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怒”成人渣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十六章 “怒”成人渣

第二天等到日上三竿,苏扬方才起床,轻声笑了笑,说道“越来越怠惰了啊。” 刚刚走到院落中,便见到大长老跑着走了过来,面带着激动说道,“家主,那柳席炼药师竟然神秘消失了,是您出的手么?” “不是。”苏扬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那便是天佑我萧家,我萧家崛起的机会,不远了。”大长老笑了笑,说道。 苏扬淡淡的看了大长老一眼,说道,“崛起么,倒是不至于,现在还太早了。” “柳席一死,我想加列家族必然不敢声张,炼药师一脉,并没有闭门造車一说,都是带有师承,或是师门,在他们的地盘上被杀,恐怕他们寻仇的第一个目标便是那加列家族。”苏扬声音平静的说道。 “家主英明。”大长老拱了拱手说道。 此刻,在加列家族之中,加列毕早已经焦头烂额了,对于这种毫无准备的袭击,加列家族根本无法抵挡。 况且不仅仅是柳席,加列家族的损失并不比失去了一个柳席小。 两位大斗师,对于整个加列家族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而坊市的动乱,更是让加列家族雪上加霜。 “家主,这种程度的损失,我们加列家族耗不起啊,现在回春散即便是我们手中有着配方,但是没有炼药师也是很难炼制。”一名黑衣人拱了拱手说道。 “再难炼,也要炼制!”加列毕怒吼道,双目几乎要喷火。 没有回春散,便意味着,会重新陷入被动的境况。 就在这时,一名侍卫急匆匆的闯了进来,“家主,不好了,那萧家雇佣了一些佣兵,来我们坊市之中宣传他们的疗伤药,现在生意已经被抢去了大半。” “废物,我们库房之内的回春散还能够支撑十数天,为何还会被萧家抢去了生意。”加列毕喝道。 “萧家......萧家的疗伤药药效比之回春散更甚,而且价格,要低上一半。”侍卫声音越来越低,因为察觉到加列毕已经处在了爆发的边缘,身上的斗气抑制不住的颤抖。 良久,加列毕长长的一叹,略有些颓然的说道,“压低价格,再降上一些吧。” “可是再降就连成本都要收不回来了。”一旁的黑衣人沉吟了一下,说道。 加列毕点头轻嗯了一声,坐在了一旁,他怕自己经受不住打击跌倒在地,“可是不降价,一点竞争力都没有了,即便是再低也要降,佣兵都是贱骨头,哪里便宜,便会去哪里购买。” 黑衣人点了点头,也是轻叹了一口气,看来加列家族之中,该有此一劫! 不过当第三个人走了进来的时候,加列毕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起来。 “禀报家主,特米尔拍卖场拒绝向我家族出售药材。”一名老仆人模样的人走了进来,躬身说道。 加列毕手掌猛然拍向了身边的案子,由珍贵木材制成的桌子只是在瞬间便被拍的粉碎。 老仆人这么多年来,办事能力都是可圈可点,如果没有办好,就绝对是特米尔拍卖场的问题了。 “他特米尔拍卖场不是一直保持中立么,难道他们不想赚钱了么,他们畏惧什么?害怕那萧战是斗王?”加列毕吼道,“他只是个大斗师!斗王是假的,一个鸟人插个翅膀就以为自己是斗王了!” “假的,都是假的,如果是斗王,早就把我加列家族灭了,还能让我们蹦跶这么久!”加列毕寒声说道,对那特米尔拍卖场也是有了一丝的恨意。 两人一直保持着躬身的姿态,听到加列毕声音之中的寒意,不禁将腰弯的更低。 唯有那黑衣人一直缄默不语,他是除了家主之外,加列家族仅剩的唯一的大斗师了。 “哎,还要麻烦二长老一趟了。”加列毕向着黑衣人喟然一叹,说道。 看着仿佛苍老了几岁的加列毕,黑衣人点了点头,说道,“家主但说无妨,但凡有用到加列怒的地方,我在所不辞。” 加列毕无力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在这里已经没有了地方获取药材,凭借乌坦城之中的那些药材商铺也支撑不了多久。只能劳烦二长老前往其他城市之中去购买药材了,至于金币......” 加列毕咬了咬牙,说道,“我去向其他家族去凑。” 加列怒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加列怒定然不会让家主失望。” “嗯,下去吧。”加列毕说道。“你们也下去。” 三人走后,加列毕嘴角泛起一抹苦涩的笑意,只能向其他城市之中去购买药材来填补上空缺了,而从其他家族借来的钱,凭借坊市,是绝对收不回来的,这其中的亏损,都要加列家族来承担。 损失多少,他们就亏多少。 在萧家院落之中,苏扬轻轻的抚摸着垂下来的柳枝,另一只手负在身后,静静的听着大长老的汇报。 “不出家主所料,他们去前往另外的城市去购买药材了,我们要不要动手将他们药材毁了?”大长老苍老的脸上绽放出比菊花还灿烂的笑意,说道。 想要搞垮加列家族不是一天两天了,没想到在今日竟然能够彻底实现,大长老心中的激动,甚至比之其他人更甚。 “不急,先打听到他们要去哪里购买药材,然后把加列家族的境况先‘不经意间’告诉他们,相信他们不会放过这个痛宰肥羊的机会,也让加列家族先出出血。”苏扬淡淡的笑道。 “然后你再将消息给炎儿送去,相信炎儿能够处理好的。” “三少爷?”大长老一怔,“那押运药材的是加列家族成名已久的高手加列怒,要不要更慎重一些?” “不用,我相信炎儿,你也没有理由不相信吧。”苏扬轻声说道。 “是老头子多嘴了,我这就去办。”大长老微微躬身,向着苏扬说道。 “嗯,去吧。”苏扬将柳尖轻轻的折了下来,放在鼻前轻嗅了嗅,嘴角泛着笑意。 三日后。 “禀报家主,药材......药材被烧了。”侍卫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向着加列毕说道。 “加列怒呢?!” “二长老失踪了,我们在现场只找到了这个。” 侍卫默默的将一包骨灰递给了加列毕看,加列毕气的将骨灰一吹,吹了侍卫满脸,侍卫紧闭着眼睛,丝毫不敢反抗。 看着已经变成人渣的加列怒,加列毕心中万念俱灰。 “完了,完了。” 加列毕心中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欠下的三十万高价买药材的金币,该怎么还,随后便彻底气的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