,完全的震撼了他们,使得他们没有一丝的怨言。 苏扬向着下方的众人微微点头,随后转身坐下,微微转头,向着一旁的大长老说道,“大长老,开始吧。” “好。”大长老微微起身,成人礼的程序极为的复杂,一般来说,也是每位家族的大长老主持。 大长老口中宣读着已经重复无数年的古卷,上面是自萧家还未没落之时,便写下的,代代相传,到了现在,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 苍老的声音给萧家的少年以鼓舞,苏扬环视了一周,乌坦城之中所有的强者几乎都是在客席。 甚至连雅妃也是到来,就更不用说加列家族的加列奥,和另一大家族的族长奥巴帕了,苏扬嘴角轻勾,轻轻的对着四周拱了拱手。 四周的强者也都是纷纷回礼,但是都是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乌坦城之中的盛事。 他们,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虽然他们对萧战的实力极为好奇,但是却没有人敢前去挑衅,加列家族已经没落,甚至没有和萧家一战之力,固然加列毕坚信,苏扬的实力,比他还要弱上一线。 但是现在这是在萧家,如果真的出手试探的话,恐怕萧家之中的三大长老会毫不犹豫的联手将他留下。 至于奥巴帕,则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让加列毕恨的牙痒痒。 雅妃就更不用说了,她是见识过萧战的实力的,那种气势,绝非大斗师能够具有的。 不敢试探萧战,他们却将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在了萧炎身上。 萧炎脸色依旧是因为虚弱而苍白如纸,但是腰杆却是挺的笔直,恍若丝毫没有在意周围投过来的目光。 因为他知道,父亲,一定希望自己能够将这群高高在上的家伙,惊掉一地的下巴吧。 虽然依旧虚弱,但是有了一晚上的修整,萧炎已经恢复了一些。 即便是现在发挥出来的实力,也能够技压全场吧! “不卑不亢,面对这么多的目光,依旧不为所动,小家伙不简单啊。”奥巴帕心中暗暗的道,瞥了一眼仇视着苏扬和萧炎的加列毕,奥巴帕心中升腾起了一抹幸灾乐祸的笑意。 “还好,没得罪这父子两个煞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