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上古妖文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一百一十七章上古妖文

一家人很快便吃完了午饭,姑且称之为一家人...... 苏扬看了看两人,向着唐三问道,“我们家传的手艺你学的怎么样了?” “雷术第一重中期,火术第一重后期。”唐三轻轻放下碗筷,笑着说道。 苏扬点了点头,低声嘀咕道,“雷术竟然还没有火术的等级高。” “行了,今晚不用吃饭了,我先帮你把雷术提一提。”苏扬轻咳了一声,淡淡的说道。 唐三微微发愣的点了点头,这算是惩罚么? “我教吧。”雷妖起身,缓缓说道。 苏扬看了看雷妖一眼,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就袒护他吧。” 即便是苏扬都是颇有些意外,雷妖不该有如此智商才对呀。 但是能够进化到这种程度,也让苏扬有了个不小的惊喜了。 雷妖虽然看起来人畜无害,但是却是可以在这个世界,手撕神明的存在,有它教唐三,苏扬也能够放下心来,至少不用亲自动手了,对于苏扬来说,没有什么比睡觉更悠闲的事了。 至于小舞,苏扬瞥了他一眼,妖修的法门他倒是还没有,到储物戒中随意的翻了翻,甩出一本古朴的书籍放在桌上,说道,“这个你先拿去用,哪里不懂的话,来问我。” 小舞微怔,书籍之上的文字,小舞有些看不懂,但是每一个符号都极为玄奥,代表着极为强横的天地之力的一种载体。 疑惑的看向苏扬。 苏扬正欲转身,但是拍了一下额头,说道,“忘记给你了。” 将一道九彩的天地之力向着小舞的额头点去,进入小舞的脑海之后,只是瞬间便融合了进去,恍若那道力量对于万事万物都有着一种奇特的亲和一般。 这道天地之力,是从斗气大陆之中截取出来的那一缕,无论在哪个世界,天地之力都是互通的,只有强弱之别,没有高下之分。 都是由三千法则凝练而成,没有人可以更改,至少现在的苏扬,还做不到。 或许在时间法则达到巅峰大圆满的时候,能够接触到天地之力,甚至将之更改,当前,还差了些。 似乎一直有着一种奇怪的东西,卡在大圆满和普通的参悟之上。 对于这些,苏扬很久之前就有这种感觉了,但是越接近,却是越来越强烈。 小舞睁开眼帘,看了看已经走进了屋内的苏扬,又是感受了一下那道气息,只感觉自己与天地融为了一处,很奇妙的感觉,但是也仅仅是感觉而已,想要真正的融合天地,凭借现在的小舞,还差上十万八千里。 但是这已经足够了,小舞看了看面前书籍之上的文字,眼中闪过了一抹精芒。 她发现,虽然很难理解,但是却是完全能够看懂了。 对着屋内感激的一礼,随后抱着古籍向着一旁走去,在唐三和雷妖旁边翻看了起来。 苏扬在屋内负手而立,缓缓的笑了笑,说道,“上古妖文啊,能参悟半数,也足以让你在这个世界横着走了。” “所以说,做我的儿媳妇,不亏。”苏扬淡笑道。 传世古卷上古妖文乃是由传说中的大神通者所创造,妖文诞生之日,天空降下无量功德,笼罩整个洪荒极北海域。 但是也只是传闻而已,具体真假,还有待考量。 不过所撰的妖文者,相信没有人会陌生,鲲鹏! 有诗云,“云水激荡三千丈,吞吐日月腹中藏。” 这便是鲲鹏,成年的鲲鹏皇者,甚至不比诸天之中的强大种族差了多少。 古卷虽然并不高深,但是对于这个世界来说,真正能够参悟的,几乎没有,即便是神明! 夜深。 雷妖从外面走进来,看向苏扬,微微一礼,苏扬微微点头,说道,“想来打小三子主意的不少吧。” 雷妖微微点头,只是简单明了的说了三个字,说道,“都死了。” 苏扬缓缓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这个年纪,即便是懂得财不外漏的道理,但是难免会树大招风啊。 张韩能够看出其潜力,其他人也未必看不出来。 只是这样下去,又要得罪不少势力啊,苏扬哑然失笑。 相当于一个还没有发育好的ad去跟团,即便是自己的伤害毁天灭地,但是一局下来,ad还会是那么菜,担任不起carry点。 没有起到锻炼的效果,这是苏扬并不想看到的,所以,要将所有的事,都压一下。 “做的隐蔽么?”苏扬问道。 “直接没了......”雷妖说话一向这么简洁。 苏扬嘴角一抽,没有多说什么。 对于面前的雷妖做事,虽然简单粗暴了点,但是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另外这些打唐三主意的,留着也确实是个麻烦。 苏扬看了看外面的两个小家伙,虽然以兄妹相称,但是小舞眼中的情愫,确实做不得假。 对于这些,苏扬也是没有多管,既然小三子这么有吸引力,他这个当爹的只管准备礼金,就足够了。 不过么,自己也该出去走动走动了。 苏扬心中暗暗下了决定,便睡下了。 夜色清凉如水,从窗格照了下来。 唐三和小舞两人坐在屋顶之上,忙碌了一整天,都是有些筋疲力尽了。 但是小舞的精神却是显得极为的亢奋。 这种上古妖文,她今天一整天,虽然只是参悟了一个符号,甚至还没有理解其中的意思,但是整体的实力,却是直线的上升着。 即便是小舞再神经大条,也意识到,苏扬交给她的东西,并不简单。 唐三转过头来,看向小舞,问道,“小舞,你有什么梦想么?” “梦想啊,还真没有,哈哈,这个东西呢,并不是所有人都需要有的。”小舞笑了笑,说道。“你呢?” “我......”唐三微微蹙眉,想了一阵之后,说道,“我想在这个世界创立唐门,创立一个极大的势力,算是弥补那个遗憾吧。” “唐门?那是什么?”小舞疑惑的问道。 “大概是家吧。”唐三笑了笑,说道。 “想什么呢,这里不就是我们的......家么。”小舞的脸色微红着说道。 是啊,这里,就是家啊,望了望不远处的窗口,一个高大的身影静静躺在那里,鼾声细细的传出,大概,家,就是有他的地方吧...... 唐三的神色略有些低沉,眼神望向空中的皎月,有些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