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所谓最强 - 万界之最强老爹

第一百零二章所谓最强

苏扬轻轻脱下自己的灰白色道袍,打量了一眼胸前和腿上的毛,轻叹了一口气,这造型,未免太过邋遢了。 没有多说什么,转身便将之披上,配合上大红裤衩,显得有些怪异。 怎么看,怎么做作。 但是苏扬也没在意,将脚趾挤到人字拖里,向着外面走去。 众人看到苏扬,纷纷投来诡异的目光,但是对于这些目光,苏扬是从来都不在意的。 看了一眼,已经在准备着的涂山众,苏扬大摇大摆的坐在了最上首。 涂山雅雅也是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苏扬的身侧,径直坐下。 “老师,你认为今日能够进行下去么?”涂山雅雅瞥了瞥苏扬,说道。 “婚礼么,一切不都是在你们的掌控和算计之中的么,问我有什么用。”苏扬摸了摸鼻子,将腿抬高,跨在椅子上,说道。 “或许吧。”涂山雅雅轻摇了摇头说道。 掌控么,或许吧,但是超脱掌控之外的元素,依旧是多不胜数的。 在涂山雅雅冰冷的眼眸之下,所有的人手迅速的准备就绪,在一阵悠扬的乐章之中,白月初与涂山苏苏手中捏着红色的绸缎,在绸缎中心,有着一个大红花,在红毯之上,缓步走来。 但是两人都没有那种即将成婚的从容,反而皆是满脸凝重。 涂山苏苏有些委屈的看着面前的涂山雅雅,目光之中泪痕闪动。 “怎么,不想做我白家的儿媳妇?”苏扬眼神微眯,眼中迸射出危险的光芒,说道。 涂山苏苏开口,抽噎着说道,“我想嫁给道士哥哥,但是我同样也想成为最强的红线仙!” 随后将红盖头一掀,说道,“我不要嫁人,我要成为红线仙!” 白月初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拉住涂山苏苏,开口吻了上去。 一道血箭从口中度了过去,将完整的东方血脉,换给了涂山苏苏。 而接收了血脉的苏苏,在一道红芒之下,缓缓的变大,又是恢复了清冷,感激的看了白月初一眼,飞身离开。 “这结婚就结婚,变什么身啊。”一个路人抱怨道。 婚礼是彻底的砸了,苏扬也没有拦下涂山苏苏,他只想看看,小家伙会怎么跟他解释。 涂山雅雅冷哼了一声,飞身向着上面的涂山苏苏追去。 “站住。”白月初冷声说道。 手中一柄长剑铿然出鞘,抵在了自己的脖颈上。 “雅雅姐,我知道,你们让我们成婚的目的,就是为了完整的虚空之泪,但是,那需要真心相爱,结婚,并不能解决一切的问题,也无法达到你们想要的。” “但是如果你真的一意孤行的想要执行下去,我会立刻自尽在你面前,涂山怕是要再等一世,但是如果你一天不答应,我便会生生世世这样自尽下去,直到,你同意为之。” “如果你同意,我会在帮助她成为最强红线仙的同时,去追她,直到真心相爱,直到,凝练出完整的虚空之泪。” 声音掷地有声,但是涂山雅雅的脸上依旧冰寒一片,但是脚步却是微微停下,虽然并没有回头看,但是白月初依旧能够感受到那股刺骨的寒意。 面前的众多强者都是微微的颤动,看着涂山雅雅的神色,都是觉得山雨欲来了。 “把剑放下吧,你死了不要紧,但是别让老爹白发人送黑发人。”苏扬轻叹了一声说道。 “老爸......”白月初轻声唤了一声,眼神有些湿润。 “给我个理由吧,也给这场闹剧个交代。”苏扬淡淡的说道。 “苏苏的目标一直是最强的红线仙,我不知道她为了这个梦想付出过什么,但是涂山却是将她作为嫁人的工具,恕我不能认同,每一个人都应当有着独立的人格,涂山红红,是涂山红红,而现在,只是涂山苏苏。”白月初说道。 “所以你就以死相逼?”苏扬目光看着白月初,声音冰冷的说道。 “我没办法......”白月初说道。 苏扬微微曲指,一道紫色的电弧飞速的打在白月初的手上,长剑咣当一声,跌落在地上。 “没有人能逼迫你做任何事,任何人,任何妖。”苏扬淡淡的说道。 “虚空之泪是么,天下最强的法宝是么,我来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法宝。”苏扬淡淡的一笑,说道。 随后心念一动,一道白衣身影缓缓的出现在了众人面前,随后半跪在地上,看着面前的苏扬,说道,“主人。” “本体。”苏扬淡淡的说道。 “是!”白衣身影点头称是,随后转身化为一杆通体银白的长枪。 苏扬手中持着灭神,看着面前的白月初说道,“你拿着灭神,和她打一场就知道了。” “凭他?”涂山雅雅没有回头,甚至都没有开口,只是一道不屑的语气传来。 “试试不就知道了。”苏扬眉头微挑,笑了笑,说道。 白月初将银枪接过,并没有感受到多少的重量,只感觉到一股与之血脉相连的感觉,从其中散发出来。 明明没有血炼,但是却是相当于本命宝物一样,着实神妙。 入手,只感觉到一股温润的能量,从其中散发出来,直到注满全身。 一股强大的力量感,让得白月初舒爽的轻啊了一声。 “这便是力量么,强大到极致的力量。”白月初眼角微眯,享受着灭神带来的实力。 轻轻挥动之间,空间崩毁,一道道虚无之气从其中蔓延出来。 “这......”涂山雅雅终于正视的转过身来,看着面前手持着灭神的白月初。 此刻的白月初,虽然力量层次还在那个层次,但是却是多了一种莫名的力量加持,恍若,面对着一片天地。 斗帝境界强者自成天地,帝兵,也没有差多少。 至少,到了灭神这个层次,本身便是一名极为强大的斗帝强者。 涂山雅雅深吸了一口气,本以为将那功法练到了第四重之后,便很难再有敌手了,但是现在看来,至少面前的白月初,就极难对付。 “我会全力出手,也希望,我也能见识一下,老师口中的最强法宝!”

上一篇   第一百零一章大婚

下一篇   第一百零三章伤