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大小姐脾气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一百四十一章大小姐脾气

苏扬径直来到了山顶上,目光缓缓的向着下方看去,几个小家伙正在不断的向上前进着,辅助型魂师加持着众人的行动,众人也是一步一步的靠着实力走上来。 没什么好看的了,苏扬也就继续的参悟起火灵来,天地之力不断的从虚无之中被苏扬截取出来,融入到面前的火灵之中。 等到夕阳西下,苏扬缓缓张开了眼睛,入眼,是四道走在最前面的身影。 斜阳将他们的身影拉的老长,皆是大汗淋漓,额头上的汗水不断的低落了下来。 男子尚且如此,后面的女孩们就更不用提了。 朱竹清,宁荣荣,小舞,三人都是自下面走了上来。 身躯已经承受不住庞大的压力,而有些轻微的窒息感。 “都很不错,取下来吧。”苏扬缓缓说道。 众人都是松了一口气,将之缓缓的取下,随后又是小心翼翼的放了下来。 最后七人纷纷瘫在了地上,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远远的看了一眼,苏扬随手打出一道水汽,没入到众人的体内,帮助七人迅速的恢复着体内因承受负重而造成的轻微伤势。 众人只感觉一股清凉入体,就像是久旱的甘霖一般。 “辛苦了,醒来的话,就先回去吧,明天的内容,比今天还要残酷。”苏扬淡淡的说道。 众人已经没有力气再反驳什么了。 看了看天空,貌似......是绿的? 过了不知道多久,一道粉玉雕琢的身影,才跌跌撞撞的走到了山上,看了看已经满是星辰的天空,和已经纷纷离开的众人,一脸的茫然之色。 随后丢下背上的小圆木,向着史莱克学院中走去。 第二日清晨,依旧是一节课之后,便是苏扬的课程了。 苏扬看了看面前这几个依旧没有从精神的疲乏之中走出来的几人,说道,“你们需要的是历练,在这里太安逸了,以后遇到生死危机之时,甚至会惊慌失措,就这样的话,恐怕还没有等对手出手,自己便乱了方寸,心智需要坚定下来。” 苏扬缓缓的说着,众人也都是缓缓的挺直了胸膛,看着苏扬。 几人的进步,苏扬都看在眼中。 但是这还远远不够,即便是距离入门,都还有着一段不短的距离要走。 “今天并不在学院后山之中进行,你们跟我走吧。”苏扬缓缓的说道。 众人对视了一眼,缓缓的点头。 苏扬带着众人走向了索托城之中,索托城是距离史莱克学院最近的城市,苏扬只是随意的找了间铁匠铺。 众人只看到苏扬取出一张纸,随后和铁匠交涉了一会,那铁匠便欣喜若狂的看向苏扬,一脸感激,几乎是没有犹豫,铁匠便已经是同意了苏扬的要求。 苏扬招呼着众人进来,说道,“暂时没想到别的办法来锻炼体能,你们就先打铁吧。” 唐三眼中微微一动,打铁? 众人的目光各异,但是苏扬将锤子分发给每一个人,说道,“用大力的砸,直到铁块之中的所有杂质,都被驱逐出去,就是你们今天的任务了。” “完不成的话,明天你继续来这里,砸。”苏扬淡淡的说道。 众人拿着手中的锤子,看着面前的平放着的铁块,一时间叮叮当当的声音便是传了出来。 “锤子不是这么用的。”苏扬淡淡的说道,随后夺过戴沐白手掌之中的小锤,用力向下砸去,铁块便瞬间形成扁平,然后苏扬继续的砸向边角,致使里面的杂质全部去除。 这些小家伙自然是没有苏扬的力气和准度的,需要的是用尽全部力量来挥出。 苏扬想了想,还是用出了记忆中的那种乱披风锤法,只能听见苏扬的手臂之上,发出呼呼的声音,铛铛的声音,从锤子下面不断的传了出来。 很快,苏扬将锤子放下,看了看众人已经呆滞的眼神,将手中的生铁,缓缓的递到几人面前,说道,“你们只需要打出我十之一二,就足以完成任务了。” “记住,要用腿和你的神一起用力,腰间摆动的时候,要想着下一个动作,如何连贯的打下去。”苏扬淡淡的说道。 唐三微微点头,似乎有所明悟,但是其他人却都是一头雾水,但是还是有模有样的跟着学霸唐三在练着锤法。 经过了炼器总纲之后,唐三对于锤法,或者说是对于炼器,已经达到了入门的阶段,算是初窥门径。 看了一眼正拿着锤子,大力的砸下去,像是赌气一般的宁荣荣,苏扬神色一顿,走了过去。 “你这样砸,是没有效果的,即便是我们都走了,你还要在这里,甘心么?”苏扬看着宁荣荣,淡淡的说道。 “你管我。” “管你,是看得起你,其实你大可直接跑回学院,或者直接回家,我都不会拦着。”苏扬淡淡的说道,“同样是女孩子,朱竹清做的比你强上太多。” “你知道我是谁么?”宁荣荣有些委屈的说道,眼中泛着泪水。 “我不管你是谁,你家里是什么背景,但是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苏扬淡淡的说道,“不要以为仗着有几个封号斗罗就可以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其实斗罗,和蝼蚁,没什么区别。” “我不管,我要让我骨头叔和剑叔过来......”宁荣荣赌气的说道。 “好啊,你大可让他们过来。”苏扬淡淡的说道,“只要你点头的话,我会让他们的封号,变为一个‘残’斗罗,一个‘废’斗罗!” 说罢,苏扬转身离开,又是只甩了一句话,“到晚上,你们把成果交上来,如果达不到要求的话,自己卷铺盖回家吧,史莱克学院,不养废物。” 宁荣荣目光呆滞的看了眼苏扬的背影,“老师的实力能让骨头叔和剑叔变成残废?不,我不信......” 沉思良久,宁荣荣还是抿了抿唇,对着生铁,敲打了起来。 苏扬缓缓的离开,看到这一幕,也是微微点头,排布时间长河,可以纵横古今,在时间长河的剪影之中,能够看出宁荣荣的背景,自然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