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张韩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一百一十二章 张韩

“还不会操纵精神力么,这倒是个问题。”苏扬淡淡的说道。 魂力和精神力类似,但是却并不尽相同,对于现在的唐三来说,先天满魂力,是并不存在精神力弱小的,只是不会操控。 “这个雷妖也教不了你,算了,你自己琢磨吧,有些东西,是只有自己学到了,才能够操纵自如,如臂挥使。”苏扬笑道。 并没有将精神力的操纵法门,赠送给唐三,能够调动精神力,只是最基础的东西。 只能靠唐三先琢磨一段时间,再教给他,方才能够更好的运用。 况且精神力的法门太过玄奥,甚至有的世界之中,将整个精神力的操纵之法,单独成为一个体系,凝练精神力符阵,最为强大的存在,称之为祖符! 只要能够初步的运用,便可以,雷火也不需要太过的消耗。 “顺着我刚才走过的路线,再来一次,这一次,集中你的所有精神。”苏扬低声说道。 唐三点了点头,随后瞬间集中所有的精神力,唐三头脑并不笨,如果笨的话,也不至于在那个年纪,便做到了监管暗器制造的位置。 精神力操控之法虽然玄妙,但是,对于唐三来说,并不难做,况且还有苏扬给唐三已经运行过一次,现在只需要重新的来一次,便可以了。 这一次,唐三的手中在片刻之间,便是出现了九条淡紫色的雷龙出来,完全以苏扬体内最精纯的雷火凝练,虽然只有一丝,但是也足够现在的唐三使用一段时间了。 九玄璃火法,算是被唐三凝练了第一部分。 苏扬随手从储物戒指之中甩出一堆炼器材料出来,这些,都是在斗气大陆收集的,虽然这些对于苏扬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但是各种东西,萧炎还是为苏扬准备的极为齐全。 “这些你俩先用着,不够的话,再来找我要。”苏扬淡笑道。 “多谢父亲。”唐三点头说道。 至于一旁的雷妖,则是一直都没有开口,向着那堆炼器材料看了一眼,又是继续的教唐三控火。 雷火在雷妖的手上,如同有生命一般的跳动着,看的唐三极为的羡慕,但是他知道,这是羡慕不来的,这只怪物一样的家伙,对于唐三来说,就是一个老师一般的存在。 即便是它如父亲所说,相貌丑陋,但是这半个月来,一锤子,一锤子的教自己如何挥动,如何的挥出,每一锤子应当怎么下落,落在哪里。 即便只是半个月的时间,唐三对于这个漠然不语的雷妖,已经诞生了一种名为师生的情绪。 苏扬没有多说什么,目光却是看向院落外面,轻声一叹,“哎,消停日子到头了。” 随后打了个哈欠,看向门外。 那里,两道人影从外面走了过来,其中的一位,苏扬并不陌生,是这圣魂村的村长,老杰克。 另一位,苏扬的神色微顿,虽然气息不弱,有着魂帝的修为,但是也仅仅是刚突破而已,大概在62级左右,虽然实力不错,但是对于苏扬来说,这点实力,并没有什么看头。 “唐昊,这位是诺丁城武魂殿分殿的张韩长老,有意收小三为弟子,你还是不要耽误小三的前程了。”老杰克说道。 张韩是一位模样张狂的年轻人,约莫二十多岁的样子,面庞闪过了一抹倨傲,但是他有狂傲的资本。 这个年纪,便达到了魂帝的境界,恐怕来到诺丁城分殿也只是混个资历之类,这等天才,无论是帝国还是武魂殿,都是抢着要。 魂帝,再突破,便是魂圣境界了,魂圣是个什么概念,整个圣魂村,千百年来,只出过那么一位魂圣,享受帝国供奉,地位奇高。 “武魂殿,魂殿,怎么这群反派,都一个德行。”苏扬撇了撇嘴,说道。 “你们走吧,小三子是不会跟你们离开的,至少,不会去你们武魂殿。”苏扬负手而立,淡淡的说道。 张韩眉头微凝,说道,“为什么,你知道,我们武魂殿的势力丝毫不下于任何一个帝国。” “没有为什么,你们赶快离开吧,至少,在我没有赶人之前。”苏扬淡淡的笑道。 “冥顽不灵。”老杰克嘀咕的说道。 张韩看了看面前的苏扬,即便是有种看不透的感觉,但是却也并未多想,只是以为苏扬是个普通人。 “加入武魂殿,才能够让令公子,得到进步,得到一些极为重要的培养,不然的话,若是再拖下去,恐怕即便是再天才,都会泯然众人。”张韩皱眉说道。 张韩说的倒是没错,如果没有强大的势力支撑,前进一步,都是困难数倍,因为武魂,并不仅仅是靠着冥想来加强的。 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魂环,魂骨。 魂骨可以买卖,但是眼前的人家,显然买不起价值连城的魂骨。 魂环同样,虽然不能够买卖,但是却是需要亲手将魂兽击杀,方才能够吸收魂环。 力量,需要势力作为基础。 但是苏扬,却是丝毫不为所动,轻摇了摇头,向着屋子内部走去。 张韩眉头皱的更紧,说道,“我想,你是不知道我武魂殿的实力,我便让你们见识一下,真正的强者!” 张韩也只当苏扬是没出过村子的村民,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知道武魂殿也很正常。 但是这样的一个好苗子,不能被苏扬的无知所糟蹋了,看了一眼正在打铁的唐三,张韩的目光闪过了一抹心疼。 他本身便是天才,也怜惜天才。 此刻,眼前这位仅仅五六岁的年纪,便突破到魂师境界的小家伙,完全值得他的重视,况且在传来的消息之中,还有一个让他更加胆战心惊的消息。 但是现在呢,看看这位天才在干什么,跟着一头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在学打铁? 拜托,这是天才,天才,不是这么用的! 难道不应当高高在上,不应当横压一世,不应当被大势力倾尽全力栽培? 总之,面前的一幕,是颠覆了张韩的认知,他决定,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带走唐三,不能让唐三毁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