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跨越时间的凝视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一百一十五章 跨越时间的凝视

在院中负手而立,看了走回来的雷妖一眼,说道,“他们都走了?” “嗯。”雷妖点了点头,声音有些沙哑的轻嗯了一声。 声如闷雷,但是对于苏扬来说,这就是本源的雷声,对于雷妖来说,已经触摸到了法则的边缘,虽然没有跨出那一步,也只是因为苏扬的感悟不够。 如果真的进化为法则之体,很难想象那个时候的雷妖武魂,具有着怎样强横的实力,或许会超脱出苏扬的本体,衍化为一尊新的生命雏形,现在么,只是有了简单的意识形态。 “你去暗中保护小三子吧。”苏扬吩咐道。“但是记住,非生死攸关,非生命气息急剧减弱,不要惊动他。” 无论唐三性格如何成熟,但是终究只是个五六岁的孩子而已,说放心让他一个人出去,是不可能的。 雷妖微怔,随后点了点头,瞬间破开虚空,消失不见。 苏扬微微放下心来,随后伸了个懒腰,说道,“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 但是接下来,面色却是微变,手中蓦然间出现一个罗盘,罗盘之上的指针飞速的运转。 对于这种情况,苏扬并不感觉到多么惊奇,但是至少,不会这样疯狂的转动。 “难道,是出了什么变故?”苏扬眼神微眯,轻声说道。 随后将手中的罗盘向着地上一抛,微微催动,一道六芒星阵从其中瞬间闪现出来,镌刻在天空上。 整个天空如沸腾的铁水一般,一道道波浪涤荡开来。 六芒星阵之上,闪烁着极致的空间之力波动,从苏扬的视角看去,只能够看到一片无垠的宇宙星空,和一道绵延无数里的空间通道。 从其中瞬间跌出一个金色身影来,金色身影几乎被拦腰折断,整个身体仿佛遭受了巨大的冲击。 到了这里,瞬间便是跌落了下来,不断的有着玄黄色的血液从金色人影的腰间流出来,如果他的血液是红色的话,那么现在,恐怕已经是一个血色人影了。 苏扬探手将之接住,眼中闪过了一丝凝重。 玄黄分身的实力,很强,强到了甚至比之现在已经凝练时间法则的本体也没有差上多少的地步。 但是却依然遭受到了重创,显然不是一般的强者所为,索性,星空通道没有被打断,不然的话,这具分身算是废了。 “应当是在那个位面的人出的手?”苏扬眼神一眯,说道,“还真是让我意外啊,想不到那个弱小的位面之中,还有这等强者存在,能够碾压玄黄分身,实力恐怕至少已经一道法则四十级以上了?” 苏扬只是对比自己的实力来对于那位出手之人做出判定,但是具体的实力,却是无法估计,虽然重创了玄黄分身,但是却没有将之彻底的击杀。 只能说,那位可能是留手了,也可能是根本不屑于将之击杀,只是一击,将之重创。 “来吧,让我看看你是何方神圣。” 苏扬没有理会玄黄分身之中外溢的血迹,手中的时间之力蓦然间爆发出来,目光之中闪烁着寒芒。 一道时间长河瞬间浮现在了玄黄分身的身上,玄黄分身目光微闪,也没有多说什么,任由时间长河将自己吞没。 在长河之上,显化有万载藤木,有咆哮震天的异兽,也有着滔天凶戾的魔族,飞禽异兽,绝代强者,皆是在时间长河之中显化出来。 但是这些都是瞬间湮灭在长河之中,手掌轻划,时间长河瞬间逆分为二,倒着悬落下来,犹如两弯瀑布。 两道古朴的符文从其中浮现,瞬间,一股太古莽荒的气息释放出来,恍若天地初开,万法初成,时间符文瞬间成形,形成一道光幕。 在光幕之上,一道玄黄色的身影浮现出来,盘膝坐在树下,周围的气运之力不断的从整个世间分享到玄黄色人影之中。 画面上的光影一变,玄黄色的人影已经站起来,似乎在抵抗着什么,手中不断的打出一道道攻击,震天撼地。 光影再变,玄黄分身并没有坚持太久,一道漆黑的人影,向着玄黄分身瞬间击下,一道漆黑的刀芒险些将玄黄分身一分为二。 苏扬目光平淡,没有丝毫波澜。 而接下来的事,就是涂山雅雅调动着手中的令牌,一道吸力从六芒星阵之中传出,将玄黄分身瞬间没入到空间通道之中。 空间通道也在此关闭,画面本应到这里戛然而止,但是却并没有。 那黑袍人影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蓦然向着一旁看了过来,如果是苏扬的视角的话,就是正对着苏扬自己。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啊,面庞和人类一般无二,但是面上恍若本来就是黑雾一般,漆黑的气息弥漫,两道幽蓝的眼睛之中闪动着蓝宝石一般的火焰。 如果将黑雾卸去,一定是个倾倒无数天骄的美男,但是现在么,看起来却极为诡异。 黑雾青年看了苏扬一眼,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意,苏扬面色淡漠,不悲不喜,与之遥遥的对视着,目光跨越两个世界相视着,两人都没有多说什么,画面到此,也就结束了。 “这气息,和那道气息同源?”苏扬轻呼了一口气,坐在一旁,轻声说道。 那道气息,苏扬一直不愿意去理会,当前,也没有实力去理会,但是现在看来,已经是有人按捺不住了。 刚刚黑雾青年的实力,比之苏扬远远不如,但是竟然能够察觉到时间长河的气息。 时间长河扎根于无尽虚空,蔓延到无数星河,苏扬截取到的,也就只是连通两个小世界的一部分而已。 但是即便是如此,波动也并不算大,那黑雾青年竟然能够察觉,已经可以证明,其实力虽然不太高,但是见识,或者说是地位和眼界,非同一般。 “老瞎子啊老瞎子,你还真是给我出了道难题。”苏扬目光深邃,目光看向天空,缓缓说道。 没有多想,将手中的茶杯缓缓放下,走入了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