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离开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一百一十八章离开

第二日清晨,唐三早早的起床,看了看躺在身边的小舞,一脸的无奈。 家中虽然本就没有多少的位置,但是为了不睡在地下,唐三也只能跟着小舞挤一挤了。 但是在学院里也习惯了这种挤一下的方式,一床被子,完全能够容纳的下两人一起睡下,甚至中间还能够放个隔着的包袱等东西。 唐三无奈的起床,早早的打扫庭园,做好了饭菜。 但是走向苏扬的房间之时,不知为何,唐三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将头甩了甩,父亲实力通玄,哪会有不好的预感的。 唐三对于苏扬几乎是一种盲目的信任,但是这种信任也正是来自于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 但是当唐三走入房间之中的时候,微微有些傻眼。 本应在那里睡觉的苏扬,根本没有了身影。 唐三有着一瞬间的惊慌失措,但是很快,便是强自镇定了下来。 眉头微皱,父亲应该不会不告而别,可能是又去打猎了? 唐三还记得父亲打猎的时候,也是这般的早早的出去。 直到最后一丝的幻想破灭,唐三才有些心灰意冷。 而直接的导火索,就是摆放在桌子上的一张纸。 上面还有着未干的墨迹,唐三迅速的跑了过去,将之拿在手中。 “小三子,我要离开一段时间,或许会很长时间,一年?两年?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回来,你要勤加练习家里的传家功法,对你极为有用,我回来时,若是发现你没有达到第五重,晚上就不要吃饭了。你的锤子武魂最好不要暴露,因为会招来麻烦,就这样吧。” 信上只有短短的几行字,但是却是看的唐三潸然泪下。 父亲竟然真的不告而别,让唐三有些慌乱,有些不知所措,对于他自己来说,亲情一直是个珍贵的东西,唐三也极为的珍惜。 但是没想到父亲竟然真的会离开。 “父亲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努力修炼,不管你去做什么,等着我,我会很快就过去的。”唐三一脸坚定的说道。 将纸张慎重的收了起来,贴身保存。 这是父亲留下来的唯一的东西了,整个家里,空荡荡的,唐三好半晌才缓过神来。 看了看从外面跑进来的小舞,掩饰起失落,说道,“收拾一下,吃过了之后,我们就离开吧。” “唐叔叔和雷叔叔......”少女向着唐三问道,自然也是能够看出唐三的低落与两人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他们......”唐三沉吟了一下,“他们暂时的离开了家里,不过我相信,很快就会回来吧。” “哦,那我们先去吃饭吧。”小舞说道,轻轻的拍着唐三的肩膀安慰道。 “嗯!”唐三扯出一个笑意,笑了笑,说道。 没有人注意到,一个身穿粗衣麻布的中年人邋遢的走向了诺丁城之中。 灵魂力一扫,向着一旁的一所学院飞身掠去。 “你所说的大师,就是小三子的师父么?”苏扬问道。 一个声音低沉的在苏扬的脑海之中响起,但是只是轻嗯了一声。 苏扬缓缓点头,随后神识微微锁定,瞬间没入了学院之中。 此刻,在学院的一间办公室之中,一道湛蓝色宽袍的中年人正在处理着手中的事物。 苏扬推门走了进来,看了看大师,坐在了一旁。 “不知道敲门么......”大师头也不抬的说道。 但是很久没有收到回应,便抬头看了一眼,随后大师突然站起,他的表情逐渐转为惊讶,口张的大大的,不敢置信的看着苏扬那头发乱糟糟垂下的脸庞。 “昊......” 苏扬缓缓的摇了摇头,说道,“都过去了。” 大师微微沉默,轻叹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唐三,姓唐......”大师缓缓的坐下。“我早该猜到的,没想到他竟然是你的儿子。” “嗯。”苏扬微微点头。 “来这里,是有什么事么?”大师沉吟了一下,说道。 “确实有一件事,想要麻烦大师。”苏扬缓缓点头,说道,“我需要一间隐蔽一些的屋子来静修。” “这个简单,在这个学院之内,想要腾出一间屋子,倒是简单的事。”大师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在学院西方的转角处,有一间隐蔽的低矮屋子,本来是要存放一些古籍的,还有一间床,您大可前去。” 递给了苏扬一把钥匙,目光复杂的说道,“您当年......” “当年的事,不提也罢。”苏扬缓缓说道,随后拿起钥匙,转身走了出去。“我在这里的事,不要对任何人提起,即便是唐三,也不行,也不要来打扰我。” 看着苏扬的背影,玉小刚的面上,闪过了一抹复杂,但是还是点了点头。 苏扬拿着钥匙,走到了那座房间之中,里面堆满了古籍,只有一张床的存在,但是苏扬也并不挑剔,这里,已经算是极为舒适了,相比起那个乱糟糟的院落来讲。 没有过多的理会,召唤出雷妖武魂,说道,“在我闭关的这段时间内,你负责保护小三子,但是还是那句话,不要让其太过依赖你,也不要让他察觉。” 对于这种事,做多了,也就轻车熟路了。 这一年间,死在雷妖手下的武魂殿强者,也并不少。 虽然对于唐三未必有什么威胁,但是既然动了心思,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 雷妖虽然不知道苏扬对于武魂殿为何排斥,但是总之杀了,就杀了,也不怕事大,毕竟在这里的武魂分殿,也没有什么极强的高手。 苏扬交代过后,便是闭关了起来,房门在外面被雷妖锁上。 自此之后,所有进诺丁城初级学院的学生,都知道有一间古籍的收藏室,却是很少有人从其周围走过,据在那门前走过的人来说,那房间之中有着一尊凶戾的青色鬼物。 闹鬼的传闻,也就在学院之中传开了,虽然依旧有着人来试探,但是却都是得到了他们心中所想的,被吓得魂不附体之后,便再也没有人敢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