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准备前往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一百五十一章准备前往

等到唐三走后,苏扬看了一眼身旁突兀出现的雷妖,手指敲打着一旁的石桌,说道,“我打算给你附加魂环了。” “为什么?” 雷妖微微疑惑,以苏扬现在的实力,附加魂环,对于其提升,微乎其微吧。 “在刚刚那道魂环成型的一刹那,我感受到了来自天地之力的阻隔,虽然很少,但是那一瞬间的晦涩,让我明白了很多事情。”苏扬托着腮,目光停留在手指上的一抹萦绕着的紫光上。 “什么事?”雷妖难得的笑了笑,说道。 “天地万物的运转,都有着一种朦胧的规则存在,而演变了这么久的一个天地,必然会有其特殊的天地法则之力,我虽然已经能够跳出小的规则,但是仍然被更大的规则束缚着。” 苏扬淡淡的说道,目光一直停留在那道紫色光芒。 紫光之上一道道法则之力笼罩,但是外部,却是依旧有着天地之力在倾轧而下,虽然微弱,但是那是天地之力在抵御着。 这超脱于整座天地的力量,本就不该出现,是异端,需要排除干净。 “所以你打算顺应了么?”雷妖沙哑的声音响起,看着苏扬,紫金色的眉头微皱。 “算是吧,我想,整个宇宙之中有着一种不明的道,在掌控着一切事物的运转,因与果,或是人的感情,顺逆与否,也需要相应的实力,没有实力的话,谈何顺逆。”苏扬缓缓的笑了笑,说道。 “我曾经经历了一件事情,我给你说来听听。”苏扬淡淡的说道。 “当时我初临此世界,我想获得一部《炼器总纲》的法诀,对,就是你在使用的那部炼器法门,我不知道它出自哪个大世界,但是应当是一部极为高深的炼器法门了。”苏扬说道。 “当年初获得时,并不能说是这本,而是另外一部,名为《九色魔种》,但是却是诡异的获得了这部练器总纲。”苏扬淡淡的说道。 “我在想,当时并不是我的气运足够强大,因为我所获取的气运,都在另外一个世界之中,可能是因为我的执念,牵动了两座世界之中的气运桥梁,来强行使用气运。”苏扬目光平静,“而紧接着,没过多久,玄黄分身,便是负伤归来。” “我不想将两件事联系起来,或许,真的是巧合也说不定。”苏扬目光深邃的看着一旁的雷妖,说道,“我想,在这世间有一种力量,它无形无质,却牵动了亿万世界的所有的冥冥之中。” “是......法则么?”雷妖看了看苏扬,说道。 “应当是法则吧,或许是空间法则,或许是时间法则,也或许,是那虚无缥缈的命运。”苏扬淡淡的笑了笑,说道,“这些和我都没有关系,暂时先不去考虑了。” 苏扬甩了甩头,将脑海之中的万般猜测都甩了出去。 “所以你接下来,要怎么做?”雷妖缓缓说道。 “我准备重新适应一下这个身份,彻底的融入到这个世界之中去,生老病死,不再动用法则之力。”苏扬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不过百年而已,以我掌控的时间法则之力,完全可以将其补回来。”苏扬笑着说道。“所以,从头开始修炼这套体系吧,亿万年形成的世界体系,自然会有其可取之处。” “好!”雷妖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 对于苏扬的决定,它也是比较吃惊的,本已经超越了神的境界,却要在这个小世界之中从头开始。 苏扬想的却是,系统不会无缘无故的便为自己选择世界,每一个世界,必然会有着什么值得自己去探索的地方,第一个世界,实力的提升,让苏扬对于每一个阶段,都有着感悟。 现在么,并没有那种直接提升了,但是自己去感悟的话,也并不难。 探手一划,一道空间裂缝便是出现在了苏扬的身侧。 苏扬起身缓缓的走了进去。 昊天锤之上的魂环,早早的已经有了九道,不用苏扬前往寻找,而雷妖身上的,则是需要苏扬亲自动手了。 夜。 苏扬缓缓的从屋内走了出来,外面的一道人影显然是已经等候了很久了。 “大师,有事么?”苏扬直接是问道。 “嗯,是这样的,今天下午我和弗兰德商量了一下,要将史莱克学院迁到皇斗学院之内,但是并不是说我们已经失去了这些小家伙们的教育,而是我们只是挂个皇斗学院的名头,也让他们有个更好的安身之所。”大师看向苏扬说道。 “这样啊,你们决定就好了,我跟你们过去就是。”苏扬淡淡的说道。“不过为什么要迁出去,在这里,我感觉还不错?” 大师点了点头,说道,“你也知道,我们只是挂了个学院的牌子,但是其中的基础设施都并不完善,甚至没有帝国的认证。” “这就导致了很多时候,我们学院的学生丧失了很多机会,比如一年后的全大陆魂师精英赛。”大师说道,“这场比赛是有武魂殿组织的,由两大帝国作为辅助,每一次的冠军奖励,都是极为丰富,当然,能拿到冠军的话。” 大师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苏扬也没有辩驳的理由,虽然他不想走,习惯了这里的安逸,但是为了这么多小家伙的未来着想,是以还是要跟着前往一次了。 不过苏扬对于弗兰德和玉小刚几人能够寄人篱下还是有几分的诧异的,早早的就能看出,两人都是刚直之人,弗兰德稍微圆滑了一点,但是也不至于这样。 看来为了几个小家伙,再直的刚也会弯了。 苏扬微微点头,随后说道,“什么时候离开?” “两个月之后。”大师说道。“来通知您一声是因为你经常处于深度闭关状态,怕错过了我们离开的时间。” 苏扬微微错愕,随后笑了笑,说道,“以后不会了,现在对于那些看的淡了,并不想急于这一时了。” 大师微怔,看了苏扬的面庞,说道,“我真的很期待你何时会将面具摘下来。” “不会太远的。”苏扬淡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